Fandom

阿尔法记忆

让-卢克·皮卡德

简体 | 繁體

211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聊天3 分享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Picard2379.jpg
2379年
性别: 男性
种族: 人类
隶属于: 星际舰队
军衔: 上校
职务: 联邦星舰进取号-E指挥官
(NCC-1701-E)
编号: SP-937-215
状态: 现役(2379年)
出生: 2305年7月13日
地球法兰西德拉巴利
父亲: 莫里斯·皮卡德
母亲: 伊薇特·皮卡德
兄弟姊妹: 罗伯特·皮卡德(兄弟)
辛宗(克隆体)
其他亲戚: 勒内·皮卡德(侄子)
阿黛尔(姨妈/姑妈)
哈维尔·马瑞伯纳·皮卡德(祖先)
演员 派特里克·斯图尔特
Jean Luc Picard 2364.jpg
2364年

“我从未看到任何人有比让-卢克·皮卡德更强的动力,决心和勇气。”

——J.P.汉森,2367年

 
让-卢克·皮卡德(Jean-Luc Picard)是一名著名的星际舰队军官考古学家外交官,他在24世纪的后三分之二服役。他在他作为指挥官被分配到联邦星舰占星者号联邦星舰进取号-D联邦星舰进取号-E时达到职业生涯的顶峰。皮卡德不仅见证了银河系历史的重大转折点,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作为联邦旗舰舰长与不少于27个外星种族进行了第一次接触,包括佛瑞吉博格。他也是与Q连续体接触的中心并且作为继位仲裁者主持高岚(Gowron)总理的授职仪式。皮卡德还揭露了罗慕伦星际帝国支持高岚的主要对手的行为,之后帮助罗慕伦持不同政见者的地下运动,使他们在罗慕伦母星获得立足点。他继续担任第六艘使用此舰名的进取号-E的舰长直到2379年。


个人档案 编辑

  • 编号:SP 937-215
  • 现军衔:上校

传记 编辑

童年 编辑

Jean-Luc Picard, age 12.jpg

回到了12岁时的皮卡德

让-卢克·皮卡德在2305年7月13日出生于法兰西德拉巴利(La Barre)。父母是莫里斯(Maurice)和伊薇特·皮卡德(Yvette Picard)。他和哥哥罗伯特(Robert)在他们的家庭葡萄园度过了童年时光。莫里斯希望传承他们家的价值观,所以他和妻子用传统方法教育孩子而避免使用不必要的科技。作为一名年轻的男孩,让-卢克眼看着他的祖父“从一位强壮、智慧的人变成衰微的老人”,还几乎找不到回家的路。

当让-卢克还是一个孩子时,他学过钢琴,但最终由于怯场而放弃了。在晚年时,他后悔做出如此决定,因为他的表演只是为了迎合他的母亲。

年轻的让-卢克梦想着冒险和探索。他喜爱星舰而且热衷于制作星舰模型。他对于人类的第一艘曲速飞船——凤凰号非常着迷。他在史密森尼博物院观赏过它许多次。与他的侄子勒内(René)一样,他也写一篇关于星舰的获奖文章。

虽然莫里斯希望他的儿子能在葡萄园工作,但是让-卢克自从小时候就渴望加入星际舰队。这件事让莫里斯到死都耿耿于怀。让-卢克后来回忆说他的童年都是为了这个结果而努力,并希望能够跳过这段艰难的时光。他的哥哥后来提及让-卢克总是追求高标准,比如说成为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作为毕业致辞者甚至是体育冠军。罗伯特很羡慕皮卡德能成为令人骄傲的儿子,在犯错误后还能不被惩罚。因此,罗伯特有时会欺负他的弟弟。

虽然皮卡德出生在法兰西,但是他有明显的英格兰口音。在下一代:《荣誉准则(Code of Honor)》中说,到了24世纪,法语已成为了古老的语言。在下一代:《灾难(Disaster)》中提及皮卡德知道比如说《雅各兄弟(Frère Jacques)》这样的法语童谣而且喜爱吹奏下一代:《内心之光(The Inner Light)》中的雷瑟加短笛。在压抑时,他偶尔会诅咒“呸(merde)”,比如说在《最后的哨站(The Last Outpost)》和《这是最基本的,亲爱的数据(Elementary,Dear Data)》,他还会说一些基础的法语

学生时代 编辑

Jean-LucPicardCadet.jpg

在学院中的皮卡德学员

让-卢克离开祖传的葡萄园而申请加入星际舰队学院的事“轰动一时”。虽然他第一次申请失败,但是他在2323年第二次申请时成功了。他立刻成为了班里的最出色的学员。

皮卡德在学院的时光刚开始是艰难的。但是几年后,学院的园丁布思比(Boothy)帮助他培养了成熟的个性并与之建立友谊。皮卡德在学院的朋友还有唐纳德·瓦利(Donaid Varley)、乔尔坦·泽沃拉(Cortan Zweller)、玛塔·巴坦尼斯(Marta Batanides)和一位叫“A.F.”的熟人。A.F.导致了他的有机化学期末考试失利,他还使皮卡德开始在布思比的榆树上雕刻。

彼得·大卫(Peter Dacid)的星际迷航小说中写到皮卡德在学院中的另一位好友是摩根·科斯莫,他在《星际迷航:新边疆(Star Trek: New Frontier)》系列小说开始前在与博格人的战斗中身亡。星际舰队工程部队系列电子书中写道大卫·戈尔德(David Gold)上校是新人皮卡德在学院马拉松中击败的高年级学生。

在学院时,皮卡德开始对考古学感兴趣。他的教授——理查德·盖伦(Richard Galen)鼓励他在这个领域发展,但是皮卡德最终婉拒了盖伦提携他成为考古学家的机会。

皮卡德也擅长体育。在2323年,他在达努拉Ⅱ号星(Danula Ⅱ)举办的星际舰队学院马拉松比赛中成为了第一位获胜的新生。在一次摔跤比赛中,皮卡德在14秒内抓住了一名利戈尼亚人(Ligonian)的身体并将他摁倒在地。

在学院的最后一年,皮卡德被分配到莫里金Ⅶ号星(Morikin Ⅶ)接受训练。在那里,他遇到了在附近的小行星上有一座前哨站的诺西甘人(Nausicaan)。

在电影《星际迷航:复仇女神》中曾提及贝弗莉·克拉希尔记得皮卡德在学院时是狂妄自大的。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克拉希尔在皮卡德进入学院的第二年出生而且当他毕业时,她也只有三岁。然而,她有可能从皮卡德处听说过那些年的事。《复仇女神》中也表明了皮卡德在学院时就是光头,但在《挂毯(Tapestry)》和《玷污(Violation)》这两集中表明了皮卡德有头发,虽然这完全可能是因为皮卡德选择剃光头发。确实,皮卡德的克隆体辛宗(Shinzon)表现出皮卡德在学院某时的外表并证明了他选择剃光头。

初入舰队 编辑

Jean-Luc Picard stabbed.jpg

皮卡德少尉被刺伤

在2327年刚刚毕业后,皮卡德的前途似乎在埃尔哈特星站(Starbase Earhat)戛然而止了。他的朋友在杜姆-乔特(dom-jot)游戏中作弊而引发了一次打斗,他被一名诺西甘人刺穿心脏而不得不实施紧急手术以更换心脏。他后来告诉卫斯理·克拉希尔说他看着刀穿出自己的胸膛时在大笑。这甚至帮他明白了不稳定的生活是怎样的。而且因此他更乐意冒险并在宇宙中留下自己的脚印。但他在Q在2369年允许他改变这一切后才意识到这一点。

当他是一名少尉时,皮卡德在联邦星舰信望号上与中村(Nakamura)上尉共事。

当他还是低级军官时,他是沃克·基尔(Walker Keel)的密友,同时也是杰克·克拉希尔和他的未婚妻贝弗莉·霍华德的好友。

皮卡德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便显现出他的指挥才能,特别是当他在米利卡Ⅲ号星(Milika Ⅲ)上率领一支外勤队救援一名大使时。后来Q指出这次事件是构成皮卡德个性的重要因素。

当他是一名上尉时,皮卡德出席了沙瑞克之子的婚礼,这是他在24世纪60年代之前与沙瑞克和史波克的唯一一次会面。

占星者号 编辑

Picard stargazer command chair.jpg

在占星者号丢失数年后,皮卡德坐在它的舰桥上

皮卡德被分配到联邦星舰占星者号上担任航行官。在2333年,已是一名少校的皮卡德在舰长舰桥身亡后接下了指挥权。于是星际舰队将他晋升为上校而使之成为了星际舰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舰长。皮卡德指挥占星者号长达二十二年。

在皮卡德被任命为舰长时不太可能直接晋升为上校,而有可能先成为中校之后再被晋升为更高的军衔。根据海军军衔的传统,一个人不必在指挥一艘舰艇时拥有上校军衔(大多数情况是中校担任指挥官)而且不论是何种军衔,指挥舰船的人都会被称呼为“舰长”。(舰长和上校的英文都是“Captain”)
虽然没有被明确提及,但是在瑞克中校和皮卡德会面时曾有暗示指出皮卡德以前在成为舰长前担任过大副。他可能在担任此职位是兼任占星者号的航行官。
皮卡德指挥占星者号的时长来自《星际迷航:下一代编剧/导演指南》。具体年份源自《战斗(The Battle)》,在这集中还指出皮卡德在2355年失去了占星者号。
在2342年,皮卡德与一名叫做珍妮丝(Jenice)的女人在巴黎艺人咖啡馆(Café des Artistes)约会。然而他对于日后的关系感到担忧,所以他拒绝了珍妮丝。她后来嫁给了保罗·曼海姆(Paul Manheim)。

卡达西战争期间,占星者号传达了联邦提出的休战要求。在与一艘卡达西战舰见面后,皮卡德降下护盾以示友好。而卡达西指挥官忽略了这个举动,直接瘫痪了占星者号的武器脉冲引擎。但是占星者号设法恢复并逃走了。

Jean-Luc Picard, 2350s.jpg

24世纪50年代早期,皮卡德在32号星站上

在2354年的一次外勤任务中皮卡德为了保住一名队员的生命而牺牲了其他人,杰克·克拉希尔殉职。皮卡德在32号星站上慰问了克拉希尔的遗孀贝弗莉并带去了他的遗体。这是卫斯理·克拉希尔的有关皮卡德的最早的记忆之一。

在2355年,占星者号在与一艘不明舰船的交战中严重损坏,后来发现这是一艘佛瑞吉船。皮卡德设法利用占星者号的曲速引擎实施一种特殊的战术机动(后来被命名为“皮卡德回旋(Picard Manenver)”)摧毁了敌舰,但他不得不放弃了占星者号。星际舰队公诉人菲利帕·路瓦(Phillipa Louvois)质疑他在战斗中的行为,但是调查委员会宣布皮卡德无罪。他后来因发明皮卡德回旋而被授予格兰凯特战术奖(Grankite Order of Tactics)。这次与佛瑞吉舰船的交战——后来被称为玛希亚之战(Battle of Maxia),最终使皮卡德陷入了无尽的麻烦。佛瑞吉的布克上校(DaiMon Bok)的儿子在这场战斗中被杀,所以他曾两次设法向皮卡德复仇。

进取号 编辑

Picard looking out, 2364.jpg

皮卡德在接管进取号后

在2364年,皮卡德作为星际舰队最有名望的舰长被分配到一艘新近入役的银河级星舰联邦星舰进取号-D。在指挥这艘旗舰的七年中,他执行了许多重要的任务。这包括在2366年和2369年击退博格的入侵,在克林贡内战期间率领舰队封锁克林贡-罗慕伦边界
Jean-Luc Picard, early 2364.jpg

“让我们看看那外面有什么···”

皮卡德在占星者号和进取号之间的九年中做了什么并不明朗,在任何星际迷航作品中都没有提到过。在这段时间中,皮卡德可能指挥另一艘舰船,但是除了占星者号和进取号之外他就再也没提过别的船。小说《The Buried Age》填补这这片空白,包括皮卡德第一次遇见特洛伊、数据、叶、凯瑟琳·珍妮薇和拉弗吉。
在第四季的《遗产(Legacy)》这一集中,当皮卡德在医务室与爱莎拉·叶(Ishara Yar)交谈时,他说他第一次见到塔莎是在行星表面处理伤员时。由于塔莎在进取号首航时便在船上了,所以这表明皮卡德在遇见塔莎时在指挥另一艘星舰。

皮卡德亲手挑选了他的高级军官,比如说两位一见面就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年轻军官。乔迪·拉佛吉曾驾驶皮卡德的巡视穿梭机而且熬夜改装它的引擎。而皮卡德目睹了娜塔莎·叶冒着生命危险从玛瑙雷区拯救殖民地的人。他还在从未认识威廉·T·瑞克的情况下选择他作自己的大副,因为他的独立性给皮卡德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数月后,格里高利·奎恩(Gregory Quinn)将军提供给皮卡德一个晋升为将军并执掌星际舰队学院的机会,然而皮卡德更希望留在进取号上,所以他谢绝了。

Jean-Luc Picard, 2370.jpg

2370年,皮卡德在舰桥上

虽然皮卡德经常强硬的要求遵守最高指导原则,但他还是在必要时违反了它。在2364年,他允许一名埃多(Edo)女性面见她来自太空的“神”;在2366年,皮卡德为了避免造成文化污染而把一名明塔肯(Mintakan)领袖带上进取号。除此以外,在2370年进取号在尼古拉·罗森科(Nikolai Rozhenko)博士的帮助下在波瑞尔Ⅱ号星(Boraal Ⅱ)大气消散而使它不宜居之前带走了上面的原始种族波瑞兰人(Boraalan)。虽然破坏了最高指导原则,但是皮卡德仍然帮助波瑞兰人重新定居。

在2369年,当进取号在雷穆勒阵列(Remmler Array)接受重子扫描时,皮卡德发现了一个阴谋——有几个人试图偷窃舰船曲速核心的有害废弃物。他设法通过在舰船的各个区域布下圈套而找出了所有的闯入者。他在这个过程中甚至使用了瓦肯昏迷术

与Q相遇 编辑

在进取号的第一次任务中,皮卡德与Q连续体的一员——Q作了第一次接触。皮卡德和他的高级军官们因人类的不成熟而上了法庭。为了证明他们是有价值的,皮卡德需要解开“远点站之谜”。进取号的发现天津四Ⅳ号星(天鹅座α)的居民——班迪人(Bandi)为了一己之利而囚禁了一个太空生物。进取号帮助这个生物逃脱了,然而Q对他们的成功很不满。他便警告皮卡德这不是他们的最后一次交手。

Picard Q Ready Room.jpg

Q向皮卡德解释观察人类对于游戏的反应比直接面对人类能让他对人类有更多的了解

因此在那年的晚些时候,Q为了证明他给了瑞克像Q一样的能力而为进取号的船员创造了一个奇异而致命的“游戏”。最终,瑞克拒绝了这种新能力而Q也消失了。一年后,在2365年,Q表示他有兴趣加入进取号船员的行列。但当皮卡德拒绝后,Q把进取号抛掷到一艘博格方块的航线上以证明自己对进取号的价值。Q希望这能体现出联邦对宇宙中更强大的种族毫无防备。最终皮卡德不得不恳求Q让他们逃离博格舰艇的追捕。

与Q的第四次相遇是在2366年,当时连续体的其他成员剥夺了他的全能和永生的特权以作为对他不负责任行为的惩罚。他到进取号上寻求避难,虽然皮卡德和其他船员很不信任Q,但是舰长还是同意给Q提供暂时的避难所。后来当进取号遭受到卡拉马瑞(Calamarain)的攻击时,Q希望能通过自杀使进取号脱离危险,但是Q连续体的另一个成员阻止了他并为他的无私行为而把能力还给了他。

在2367年末,Q回到了进取号以感谢皮卡德对他恢复在连续体中的地位的帮助。在那时,皮卡德遇见了他一年前在瑞萨(Risa)认识的瓦什(Vash)。Q决定教皮卡德关于恋爱的事,因此他把皮卡德、瓦什和进取号指挥军官放进了古代传奇的罗宾汉(Robin Hood)的场景。Q自己则扮演了诺丁汉治安官的角色。最终皮卡德学会了他的“课程”而所有人也都回到了进取号。由于被瓦什迷住了,Q便提出带她游遍星系内的古迹,瓦什接受了这个邀请。

在2369年,Q再次出现在进取号上,他是来指导阿曼达·罗杰斯(Amanda Rogers)的。罗杰斯是两名Q的孩子并且拥有Q的能力。虽然Q尖酸刻薄的态度使阿曼达无动于衷,但是他最终还是说服她前往连续体去学习未知的能力。

在这一年的晚些时候,Q在皮卡德遭受勒纳瑞安人(Lenarian)伏击而重伤时以“神”的形象出现了。Q告诉皮卡德他因他的人造心脏而死而且提供给他一个回到年轻时那场事故的时候以重现那个致使他濒临死亡的场景并改变历史。虽然皮卡德成功改变了历史,但是他最终意识到那次事件和他自大而傲慢的天性是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帮助他成为了一名成功的星际舰队军官。虽然他不知道这是真实的还是幻象,但他仍然很感谢Q对他的启发。

Q and Picard, 2370.jpg

“你还是没有明白,让-卢克。考验永远不会结束。”

在2370年,Q回到了进取号以继续对人类的考验。他说这个历时七年的考验永远不会结束,他还宣布人类犯有“自卑”之罪而且告诉皮卡德他的种族即将被摧毁。他把皮卡德送入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是由于在德文星系(Devron System)的反时间爆发而造成的时间悖论。在这个悖论中,皮卡德创造了一个随时间的倒退而不断扩大的异象。这在远古时毁灭了人类。

然而,除了让皮卡德在这些时间之间反复跳跃外,Q还暗示皮卡德这个悖论的本质。最终,皮卡德找到了解决方法并在三个时空里关闭了反时间异象。在皮卡德成功后,Q揭示了整个经历是不过是一场测试,它的目的是调查人类在面对宇宙中未知的观念时是否能开拓视野。在离开时,Q说他会继续观察人类并宣布“考验永不结束”。

遭遇博格 编辑

Picard kidnapped by the Borg.jpg

在2366年被博格劫持

在2365年,Q把进取号送到七千光年外的未知星域的一艘博格方块的航线上。虽然进取号蒙受损失,但是她成为了第一艘在与博格交手中幸存的联邦舰船。同时也警告了星际舰队博格的存在。

一年后,在2366年,博格发动了对联邦的第一次入侵。仅仅一艘方块就毁灭了新普罗维登斯(New Providence)殖民地和联邦星舰拉洛号,而且在进取号试图阻止它时绑架了皮卡德。皮卡德被部分地同化为一名博格个体,他被称为博格的洛丘塔(Locutus)。方块继续朝地球进发并与星际舰队在天狼星359交战,最终摧毁了三十九艘联邦舰船。当它到达地球时,进取号的一支外勤队成功救出了皮卡德并利用他与博格的连接摧毁了方块。在多年后,他被同化以及在集合体中的经历对他的生活所造成的影响显露出来了。

Locutus of Borg and Borg Queen.jpg

作为博格的Locutus的皮卡德和博格女王

在2368年,进取号再次遭遇博格。他们从一艘坠毁的博格穿梭机里救出了一名博格个体。这个个体切断了与集合体的联系并逐步恢复自我意识,而最后他被命名为(Hugh)。一开始的计划是利用休破坏整个集合体,但是贝弗莉·克拉希尔医生反对灭绝一整个种族——即使他们是博格。皮卡德最后面见休,而休立刻认出他是洛丘塔。皮卡德以洛丘塔的身份与休交谈,以模仿休所习惯的博格上级。然而,乔迪·拉佛吉、数据、克拉希尔医生和其他进取号船员对这个前博格个体产生了好感。甚至最初不愿与休有任何交集的盖南都告诉他反抗不是无用的。盖南的母星在很久以前被博格毁灭了,但是盖南仍然活着的事实证明反抗是有用的。

当皮卡德提醒休“反抗无用”时,休告诉他并不是这样。当皮卡德告诉休拉佛吉可能被同化时,休反驳说拉佛吉不想被同化。当皮卡德说这毫不相干时,休明确说出他(休使用的是“我”)没有参与拉佛吉的同化。皮卡德对一名博格个体能说出这样的话而感到吃惊。于是他决定不让休带着会毁灭博格的程序回去。皮卡德提供给休一个留着进取号上的机会,但是休说集合体不会停止寻找他。于是,休同意回到坠毁现场并被带回了集合体以保护进取号免受伤害。

在休回到他的船上后,他身上的个体特征散布全船,最后造成这艘船从集合体中分离出去。这群集合体的游民不知道该如何享受他们的自由,最终他们陷入了人造人知识(Lore)的控制。知识说服他们参加自己征服地球的计划。他们在被进取号侦测到之前乘着那艘攻击了许多联邦前哨站。进取号船员摧毁了博格船以向这个小集合体证明知识是不可靠的。于是这个小集合体从此消失在宇宙中,再也没有出现。

星际舰队中的一些人认为皮卡德需要承担特遣舰队在天狼星359被摧毁的责任。当时在联邦星舰萨拉托加号上担任大副本杰明·西斯科在这场战斗中失去了他的妻子珍妮弗。最终,皮卡德与西斯科在2369年进取号作为第一个到达深空九站的联邦星舰时相遇。西斯科一开始对皮卡德怀有敌意,但后来他原谅了皮卡德。同时,西斯科呈递给皮卡德一封辞职信,而皮卡德没有上交,因为他相信西斯科是指挥深空九站的最佳人选。

Welcome home Locutus.jpg

再次遇见博格女王

在2373年,博格对联邦发动的第二轮入侵,在战斗中,进取号的船员们发挥了重大作用。最初,进取号没有参加001星区战役。原因是星际舰队指挥部认为皮卡德在这种关键场合是一个“不稳定因素”。在看到博格占上风后,皮卡德命令进取号返回地球去支援。他在主要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在博格试图改变历史而消灭联邦时成功阻止了他们。

卡明和雷瑟加探测器 编辑

Picard playing Ressikan Flute.jpg

皮卡德私下吹奏雷瑟加短笛

在2368年,进取号遭遇了一艘来源不明的太空探测器,它直接向皮卡德发射了一束核子光束。这使他昏迷并在一个未知世界醒来。在那里,他是一位叫做卡明(Kamin)的铁匠,妻子是伊莲(Eline)。皮卡德后来发现卡明是一个位于叫做卡坦(Kataan)的行星上的雷瑟克(Ressik)社区的成员。在五年的时间里,皮卡德一直怀念在进取号上的生活并想方设法回去,但最后他只得融入这个叫卡明的人的生活。他与伊莲生下了两个孩子并有了一个孙子。在皮卡德作为卡明生活了三十五年中,他学会了吹雷瑟加短笛(Ressikan flute)、涉猎天文学而且分析了行星上的土壤样本,最终他证实了卡坦是一个濒临死亡的世界。

皮卡德在卡坦上的最后时光里被告知卡坦早在一千年前就灭亡了,在雷瑟克社区的居民制造了一个用以与他人分享他们的记忆和经历的探测器,借此期望他们的文明能被别人知晓。让-卢克·皮卡德最终在进取号上苏醒,发现他在二十五分钟内经历了一个人一生的时光。进取号打捞起这个探测器并拆开了它。在它内部发现了一支雷瑟加短笛,瑞克稍后把他交给了皮卡德。

皮卡德认为这支笛子是他最珍贵的物品。直到2379年,他还把这支笛子存放在联邦星舰进取号-E待命室的办公桌内。

以后 编辑

Picard on the bridge 2373.jpg

皮卡德指挥着进取号-E

在2371年,联邦星舰进取号-D在维瑞迪安Ⅲ号星(Veridian Ⅲ)上空坠毁,舰艇的主舰体冲撞在行星的表面。皮卡德在时汇(Nexus)中遇见了传奇人物詹姆斯·T· 柯克。他鼓动柯克和他一起在托利安·索伦(Tolian Soran)博士有机会毁灭维瑞迪安星系前打败并杀死他。进取号上的人全部幸免而且大多数高级官员都被重新分配到联邦星舰进取号-E上。皮卡德被任命为指挥官并有了新的授权码:“Picard-4-7-alpha-tango”。在为期一年的试航后,这艘新的进取号几乎全毁,因为高级军官们决定让这艘船自毁以防止船上的博格改变地球历史。幸运的是,他们成功阻止了博格的尝试而无须牺牲进取号。

两年后,在2375年,当皮卡德的操作官——数据少校受损并开始攻击调查队的其他队员后,他率领进取号-E前往天荆区(Briar Patch)的巴库人(Ba'ku)母星。皮卡德成功回收了数据而且发现了马修·多尔蒂(Matthew Dougherty)将军的阴谋。索纳人(Son'a)和一些联邦议会的成员试图违背巴库人的意愿迁走他们。皮卡德反抗多尔蒂并把他的卑鄙行为展现给大众。皮卡德最后保护了巴库人并阻止了索纳人头目鲁阿弗(Ru'afo)摧毁巴库人的母星。

Picard and Shinzon.jpg

皮卡德和濒死的辛宗

皮卡德继续指挥进取号直到2379年,这艘船在辛宗(Shinzon)执政官发动政变后被派往罗慕路斯。辛宗是前罗慕伦政府制造的一个皮卡德的克隆体——他们希望能用自己的一名间谍顶替皮卡德。由于政府的更迭和害怕这行为会挑起战争,于是这个计划被废止了而辛宗被送到瑞摩斯去等死。事与愿违的是,辛宗后来发达了,他在自治同盟战争期间成为了一名非常成功的领袖。辛宗使用瑟拉昂射线(thalaron radiation)武器根除了罗慕伦参议院而且试图对地球做同样的事。他需要皮卡德以修复他自己的基因错误。

在进取号与辛宗的旗舰弯刀号的一场恶战中,皮卡德最终登上敌舰并干掉了辛宗。数据在自己牺牲之前把皮卡德传送回了进取号。数据用手持相位器射击瑟拉昂武器以摧毁弯刀号,拯救了进取号上八百人的性命。

医学记录 编辑

皮卡德的身体一直是非常健康的,这多亏了他作为一名运动员时的规则生活。在他七十四岁时,仍然充满生气而且很健康。

除了在进取号上担任舰长之外,皮卡德还喜欢在船上的全息甲板击剑,打壁球和进行马术运动。他也展现出有工作狂倾向,几乎不休假而且时而会失眠。另外,他经常试图逃过年度体检,这令克拉希尔医生非常恼火。

在他年轻时,皮卡德被查出患有沙拉夫特综合征(Shalaft's Syndrome)。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遗传病,他因此对任何声音都极度敏感。他虽然被治愈了,但他的听力仍然和敏锐。在他还是一名少尉时,他能感受到比如像星舰的金属探测器偏离标准三微米这样的细微差别。

虽然皮卡德在星际舰队学院上学时就剃了光头,但他还是在24世纪50年代秃了顶。

下一代:《首要任务(The First Duty)》中布思比说虽然他对皮卡德的头发到底发生了什么心存疑虑,但是当他们相遇时皮卡德的确有头发。在《玷污(Violations)》这一集中,贝弗莉·克拉希尔记得皮卡德曾有稀疏的棕发。但是不论是辛宗还是皮卡德年轻时的照片都显示出他是完完全全的光头。
Picard during surgery.jpg

在2365年接受心脏更换手术

由于在2328年心脏遭受了致命一击,于是他植入了一颗人造心脏以维持生命。当在2365年它损坏时,皮卡德需要植入一颗新的,这是于515号星站凯瑟琳·普拉斯基医生的监督下完成的。四年后,这个部件在遭受勒纳瑞安人攻击时再次损坏并被重新更换。

在2366年他被博格同化后,皮卡德被J.P.汉森(J.P. Hanson)将军正式宣布死亡。这项裁决在六天后进取号船员成功救回皮卡德时被撤销了。他不仅需要身体上的康复,还因这个入侵行为而造成的精神损伤而接受数周的心理辅导。在2369年,皮卡德在他被卡达西人俘虏并拷打后经历了较短的恢复过程。

罗纳德·D·摩尔(Ronald D. Moore)对于皮卡德被同化的说法:“我赞成给皮卡德一条永久的仿生臂,但是瑞克(Rick Berman)和迈克尔(Micheal Piller)反对。所以皮卡德的胳膊还是他自己的。”

在平行的未来时间线中,让-卢克得了伊鲁默迪克综合征(Irumodic Syndrome),而在那个时间线对应的“现在”的2370年,他开始意识到他未来的状况被Q所转换了。对于这个显而易见的命运,皮卡德要求克拉希尔医生对他进行医学扫描。克拉希尔证实了皮卡德有轻微的结构缺陷,这有可能导致伊鲁默迪克综合征以及其它的失调症状。

除开皮卡德的亲身经历,他的健康情况在时间线被修复后是否保持原样还不清楚。
小说《星际迷航:深空九号-千禧年(Star Trek: Deep Space Nine - Millennium)》中提到皮卡德在2400年仍被伊鲁默迪克综合征困扰。

个人生活 编辑

Dixon Hill.jpg

皮卡德在迪克森·希尔的全息小说里

Picard painting.jpg

皮卡德在进取号上作画

皮卡德对于需要智力的消遣方式很感兴趣。他一生都是一名职业考古学家,这受了他在学院时的教授——理查德·盖伦的激励。他还是一名学员是就开始研究阿科尼安(Iconian)文化。皮卡德甚至在2367年作为主讲人向联邦考古委员会演说,主题是他对于塔戈斯Ⅲ号星(Tagus Ⅲ)遗迹的反复研究。他还沉迷于从威廉·莎士比亚的作品到以迪克森·希尔(Dixon Hill)为主角的侦探小说之类的人类文学,而且相较于全息方式,他更喜欢看传统的书。皮卡德还研究语义学并且能说一口流利的拉丁语。除此以外,能够吸引皮卡德的还有物理学和天体力学。他通过日志一直对亚特兰蒂斯工程(Atlantis Project)保持关注。皮卡德对于能够成为发现一艘古代普罗麦兰战列巡洋舰(Promellian battle cruiser)的第一人而激动万分。参观这样一艘优美的舰船一直是皮卡德的梦想。这个梦想自从他小时候开始在制作瓶中船就萌发了。在他与卡坦探测器接触过后,他开始吹奏雷瑟加短笛并且能用它吹出莫扎特的作品。他认为这支笛子是他最珍贵的物品。它在二十五分钟内向他展示了一个人的一生。以至于到了2379年,他还把它珍藏在进取号-E的待命室的办公桌里。但他对于绘画的尝试就不那么成功了。

虽然皮卡德很注重个人隐私,但是他还是与进取号上的高级军官保持了很好的关系。他只在七年后参加了他们的每周扑克比赛。当他享受进取号如家一般舒适时,他总会喝一杯格雷伯爵茶。他喜欢击剑、骑马和收集星际舰队舰艇的模型。他的击剑对手包括迪安(dean)上尉盖南。皮卡德亲手指导盖南进行这项运动。最初盖南输了第一场比赛并且说她对这项运动不感兴趣。皮卡德回应说她在两个星期后就会喜欢上击剑时,盖南击中了他两次。

Picard on holiday.jpg

皮卡德在度假

皮卡德很少休假。在2366年,他的一些部下说服了他去瑞萨度假。虽然他的本意是在阳光下读书和休息,但是他加入了对托克斯·乌萨特(Tox Uthat)——一件来自未来的人造物的搜寻工作。

在哲学方面,皮卡德仅仅把生死当作以永恒或暂时的方式存在的两种选择。事实上,他还相信一种由于它的复杂性和时间的深奥而超出人类理解能力的观念。在2364年面对Q的时候,皮卡德引用了莎士比亚的话:“人是多么伟大的杰作!理性高贵,能力无穷,行动迅速,令人赞叹,动若天使,思若上帝······”但Q打断了他的话并说他从来不那样认为自己的种族。皮卡德回答说他终将看到有一天人类成为这样。皮卡德看来,基因工程具有预先决定性,它夺走了人类的位置因素,而恰恰是这些因素使人的生活有价值。

人脉关系 编辑

家庭 编辑

Troi comforts Picard.jpg

皮卡德向迪安娜·特洛伊展示他的家庭照片

皮卡德声称他的家族在8世纪的查理曼时代发源于西欧。他“从来不是一个顾家的男人”而且对于有小孩在银河级的进取号上这中情况很不高兴。玛拉·阿斯特(Marla Aster)上尉的遗孤再次唤起了皮卡德对于船上的平民的关注,而且他对于儿童的不适在他和三个孩子在一次事故中被困后逐渐减弱。他在卡坦上的经历也使他改变了对家庭和孩子的观念而且这使他无法想象没有他们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的。皮卡德对于家庭的看法最初来源于他与父亲以及哥哥在他离开家庭产业这件事上的不合。在他的哥哥罗伯特和侄子勒内由于突发事故而罹难后,由于皮卡德没有子女,这将会导致他们家绝后。

在2370年,布克上校威胁到了杰森·维戈(Jason Vigo),他宣称杰森是皮卡德的儿子。但后来证实了杰森实际上不是皮卡德的儿子。皮卡德最后给了他一件古代手工艺品作为离别赠礼。

爱情 编辑

Picard and Lwaxana Troi.jpg

2365年,皮卡德与罗珊娜·特洛伊大使

在2365年罗珊娜·特洛伊(Lwaxana Troi)大使拜访联邦星舰进取号-D时,她已经进入她的贝塔索更年期,因此她在船上四处寻找可能成为她配偶的男性船员,其中包括皮卡德。在移情别恋到皮卡德之前,他在舰桥上宣布了与威廉·瑞克的“婚礼”。在于大使共进晚餐后,皮卡德躲到了全息甲板迪克森·希尔小说里。罗珊娜在以后的拜访中都会挑逗皮卡德。有一次皮卡德假装爱上罗珊娜以拯救被佛瑞吉人囚禁的大使的女儿——迪安娜·特洛伊和瑞克。罗珊娜被他朗诵的莎士比亚的诗深深打动。

皮卡德与一名“冒险家”和有时犯罪的瓦什有一段浪漫关系。他们初次邂逅是当皮卡德帮助她寻找一件稀有的人造物时发生的。在他们的冒险过程中,他们之间产生了亲密的关系。后来瓦什作为考古顾问团的一员回到了进取号,但她对于皮卡德没有告诉船员他与自己的关系而感到很不满。与此同时,Q出现在船上,作为皮卡德帮助他回到Q连续体的回报,他创造了罗宾汉的奇幻世界,在那里,皮卡德(罗宾)需要救出瓦什(少女玛丽安)。最终瓦什和皮卡德渡过了这道难关,她随后决定与Q畅游宇宙。她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深空九站她被旅伴Q毫不留情地抛弃时。

在2368年,在调停相互交战的两颗行星克里奥斯和沃特·麦那时,皮卡德邂逅了卡玛拉——送给沃特总理阿瑞克的礼物。由于事故,卡玛拉过早地苏醒,因此她不得不在完婚前进行连接过程。当时与她密切接触的皮卡德便和她进行了连接。虽然卡玛拉与皮卡德相处融洽,但是她还是意识到职责的重要性。于是她选择继续婚礼而不是与皮卡德建立关系。皮卡德也很喜欢卡玛拉,这从他对布莱姆大使询问他时的反应可以看出。

Picard and Daren embrace.jpg

2369年,皮卡德和内拉

在2369年,内拉·达伦(Nella Daren)少校来到了进取号上担任恒星科学部门的主管。在接下这个新职务后,她非常直接地要求舰船给她的部门分配资源。因此在她登舰不久,她便与皮卡德相遇了。他们由于有音乐这个共同的爱好而很快成为了朋友。达伦在皮卡德吹奏雷瑟加短笛时用便携式钢琴给他伴奏。逐渐地,他们之间的友谊演开出了爱情之花。船员们对于他们俩之间的感情莫衷一是,迪安娜·特洛伊为他感到高兴并为他送出祝福;贝弗莉·克拉希尔似乎有些嫉妒;而瑞克认为达伦是要借舰长的“女友”的身份谋求特殊待遇。

当一场火风暴威胁到波塞里斯Ⅲ号星(Bersallis Ⅲ)的联邦前哨站时,达伦建议在进取号撤离殖民地人民的同时在哨站建立护盾以抵御热量。八名船员丧生,但是达伦幸存了下来。在这之后,皮卡德和达伦都明显感到由于在同一艘船上共事,继续他们之间的感情绝非易事。因此,达伦申请调职。在他们互相道别时,他们都许诺以后会时常见面,但是他们心里都很清楚他们感情不复。

Anij and Picard tour the village.jpg

阿妮治和皮卡德在巴库上

在2375年,皮卡德在星际舰队索纳的威胁中保护巴库女性阿妮治(Anij)的母星时,与她发展了一段短暂但亲密的关系。虽然阿妮治已经有三百多岁了,但是外貌还是年近四十的样子。在巴库得以幸免后,皮卡德回到了进取号而不得不结束他们的感情。在离开前,皮卡德说他已经攒了318天的休假,而他计划用掉它们。

贝弗莉·克拉希尔 编辑

Jean-Luc Picard and Beverly Crusher confides.jpg

皮卡德和克拉希尔在舰长的待命室里

在进取号上时,贝弗莉·克拉希尔与皮卡德保持着亲密的友谊,他们常常共进早餐。克拉希尔常常试图提供新鲜而充满异国风情的食物,但是她和皮卡德都更喜欢简单一些。

他们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纯粹的朋友关系。他们都认为对方是一个密友并且在决策困难时都乐意互相帮助。当奥丹(Odan)的共生体在瑞克的身体里并且生命垂危时,克拉希尔很悲伤。而皮卡德拥抱了她并保证他始终是她的朋友而且愿意竭尽全力帮助她。

克拉希尔对治好卡玛拉(Kamala)感到十分生气,因为皮卡德之后在卡玛拉那里花费许多时间并最终爱上了她。克拉希尔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她报答了前些年皮卡德对她的支持。

皮卡德试图让克拉希尔知道乔布瑞(Jo'Bril)和瑞嘉(Reyga)的死不是她的错,那样她就不会再执着于她的调查了。但克拉希尔太难过和自责以至于不能领会他的意思。当她执意违反最高指导原则给瑞嘉实施尸检后,皮卡德对她很失望。

皮卡德知道克拉希尔在与罗宁(Ronin)见面后的古怪决定很不正常,他便前往卡尔多斯殖民地(Caldos colony)找她。虽然克拉希尔一开始企图反抗皮卡德,但她最终还是在罗宁攻击了皮卡德后摆脱了罗宁对她的影响。

早些年,克拉希尔和皮卡德也有几段罗曼史。有一次是在普赛2000中毒(Psi 2000 intoxication)中,克拉希尔与皮卡德调情并尝试着在进取号舰桥上勾引他。后来,在迪克森·希尔的全息模拟中,克拉希尔似乎看到一丝希望。但是皮卡德好像对她不太注意,还邀请了数据和惠伦(Whalen)一同参加,这令克拉希尔十分失望。在2364年年中,德克斯特·雷米克(Dexter Remmick)中校询问克拉希尔有关皮卡德的事情和她对皮卡德的真实情感。克拉希尔拒绝回答并称这与舰船的运行毫不相干。

在2366年,一个复制版的皮卡德冒名顶替坐上了舰长席,目的是了解人类的各种关系。冒充者拥有皮卡德的全部记忆和经历,但是他的行为与舰长不同。他更加外向并且格外喜欢与克拉希尔医生打情骂俏,还邀请她共进晚餐。在那里,他们俩度过了一个浪漫的晚上,而且跳了舞。然而,当复制品获得了的足够的信息后,它便立即与克拉希尔道别。当真正的皮卡德回到进取号后,她开玩笑地把复制品所做的事归咎于皮卡德。

有几次,克拉希尔向皮卡德表白,一次是在鲁提亚Ⅳ号星(Rutia Ⅳ)上被俘时,还有一次是与气泡宇宙中的皮卡德复制品。但是这几次都被打断了。当与别人建立感情时,这两人都表现出了嫉妒,比如说克拉希尔与奥丹,皮卡德与珍妮丝·曼海姆(Jenice Manheim)以及内拉·达伦(Nella daren)。

Crusher and Picard imprisoned.jpg

贝弗莉和皮卡德在凯斯普特进行心灵连接

在2370年,皮卡德和克拉希尔在凯斯普特(Kesprytt)行星被俘并被普赛波装置(psi-wave devices)连接以防止他们逃跑。这个装置把一个人的思想传输到另一个人的脑中,这样他们便能发现另一个人隐藏最深的秘密。克拉希尔熬了一个晚上去探究皮卡德的梦境,而皮卡德也发现克拉希尔总有一些尖刻的评论,即使她努力压制着不把它们说出来。一天晚上,克拉希尔想起了她已故的丈夫杰克,于是一股罪恶感洗刷了皮卡德。她最后发现皮卡德也感受到了吸引力,但是介于对已逝的好友的尊重并没有表达出来。当他们回到了进取号后,皮卡德认为他们应该进一步发展,但是克拉希尔认为这可能会毁了他们的友谊或者成为利益之争,所以他们最后决定维持朋友关系。

在一个未知的、平行时间线的未来,皮卡德和克拉希尔结婚了,但最终还是离婚。贝弗莉·皮卡德医生同意用她指挥的奥林匹亚级医院船联邦星舰巴斯德号带皮卡德去罗慕伦中立区。在那个时间线的“现在”,他们接吻了。

制作组不让皮卡德和克拉希尔有过分的浪漫关系是为了让故事线更加丰富多彩,比如说在《星际迷航:起义》中。

挚友 编辑

盖南 编辑

Like being inside joy.jpg

2371年,皮卡德和盖南在她的住所。

盖南和皮卡德是一对老友,他们的关系“超越友谊和家庭”。她曾经对乔迪·拉弗吉说过她常常被光头男子所吸引。反过来,皮卡德也曾说过盖南对朋友“精挑细选”。

盖南最初在1893年遇见皮卡德,那时,他、数据、瑞克、特洛伊和克拉希尔医生从24世纪穿越过来以阻止戴维迪安人(Devidian)从19世纪的人类身上偷取能量。盖南从数据那里了解到了他们的困境,而数据则认为她是联邦星舰进取号-D的盖南。盖南最后答应尽力帮助他们。当她在遭遇戴维迪安人并受伤时,皮卡德留在后面保护她。萨缪尔·克莱门(马克·吐温)则返回了24世纪并帮助皮卡德回去。

在2365年,数据作为人的权利遭到了侵犯。控制论专家布鲁斯·马多克斯(Bruce Maddox)中校想要分解这名人造人以供研究。皮卡德在地方军法署署长面前抨击了马多克斯对于数据的评估。在听说会议即将结束时,皮卡德向盖南承认他担心会输。盖南问道如果马多克斯成功分解并重组数据的话,他会得到什么。皮卡德回应说他会拥有制造更多人造人的能力。他记住了盖南的话,今天作出的决定会影响到未来。因此,皮卡德辩论道,如果数据确实是星际舰队的财产,那么未来所有的人造人也同样是。盖南提出一个古老的名词——奴隶制。最终,皮卡德指出整个数据的种族都将成为奴隶,这违反了联邦的原则,于是他赢得了数据的案子。

在2367年,盖南在皮卡德的一个迪克森·希尔全息小说中扮演了格洛里亚(Gloria)这个角色。然而这个程序并没有给她留下深刻印象。

除了参加皮卡德在全息甲板上的活动,他们还偶尔下象棋,皮卡德还在2368年盖南认为自己应该锻炼手臂力量后教她击剑。在他们比赛之前,进取号接收了一名博格个体,后来被命名为。虽然一开始她支持皮卡德的做法,但是后来拉弗吉说服她去和这名前个体谈谈。她虽不情愿,但还是承认了这个博格发展出了个体意识。在她与休交谈后,她也说服了皮卡德去与休交谈。

威廉·托马斯·瑞克 编辑

Worfpromotion.jpg

皮卡德和瑞克在全息甲板上

在2363年进取号-D下水前,皮卡德需要挑选一名大副,他浏览了许多候选人的档案。最终,他看到了威廉·T·瑞克的。皮卡德觉得这份档案并没有告诉他瑞克究竟是什么样的,仅仅是充满了各种统计数字。于是,皮卡德打算看下一份档案。但是他突然注意到瑞克的档案里的一个标记,写明了发生在联邦星舰胡德号上的一次事件,当时瑞克拒绝传送罗伯特·德索托(Robert DeSoto)舰长到河鼓二Ⅲ号星(天鹰座α、牛郎星)上。皮卡德对瑞克在必要时敢于挑战舰长的权威这种作风和愿意牺牲自己的前途而保护舰长和船员的安全的精神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是皮卡德挑选瑞克作为大副的重要因素——皮卡德希望军官们能敢于发表意见并且注重舰船的安全和任务的完成甚于自己的个人记录。

皮卡德在与瑞克第一次见面时很冷漠而且命令他进行手动对接以测试他的能力。当他用出色的专业水准和技巧成功对接后,皮卡德正式祝贺了瑞克并要求他确保他不会让皮卡德在全船的孩子们面前出丑。一年后,皮卡德觉得自己并没有好好地祝贺瑞克,于是他再次表示祝贺,这一次他觉得好多了。

最终,瑞克和皮卡德成为了好友。在2366年,瑞克建议皮卡德到瑞萨度假并要他带一个浩嘎翰(horga'hn)回来。皮卡德不知道这件雕塑的历史,于是他在买过这个雕塑后就随身携带,但这表示他需要找一个扎玛哈伦(jamaharon)。

瑞克和皮卡德在进取号船员面前的唯一一次口角是在2366年在沙瑞克(Sarek)大使的情感的影响下发生的。大师当时正患有班迪综合征(Bendii Syndrome)。

当瑞克在2366年得到指挥联邦星舰墨尔本号的机会时,皮卡德提醒瑞克即使他不在,进取号也能正常运转而且像谢尔比(Shelby)那样的军官在接受指挥星舰的课程前也能像他一样做得很好。瑞克也在沃尔夫需要他的帮助来进行自杀仪式(hegh'bat)和对关于苏伦(Soren)的决定犹豫不决时向皮卡德征求意见。

Number One Dad.jpg

年龄倒退的皮卡德假装是瑞克的儿子

在2369年初,包括皮卡德在内的几名进取号船员由于分子逆转场(molecular reversion field)的影响都回到了十二岁时的状态。不幸的是,一组佛瑞吉人恰恰在那时夺取了进取号。因为佛瑞吉人认为皮卡德是小孩,就把他关在教室里,而瑞克则被关在会议室内。皮卡的假装突然发脾气并要求立刻见他的“爸爸”——瑞克。他们假扮父子以暗示瑞克让教室的计算机能够接入进取号的主计算机。于是,皮卡德和其他几位进取号船员便能够制定一个计划并从佛瑞吉人手中夺回进取号。

在2370年的飞马号事件中,皮卡德试图调查这艘船失踪点的环境。因为大多数记录都是保密的,他进入了不少死胡同,而且他需要动用星际舰队指挥部里的关系来一瞥舰队所找的的东西以调查飞马号失踪的真相。在埃里克·普雷斯曼(Erik Pressman)将军的命令下,瑞克不肯透露更多的消息而且皮卡德不情愿继续这项调查了。他向瑞克阐明他希望他仍然能够把进取号的安全至于第一位,而且一旦皮卡的发现瑞克在说谎,他将重新考虑是否继续信任他。这次事故解决后,皮卡德在理解了瑞克过去犯下的错误并对他作出了正确决定感到满意后,到禁闭室会见了瑞克并让他重回进取号任职。

2379年,皮卡德在瑞克和迪安娜·特洛伊的婚礼上担任伴郎。他举杯祝贺瑞克,称他是他的“左膀右臂”而且对失去他最好的大副而感到悲伤。

数据 编辑

从2364年到2371年,数据少校在联邦星舰进取号-D上一直担任操作主管并在2372年到2379年在联邦星舰进取号-E上担任同一职务。数据在皮卡德手下服役的期间,他把皮卡德看作是父亲一样的角色,在无数的场合向皮卡德询问如何才能更像人类。而皮卡德则总会立即给他建议。

在2364年娜塔莎·叶殉职后,数据对她的死感到很困惑。他思考的不是塔莎而是他对她的离去该有什么样的感觉,他还困惑于他不理解塔莎的追悼会的目的,但是皮卡德告诉数据他理解地很好。

Picard defends Data.jpg

皮卡德捍卫数据作为独立个体的权利

在2365年,数据的生存受到了来自布鲁斯·马多克斯中校的威胁,他希望能够分解数据并加以研究以更好的了解数据的正电子大脑是如何运转的。数据发现了他的研究的漏洞,所以拒绝屈服于马多克斯的意愿。但是马多克斯宣称数据是星际舰队的财产而不是一个有意识的种族,因此他必须服从舰队的安排。菲利帕·路瓦上校赞同马多克斯的观点,而皮卡德出面反驳他们,说数据是一个有意识的个体而且有选择的自由。他还说数据代表着一整个种族,而强迫他屈从于马多克斯的安排无异于实行奴隶制,这明显违反了联邦法律。最终,路瓦偏向了皮卡德这边并赞同不论数据是否是人造人,都确实是有意识的而且有资格享受其他星际舰队军官同样的权利。

在2367年,当数据拒绝配合对于24小时内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调查时,皮卡德逐渐失去对数据的信任。然而数据坚称这个时间段只有三十秒。数据毫不妥协并威胁要结束星际舰队生涯甚至他的生命,但是后来在一个金牛座T型(T-Tauri type) 星系遭遇了帕珊人(Paxans)后,皮卡德发现自己要对数据的不寻常的行为负责。

克林贡内战期间,联邦没有直接插手,而是派星际舰队的舰艇用超光速粒子探测网格(Tachyon detection grid)来封锁边境以揭露罗慕伦人支持杜拉斯家族(House of Duras)的真相。皮卡德把除数据以外的所以高级军官调往各艘星舰。数据问皮卡德为何他不能指挥一艘舰艇。他认为这次任务中高级军官紧缺,所以这可能由于他是一名人造人而不适合指挥。皮卡德因数据的问题而感到尴尬,于是他让数据指挥联邦星舰萨瑟兰号。在封锁过程中,数据违反了皮卡德的命令但是揭露了罗慕伦人卷入了内战。后来,数据为违背上级的行为请求处罚,但是皮卡德反而表扬了数据不只是服从。皮卡德相信自古以来许多悲剧都直接源于“只是服从命令”而不是独立的评估当时的情况,他说:“数据先生,做得好!”

在2369年,数据拒绝以牺牲一组多功能维修单元(exocomp)为代价拯救被困在粒子喷泉项目(Particle Fountain Project)空间站上的皮卡德和乔迪·拉弗吉的生命。数据相信它们是有意识的,并有能力自己做出决定。在同意了威廉·瑞克中校提出的妥协方案后,多功能维修单元才得以救援皮卡德和拉弗吉。皮卡德完全立即数据的窘境,在几年前他也为数据的权利而据理力争。但这次多功能维修单元没有为它们说话的人,而数据不得不为他们出头。皮卡德认为数据做出了他见过最“人性化”的决定。

那年晚些时候,在一次主引擎室的事故激活了他正电子大脑内的隐藏程序后,数据在他的“幻觉”中向包括皮卡德在内的几位高级军官寻求建议。皮卡德好奇于为何数据要学习数以千计的不同文化来解释他的幻觉。数据说他没有自己的文化,但是皮卡德告诉数据他有——有一个毫不逊色与其他所有文化的文化。皮卡德建议数据他应该考虑对他而不是对其他人这个幻觉意味着什么。

在2371年,一枚损坏的情感芯片被植入数据的正电子网里后,数据就对在阿玛戈萨观测站(Amargosa observatory)时没能从托利安·索伦(Tolian Soran)手中救出拉弗吉而愧疚。由于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数据要求关闭自己直到能够移除芯片为止。虽然皮卡德很同情数据,但他还是告诉数据情感的控制这个方面是要使之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并学会与它共存。随后便拒绝了数据的要求。

Picard and Data hunt Borg.jpg

皮卡德和数据在博格入侵时防卫进取号-E

在2373年,当进取号-E穿越回2063年的地球时,皮卡德和数据最先下到地面去观察博格对位于蒙大拿泽弗兰·科克伦(Zefram Cochrane)的导弹发射设施造成的损伤。在凤凰号的发射井里时,皮卡德抚摸了这个第一艘以曲速航行的人类星舰。然后她告诉数据,触摸可以使一个物体变得更“真实”。在怀疑博格人可能登上进取号后,皮卡德和数据立刻传送回舰。在主轮机室与博格人展开激战,数据很快就被俘虏了并被送到博格女王面前。女王没有试图同化数据,而是用人皮替换人造人的表皮从而让他在外表上更像人类。

当他们再也挡不住博格的进攻时,皮卡德不得不启动进取号的自毁程序并命令所有船员弃船。而他自己前往轮机室寻找数据并试图说服他早些年曾遇见过的博格女王放了数据。然而数据在女王命令他离开后说他不想走。女王命令同化皮卡德,但要在他亲眼目睹数据摧毁凤凰号之后进行。

数据发射了数发量子鱼雷,但都以极小的误差射偏了。在这之后,数据立刻打破了一个等离子冷却剂容器,释放出了能够液化有机材料的等离子冷却剂,杀死了博格人。女王被干掉了,而皮卡德幸存。皮卡德扶起数据,问他是否真的对加入博格的行列感兴趣。数据回答道,有那么一秒钟,当他和女王接吻时,他有那个想法。他又补充道,对于一个人造人来说,那一刻就像是永恒。

Picard and Data (2379).jpg

数据在瑞摩舰艇上为救皮卡德牺牲了自己

在2379年瑞克和迪安娜·特洛伊喜结连理后,数据因皮卡德对这对夫妇的复杂情感而困惑 ——虽然舰长认为威尔应该接受上校军衔并指挥联邦星舰泰坦号,而他的新婚妻子确实应该被调到泰坦号任心理顾问。皮卡德对他们的分离而伤心,他告诉数据,在这种场合,同时感到高兴与悲伤是很正常的。

贝森裂口之战(Battle of the Bassen Rift)的最高潮,数据跳过了进取号-E与弯刀号之间的宇宙空间,用紧急传送单元的原型机救下皮卡德。但是他为了拯救进取号船员并摧毁弯刀号而射击瑟拉昂射线发生器,壮烈牺牲了。在战斗结束后,皮卡德与进取号-E的高级军官们举杯致敬他们逝去的忠实伙伴。

沃尔夫 编辑

在2364年,沃尔夫中尉是一名在进取号-D上听命于皮卡德的低级舰桥军官。在娜塔莎·叶上尉殉职后,他被提升为战术官安全官

在2366年,克林贡最高议会指控沃尔夫上尉的先父——莫格(Mogh)是叛徒。皮卡德知道这个指控的严重性而且这回牵连到沃尔夫,于是他让进取号驶向克洛诺斯(Qo'nos)。沃尔夫的弟弟克恩(Kurn)是他的副手(Cha'Dlch),但是对他的一次刺杀行动使他陷入危险。沃尔夫只好请求皮卡德担任这个角色。皮卡德起先是拒绝,他说在船上还有很多更年轻、更有能力的人供沃尔夫选择。然而,沃尔夫坚持说没有别人站在他这一边。于是皮卡德接受了,并与沃尔夫一起揭发了对抗他的家族的阴谋。

当克林贡内战在2367年爆发时,沃尔夫从星际舰队辞职并加入了与杜拉斯家族作战的高岚的军队。在皮卡德的帮助下,沃尔夫和其他支持高岚的人截断了罗慕伦人对杜拉斯的援助。于是杜拉斯家族的支柱垮了,而高岚赢得了总理宝座。作为对沃尔夫在战争期间的帮助,高岚恢复了莫格家族(House of Mogh)的名誉。沃尔夫回到了星际舰队,但是由于仇杀杜拉斯而被训斥了一顿。

WorfpicardFC.jpg

沃尔夫和皮卡德在进取号-E上握手

沃尔夫指挥着联邦星舰挑战号001星区与博格作战并使博格入侵了2063年的地球。当皮卡德因沃尔夫不想在进取号-E上与博格继续作战而称沃尔夫是“懦夫”时,他们俩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狂怒的沃尔夫宣称如果是别人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皮卡德愤怒地命令沃尔夫滚出舰桥。皮卡德后来为他苛刻评价向沃尔夫道歉,而且承认沃尔夫是他见过“最勇敢的人”,随后他们便和好如初。

乔迪·拉弗吉 编辑

同其他几名船员一样,乔迪·拉弗吉也是皮卡德亲手挑选的。在一次巡察中,乔迪超出常人的职业道德打动了皮卡德。皮卡德绝对相信拉弗吉能够完成他指派的任务,这也是他最终提拔拉弗吉为轮机长的原因。同时,拉弗吉也得到了少校军衔。他也是皮卡德直呼其名的几位军官之一,这暗示了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

洛·拉伦 编辑

皮卡德和洛·拉伦(Ro Laren)之间有着近乎于父女的关系。当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皮卡德认为她是不名誉的。然而,他最终还是保护着她并引导她自我救赎。在洛投入恐怖组织后,她请求威尔·瑞克传达她使皮卡德失望而致以的深深的歉意。虽然这样,皮卡德还是大失所望,而且在个人方面感到被背叛了。

盟友 编辑

詹姆斯·T·柯克 编辑

虽然只有短暂的交往,但是詹姆斯·T· 柯克与皮卡德都深深影响了对方。这就如同史波克和麦考依之间一样,皮卡德在柯克的冒险生涯结束后帮他发现了生活的意义。事实上可以说皮卡德是柯克整个人生中最重要的人物,柯克的最后一场冒险是和皮卡德一起进行的,而且他去世时知道自己已经“发挥作用”了。皮卡德料理了柯克的后事,于是柯克便孤独地长眠在那颗不知名的行星。

史波克 编辑

史波克是在罗慕路斯(Romulus)上遇见皮卡德和数据的,那时他正被怀疑要背叛联邦。恰恰相反,史波克正在执行“个人和平任务”,皮卡德则坚持要和他一起行动直到事情结束。史波克在皮卡德身上看到了他父亲——沙瑞克的影子而且对他插手自己的事而十分不满。然而,皮卡德和史波克最终开始尊敬对方。史波克在和皮卡德进行了心灵融合后,知道了父亲对自己的真实看法。史波克后来利用皮卡德和迪安娜·特洛伊将叛逃的罗慕伦官员接到联邦。

高岚 编辑

肯帕克(K'mpec)和杜拉斯死后,皮卡德担任了高岚的继任仲裁人。在克林贡内战时,虽然皮卡德起初不愿意帮助他,但后来还是说服了星际舰队揭发了露萨(Lursa)和蓓托(B'Etor)姐妹串通罗慕伦高官塞拉(Sela)的行为。高岚把皮卡德看作是克林贡帝国的可敬盟友,但是在皮卡德请求帮助星际舰队寻找在罗慕路斯上的史波克时,他又不太情愿了。然而这些事情随着凯勒斯(Kahless)的复活而告一段落。皮卡德在听说高岚因克林贡-卡达西战争而撕毁《基度玛条约(Khitomer Accords)》和死于沃尔夫之手后作何反应仍然是未知数。

对手 编辑

Q 编辑

Q和皮卡德之间有复杂的关系。虽然他们俩相互作对,但Q十分尊敬和喜爱进取号-D上的成员,尤其是皮卡德。皮卡德对Q不顾一屑而且很不信任。直到他们俩最后的两次相遇时,皮卡德才开始为他们之间的关系而感谢Q。

辛宗 编辑

作为皮卡德的克隆体,辛宗培养出了自己独特的个性而且成为了进取号舰长的死对头。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威尔·瑞克与托马斯·瑞克(Thomas Riker)和数据与知识之间的关系一样。皮卡德看到了辛宗的一些特点其实是自己的缺陷所造成的。他被辛宗有能力进行星际大屠杀这个事实所困扰,还对于他自己有可能会选择走辛宗的路这个想法忧心忡忡。在辛宗试图进行种族屠杀时,皮卡德请求辛宗放下过去拥抱未来,但是辛宗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皮卡德对于辛宗的死亡很痛苦,但是这个痛苦很快被数据为救他而牺牲自己掩盖了。

杜拉斯家族 编辑

皮卡德成为了克林贡政治界的重要人物,这主要由于他在2366年的对莫格家族的审判中对沃尔夫的忠实。皮卡德决心揭发加洛德(Ja'rod)栽赃莫格的阴谋。在他调查期间,加洛德之子杜拉斯派了一名刺客去刺杀皮卡德,但是失败了而且最终揭露了肯帕克和最高议会与杜拉斯家族狼狈为奸的真相。甚至在杜拉斯死后,杜拉斯家族依然在对抗联邦,这主要针对于皮卡德和进取号-D的船员。而且最后露萨蓓托击毁了进取号。

布克 编辑

玛希亚之战中皮卡德舰长杀死了布克的儿子后,布克两度向皮卡德复仇。第一次是利用一个藏在废弃的联邦星舰占星者号上的思维修改装置,第二次是试图通过杀害他所谓的儿子杰森·维戈(事实上是通过修改他的DNA序列以愚弄皮卡德)。

女王 编辑

在被博格人同化后,皮卡德在天狼星359战役中摧毁了所有联邦星舰并继续朝地球进发以同化地球上的所有人。在皮卡德被救回后,他一直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博格人利用他的知识和经验杀害或同化了无辜的人。由于这个原因,他享受对的博格个体的杀戮。这个愤怒的情感一直伴随着他至少到他被同化的六年以后。

平行时间线 编辑

  • 在2365年,联邦星舰进取号-D被拉入了一个能量漩涡(energy vortex),无法回到正常的空间。为了逃离,拉弗吉需要让舰船保持最高曲速,但是这样大的能量消耗可能会摧毁进取号。皮卡德认为这个漩涡把他认作舰船的“大脑”,而希望捕获他而不是进取号,于是皮卡德登上了埃尔巴兹号(El-Baz)穿梭机驶离了舰船。但是进取号还是被摧毁了,而埃尔巴兹号被拉回了六个小时以前并被那时的进取号打捞起来。皮卡德遭遇过去的自己,过去的皮卡德希望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如何才能避免。实际上,未来的皮卡德试图登上埃尔巴兹号再次离开,然而他的副本决定结束时间循环,于是射杀了皮卡德。之后,进取号成功逃离了漩涡。
  • 在2366年,联邦星舰进取号-C出现在一个时空裂口(temporal rift)中。由于它在2344年消失,时间线被改变了,在这条平行时间线中,联邦正在输掉与克林贡帝国的战争。皮卡德仍然是联邦星舰进取号-D的指挥官,但是因为可怕的战争,他变得更坚韧了。在盖南的建议下,皮卡德决定把进取号-C送回过去。 在蕾切尔·加勒特(Rachel Garrett)舰长死于克林贡人的攻击后,皮卡德让理查德·卡斯蒂略(Richard Castillo)接任指挥并把进取号-C送回了2344年。
  • Picard, lieutenant junior grade.jpg

    让-卢克·皮卡德中尉

    在一条Q创造出的时间线里,皮卡德有一个避免与诺西甘人打斗的机会,这样他的心脏就不会遭受致命伤以至于要安装一个人造心脏了。但当他返回现在后,皮卡德仅仅是一名中尉,而沃尔夫是他的上级。这是因为他的濒死体验让年轻的皮卡德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和重要,这也坚定了他要在宇宙中留下自己足迹的决心而且激发了他的冒险精神。但事实上,皮卡德学会的只有不要冒险,平平安安地生活。皮卡德说服了Q修正他的时间线而且回到现实(没有明确证实这究竟是实实在在发生过还只是濒死时的幻觉)。
  • 在2370年,沃尔夫上尉遇到了一个量子裂缝(quantum fissure)。他于是酒被迫在不同的量子现实(quantum reality)中四处转换。在其中的一些宇宙中,皮卡德仍然是进取号的舰长,还抽空参加了沃尔夫的生日派对。但是在最后一个宇宙中,威廉·瑞克是舰长而皮卡德则不幸在2367年遭遇博格时丧生。在另外一个现实里,博格入侵了联邦,进取号是仅存为数不多的星舰之一。沃尔夫最终回到了他自己的现实里并封闭了量子裂缝。
  • Picard2395.jpg

    交替时间线的皮卡德

    在2370年再次被Q考验时,皮卡德的意识在三个交替宇宙中转换。在2364年,皮卡德从在地球麦金利站登上进取号起就开始违反星际舰队的命令。他把船开往德文星系而不是远点站,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个时空异象。而在交替的2370年,皮卡德被诊断患有伊鲁默迪克综合征。这导致贝弗莉·克拉希尔医生开始重新考虑他们俩之间的关系,而且最终决定继续保持朋友关系。进取号被派往罗慕伦中立区附近的德文星系(Devron system),他们在那里发现了一个时空异象。在未来的某时,皮卡德发现他和乔迪·拉弗吉在他的家庭葡萄园里。瑞克在那时是指挥247号星站的一名将军,于是皮卡德联系了他并请求他帮助调查异象。但是瑞克拒绝让他前往罗慕伦中立区,他认为皮卡德的伊鲁默迪克综合征又发作了,而这一切都是他的幻想。后来,皮卡德的前妻贝弗莉·皮卡德让他登上了自己的医疗船——联邦星舰巴斯德号去调查异象。不幸的是,巴斯德号被克林贡战舰击毁了,但是瑞克将军率领众进取号救出了他们并击退了克林贡人。皮卡德再次请求瑞克回到德文星系,但是他不久就感到昏昏欲睡并回到了自己的舱房。在得到了另两个时空中的信息后,皮卡德告诉瑞克和他的老部下们这个异象的的确确存在的。进取号回去了并刚刚好看到它形成的过程,瑞克命令进取号驶入异象,在那里,他们与另外两艘进取号使用静电曲速泡联手摧毁了异象。在异象消失后,这条时间线便被抹去了,只有皮卡德记得这些事。他后来对他的部下讲述了这些事,希望沃尔夫和瑞克为迪安娜·特洛伊的死亡而起的争执不会发生。
  • 在阻止艾尔-奥瑞安(El-Aurian)科学家托利安·索伦博士毁灭维瑞迪安星系的任务中,皮卡德被短暂地困在了时汇中。在那个完美的世界里,他的外甥勒内仍然在世,而他有妻子和四个孩子。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幻像,所以他决然离开了时汇并在詹姆斯·T·柯克舰长的帮助下击败了索伦。

全系戏剧中的角色 编辑

  • 巴拉什(Barash)的全息程序中,未来的让-卢克·皮卡德是一名上将

他人评价 编辑

在2369年瓦什到达深空九站后,迈尔斯·奥布莱恩告诉本杰明·西斯科她和皮卡德的关系。当西斯科回答道:“我觉得她不是他的菜”时,奥布莱恩认为这是因为皮卡德“喜欢挑战”。后来,当Q与西斯科相互拳击时,他十分震惊于西斯科把他打趴下了。“你打我···皮卡德从来不打我!”,而西斯科则回应道:“我不是皮卡德!”

在2372年,沃尔夫和迈尔斯·奥布莱恩在夸克酒吧(Quark's)回忆从博格集合体中救出皮卡德的往事。

在那年晚些时候,当一名Q连续体成员凯瑟琳·珍妮薇的船上寻求庇护时,她自然而然地把他认作是皮卡德的Q,这让她焦虑不安。当皮卡德的Q出现在舰桥上并要求逮捕叛徒时,她才意识到这才是以前一直听说的Q。Q哈哈大笑,说:“皮卡德有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吗? ”

当珍妮薇浏览曾遇见博格的星际舰队舰长们的所有日志时,她引用了皮卡德的话:“在他们的集合体国度里,博格人完全没有仁慈,只在一个意志的驱使下,这是征服的意志。他们不可救药,不可理喻。”查克泰则笑称她不知不觉地在模仿皮卡德的语气。

在2365年,诺格(Nog)少尉提到奥·洛伦佐(Al Lorenzo)有一种拍他坐在星际舰队著名舰长办公桌后的全息照片的奇怪爱好。通常情况下,他常常溜进他们的办公室,但是自治同盟战争让他脱不开身。这些照片包括罗伯特·德索托(Robert DeSoto)和让-卢克·皮卡德的。

Q考虑过请“让-卢克”帮助抚养他的儿子一满足连续体的要求。他十分怀疑现在再问皮卡德而不是珍妮薇是不是太晚了。

引述 编辑

“···探险家的心,诗人的魂。”

——塔莎·叶,《恶魔之皮

“我从未看到任何人有比让-卢克·皮卡德更强的动力,决心和勇气。”

——J.P.汉森将军,《两全其美

“让-卢克,你竟然是这样一个无赖。真令我印象深刻啊。”

——Q,《帷幕

语录 编辑

“关掉那个该死的噪音!转到黄色警戒。”

——皮卡德,评价进取号的红色警戒的警笛声(下一代:《远点遭遇战

“如果我们要诅咒什么的话,那就让我们诅咒真实的自己吧。”

——皮卡德,面对Q的挑战(下一代:《远点遭遇战》)

“呸!”

——皮卡德,他有两次这样说(下一代:《最后的前哨》、《这是最基本的,亲爱的数据》)

“追求年轻,大副。这多么失败啊。”

——皮卡德(下一代:《时不我待》)

“我是博格的洛丘塔。反抗无用。你的原来的生命,已经结束了。从今往后,你将为我们服务。”

——被博格同化以后(下一代:《两全其美》)

“每一名星际舰队的军官的第一要务是实事求是,不论是科学还是历史亦或是个人方面。这就是支撑着星际舰队的指导原则。”

——皮卡德,对卫斯理·克拉希尔(下一代:《第一要务》)这段话的录音文件信息

“联邦星舰进取号:立刻投降并准备接受登舰。”
“没门!”

——克林贡攻击者和皮卡德(下一代:《昨日的进取号》)

“‘从第一环开始,我们就被锁在一起了。第一次责难言论自由,第一次禁止自由思考,第一次拒绝自由。我们都被锁在一起了。’这句话是亚伦·萨蒂法官说的警世名言。在人类自由被第一次践踏是,我们都被伤害了。”

——引自亚伦·萨蒂(Aaron Satie)法官(下一代:《鼓面审判》)

“只——有————盏——灯!”

——对玛卓德(Madred)上校,当皮卡德离开审讯室时(下一代:《指挥链》)

“每一个盒子都能被打开,每一个谜团都能被解决,这只是怎样找到它的问题。”

——对克拉希尔医生,当思考如何逃离普里特(Prytt)的监禁时(下一代:《连接》)

“有人曾这样告诉我,时间是一个捕食者,侵吞着我们的生命,但是我更愿意相信,它只是一个旅伴,时刻提醒着我们珍惜当下·······因为时不我待。我们现在应该如何生活远远比我们以前是什么样的要来得重要。”

——在进取号-D被毁后(《星际迷航:斗转星移》)

“不!不!我不要牺牲进取号。我们已经做出太多妥协,太多退让了。他们侵犯我们的星域,我们退让了;他们同化了整个世界,我们退让了。够了!这就是底线!就这么多!而且我将让他们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对莉莉·斯隆(Lily Sloane),关于向博格复仇和保住他的船(《星际迷航:第一次接触》)

“数据先生?”
“在,舰长?”
“闭嘴。”
“是,先生。”
“十五年了,我一直在等着这么说。”

——皮卡德和数据(《星际迷航:复仇女神》)

“事情只有在它们不可能发生时才是不可能的!”

——皮卡德(下一代:《当树枝折断时》)

“让我们的历史永远记住这个名字——进取号。”

——皮卡德(下一代:《昨日的进取号》)

口头禅 编辑

“就这么办。”

——他命令执行刚刚提出的主意(《星际迷航:下一代》)

“起航。”

——进入曲速的经典命令(《星际迷航:下一代》)

“热的格雷伯爵茶。”

——在复制机上点他的日常饮料(《星际迷航:下一代》)

“大副(Number one)。”

——他对于大副威廉·T·瑞克的称呼(《星际迷航:下一代》)

“见鬼!”或“天哪!”

——“他妈的!”的一种较为礼貌的表达(《星际迷航:下一代》)

“请进。”

——常常在有人想进他的房间时说(《星际迷航:下一代》)

“住嘴,卫斯理!”

——在某些场合···(《星际迷航:下一代》)

年表 编辑

2305年

出生于地球上的法兰西地区的德拉巴利

2322年

第一次申请进入星际舰队学院,但遭拒绝。

2323年

入读星际舰队学院,赢得学院马拉松比赛。

2327年

毕业于星际舰队学院,在与诺西甘人打架后植入人造心脏

2333年

接下星座级星舰联邦星舰占星者号的指挥权。

2346年

米兰达·维戈(Miranda Vigo)交往。

2355年

玛希亚之战中与一艘佛瑞吉舰艇交手;发明一种新的战术动作,后来被命名为“皮卡德回旋”。

2364年

接下联邦星舰进取号-D的指挥权;在第一次任务中遭遇了实体Q

2366年

博格俘虏并被迫加入博格集合体,作为博格的洛丘塔领导对联邦的入侵;包括在天狼星359战役中带领博格击败联邦。虽然博格控制了他,但他还是设法向进取号船员发送博格的信息,最终打败了博格。

2367年

通过直接干涉克林贡内战阻止了罗慕伦人接管克林贡帝国的企图。

2369年

发现了我们的银河系中第一个类人种族留下的远古的消息。

2370年

阻止了博格对联邦的第二次入侵,这是一群被人造人知识所影响的有个体意识的博格个体实施的。

2371年

进取号-D毁于维瑞迪安Ⅲ号星上空。

2372年

被任命为联邦星舰进取号-E的指挥官。

2373年

回到2063年粉碎博格创造一条联邦从未诞生的时间线的企图。

2375年

反抗星际舰队马修·多尔蒂上将以保护巴库人

2379年

罗慕路斯会见辛宗执政官——他自己的一个克隆体;在与弯刀号的交战中杀死辛宗。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