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尔法记忆

自治同盟战争

简体 | 繁體

211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聊天0 Share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自治同盟战争
USS Sitak and USS Majestic hit.jpg
联邦星舰斯塔基号(左下)被摧毁,联邦星舰庄严号(中央)严重受损,于回归行动——联邦同盟的一次惨胜
日期: 2373年-2375年
位置: 阿尔法象限
战果: 联邦同盟战胜
签署《贝久和约
交战双方
联邦同盟
星际联邦
克林贡帝国
罗慕伦帝国
(2374年-2375年)
贝久临时政府
(2374年-2375年)
卡达西解放阵线
(2375年)
卡达西联盟
(仅在卡达西之战
自治同盟-布林联军
自治同盟
卡达西联盟
(2373年-2375年)
布林邦联(2375年)
索纳
主要指挥官
联邦
本杰明·西斯科上校
威廉·罗斯将军

克林贡帝国
马托克将军/总理
高岚总理

罗慕伦帝国
克马拉·克里塔参议员
勒坦特参议员
维拉尔将军

卡达西解放阵线
德玛使节

自治同盟
女变形人
维庸

卡达西联盟
杜卡特上校
德玛使节(后来起义)
布鲁迦使节

布林邦联
高尔大将
普兰大将

军事力量
数量未知 最多时3万艘星舰
损失情况
未知,惨重 超过8.07亿卡达西人
阿尔法象限的詹哈达军队几乎全军覆没
布林人损失不详
“阿尔法象限看上去是彻底混乱的-它需要一些秩序···”
“把你所谓的‘秩序’强加于阿尔法象限···也许比你想象的要艰难得多。”
——女变形人欧多,2371年
自治同盟战争联邦同盟自治同盟在2373年到2375年之间爆发的一场惨烈的星际冲突,在稍早的时候它就已经奏响了序曲。阿尔法象限的主要势力都卷入了这场银河系历史上最血腥和最具破坏性的战争。

这场战争是自治同盟在阿尔法象限进行政治介入的一系列进程的高潮。一开始这是自治同盟和卡达西军队与脆弱的联邦-克林贡同盟之间的战争。后来罗慕伦星际帝国向自治同盟宣战,加入了同盟并最终扭转战局。

在岌岌可危的自治同盟与卡达西的联合中,政局的动荡最终导致卡达西军队的大规模起义。这时卡达西联盟开始分裂,这场斗争结束于自治同盟在卡达西之战中的战败。

战争导致了主要势力卡达西联盟的瓦解,克林贡国防军的惨重损失和双方的严重伤亡。在2375年这场战争结束于《贝久和约》的签订。

序幕 编辑

“你对这里开始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厄里斯,2370年

在2370年联邦与自治同盟进行了正式的第一次接触后,阿尔法象限的几大势力就开始与自治同盟进行冷战。在创始人对其它文明进行绝对控制的意志的驱动下,自治同盟通过贝久虫洞对阿尔法象限的入侵在所难免。通过派遣变形人冒名顶替阿尔法象限的重要人物,自治同盟通过三年的努力毁灭黑曜石组织,重创了Tal Shiar并差点引发联邦和参克西(Tzenkethi)之间的战争而且诱使克林贡帝国入侵卡达西联盟联邦

Dominion invasion.jpg

自治同盟入侵阿尔法象限

克林贡帝国与卡达西之间的战争为自治同盟在阿尔法象限找到立足点铺平了道路。在2373年年中,与克林贡人战斗不利的杜卡特上校通过谈判将卡达西联盟并入自治同盟并成为它的领导人。自治同盟立刻从伽玛象限每周抽调大批战舰和军队以加强卡达西的防御。有了詹哈达的帮助,杜卡特很快便撵走了克林贡人并清除了禁武区马奇游击队。与此同时,联邦和克林贡重新结盟以应对自治同盟的威胁。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卡达西边界的暴力冲突不断升级,比如说联邦星舰天安门号克林贡皇家战舰布摩斯号这样的舰艇被摧毁或者失踪。自治同盟也通过与阿尔法象限的其它势力签订互不侵犯条约来加强它的影响力,包括索利安米拉多恩贝久以及最为重要的罗慕伦星际帝国。在2373年末,联邦意识到战争即将爆发,于是开始在贝久虫洞入口布雷以阻止自治同盟的援军涌入。双方都清楚这个行动会导致战争的爆发。

战争开始 编辑

Dominion fires.jpg

战争的第一枪开向深空九站

“我们正在失去和平,这意味着战争是我们的唯一希望。”

——本杰明·西斯科,2373年

为了阻止联邦完成水雷区,一支庞大的自治同盟舰队在杜卡特和维庸的指挥下去夺取深空九站。本着对深空九站组员能够完成布雷任务的信任,星际舰队克林贡国防军没有支援空间站而是乘机摧毁了托罗斯Ⅲ号星(Torros Ⅲ)的自治同盟造船厂。雷区成功完成,但是联邦不得不放弃深空九站和贝久星系

在撤离的间隙,琪拉·奈瑞斯少校激活了西斯科197号程序以破坏深空九站的系统并使之在自治同盟接管前成为毫无生机的空壳。空间站随后被修复并恢复了最初的卡达西名称——泰瑞克·诺,它还变成了杜卡特的指挥所。然而,由于水雷有自我复制的能力,自治同盟拆除雷区的努力以失败告终。

自治同盟进军 编辑

Dukat and weyoun.jpg

杜卡特和维庸讨论自治同盟即将到来的胜利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联邦和克林贡军队在多个星区与自治同盟交锋,但是不断被打得丢盔弃甲。在一场战斗中,联邦第七舰队试图阻止自治同盟攻入泰拉星系(Tyra system),但是失利了并损失了112艘舰船中的98艘。星际舰队和克林贡国防军的士气异常低落。当联邦新闻社告知公民们前线的惨烈战况后,情况更加糟糕了。

虽然摧毁了在卡达西星域的自治同盟主要的ketracel白药储藏设施和阿格利斯集群的自治同盟探测阵列,但是同盟的胜利机会依然渺茫。白药供应的短缺吸引了自治同盟的注意力,德玛中校甚至提议如果没有新的供应的话就应该在最后一批白药中下毒。无论如何,自治同盟继续向联邦的领土深处推进,接近了瓦肯人波利人的母星。在深空九站,解除雷区的努力终获进展而且女变形人登站视察战局。

到了2374年的第二季度,同盟陷入困境。他们急需一次大胜,所以本杰明·西斯科上校说服星际舰队指挥部展开反攻。西斯科的计划——代号为“返回行动”,是重夺深空九站。因为深空九站扼守贝久虫洞,所以它是整个阿尔法象限最重要的战略位置。虽然这将是地球防御空虚,但是星际舰队批准了这个计划而且联邦军队开始在375号星站集结。

不幸的是,星际舰队不久便收到了深空九站反抗成员的消息,称自治同盟三天后就可以解除雷区了。此时,只有三分之二的特遣舰队就位而且克林贡人还没有决定是否参加这项计划。如果自治同盟获得了伽玛象限的援助的话,那么联邦的战败将不可避免。所以西斯科在只有六百艘船的情况下启动了返回行动。作为回应,杜卡特从前线调回了1254艘舰船去拦截联邦舰队。

Klingon fleet, Sacrifice of Angels.jpg

在重夺深空九站时,克林贡人协助联邦军队

由于数量上二比一的劣势,星际舰队在突破自治同盟的战线中遭受了巨大伤亡。随着克林贡军队的到来,战斗的天平倾向联邦的一边。联邦星舰挑战号是第一艘突破阵线的舰船,但是已经太迟了,没能阻止雷区的毁灭。眼见没有选择的余地,西斯科将挑战号驶入虫洞,面对着两千八百艘自治同盟舰船。出人意料的是,西斯科说服了先知毁灭自治同盟的军队以拯救贝久。由于没有援军的到来以及两百艘联军舰船逼近贝久星系,深空九站将难以防守。于是女变形人下令撤退。由于丢失了唾手可得的胜利以及女儿陶拉·泽亚尔的死亡,杜卡特发疯了并被联邦俘虏。德玛接替他成为卡达西联盟的领导人。

僵局 编辑

在自治同盟退回后方后,战争暂时平静下来。在这段时间,维庸和德玛向联邦请求和平。维庸提议重新划分联邦-卡达西边界,而争议星系将交给实际控制方。这项安排似乎对联邦有利。然而,朱利安·巴希尔医生领导的一个由基因改造人组成的智囊团识破了自治同盟的诡计,发现它的真正目的是获得卡巴瑞星系(Kabrel system),这可以使自治同盟有在阿尔法象限生产ketracel白药的能力。巴希尔建议联邦接受这项提议以给盟军争取重建的时间。然而联邦发表了反提议,导致这次对话没有任何成果。

Kudaketan-0.jpg

库达克-埃坦(Kudak'Etan),在阿尔法象限繁殖的第一批詹哈达

几周后,自治同盟又开始在边界地区活跃起来,寄希望于通过夺回深空九站而结束战争。盟军逐渐失去上风,联邦星舰本州号联邦星舰科斯特号被摧毁。自治同盟开始于猎户座犯罪集团建立联系,秘谋离间联邦和克林贡但是未能成功。由于无法获得来自伽玛象限的援军,自治同盟决定在阿尔法象限繁殖詹哈达并且全力建造战舰。而白药的短缺也因得到来自索纳人(Son'a)的补给而缓解。

在2374年末,自治同盟从卡兰德星区(Kalandra sector)攻入贝塔索(Betazed),在十小时内便夺取了整个行星和边远殖民地。随着控制了联邦领土的关键位置,自治同盟可以威胁到瓦肯安多利亚泰拉以及南门二。联邦同盟此时正承受着舰船和人员的短缺,如果没有转折的话,被打败只是时间问题。在贝塔索沦陷后,本杰明·西斯科上校认为无论如何也要把罗慕伦人拖入战争。

局势扭转 编辑

“想想看,他们正处于绝佳位置。他们只需要静观他们的最大对手在这场漫长而又血腥的战争中被拖垮。而没有人威胁到他们的利益。他们干嘛要冒险?他们没理由要加入这场战争。”

——婕琪娅·戴克斯,2374年

虽然罗慕伦星际帝国此时正保持中立,但是他们对自治同盟战舰穿越他们的星区去伏击联邦舰船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西斯科和伊利姆·盖瑞克在星际舰队的许可下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以栽赃自治同盟暗杀维奈克(Vreenak)参议员Tal Shiar在维奈克的遗物中找到了一个记录棒,显示了一次自治同盟关于入侵罗慕伦领空的高层会议。作为回应,罗慕伦帝国向自治同盟宣战,在他们的边界开辟了第二战场。这缓解了联邦和克林贡的压力而且在几个月后,自治同盟被逼回班扎(Benzar)。

联邦继续争取周围种族的支持,在2374年,联邦议会通过星际舰队中唯一的佛瑞吉人——诺格少尉向伟大的内格斯扎克传递了一条外交信息。杰克·西斯科推测这是结盟的申请。第二年,联邦在埃沃拉(Evora)刚刚发明了曲速的情况下接受了他们。

Federation Alliance fleet.jpg

2374年,联邦同盟夺取秦托卡星系

由于罗慕伦人加入联邦同盟,对卡达西星域的攻击成为了可能。罗慕伦人保守地认为要取得进攻的胜利将付出惊人的代价。但是西斯科坚持认为战胜对方的唯一办法就是摧毁自治同盟赖以维持战斗的军事设施。秦托卡星系(Chin'toka system)被选作了目标,因为那里的防御由于战线的拉长而变薄弱了。然而,卡达西人最近在星系布置了一种轨道武器平台网络,它们在盟军进行攻击时上线了。这些平台在迈尔斯·奥布莱恩士官长和盖瑞克找到击毁中央能量来源前重创了盟军舰船。在平台失效后,盟军很快便夺取了秦托卡星系。

成功夺取秦托卡极大地提升了联邦同盟的士气,然而自治同盟顽强的抵抗是联邦不能继续深入卡达西星域。在莫纳克Ⅳ号星,一支克林贡舰队被击退了,损失至少百分之三十。秦托卡不断遭受自治同盟舰船和地面部队的反攻。联邦在秦托卡的一个重要战果就是自治同盟的一座子空间中继站——AR-558,它及时提供了重要的军事情报。

在另一条战线,联邦同盟取得了更大的胜利。基于盖瑞克提供的情报,盟军在卡兰德星区发动了新攻势并夺回了卡兰德星系。因为克林贡猛禽舰更加快速和灵活,马托克将军对卡达西星域发动袭扰并摧毁了许多重要目标。在战争中的合作同时加深了联邦和罗慕伦人的外交关系。在另一边,德玛使节对自治同盟日益失望而且被维庸漠不关心卡达西人的生命和利益的行为所激怒了。

在2375年早期,联邦得知了决定成败的一个进展——创始人正饱受一种成形素病毒的折磨而且它即将会毁了大连接。后来,有人发现这是31区所创造的病毒。巴希尔医生和奥布莱恩士官长试图从31区特工卢瑟·斯隆那里获得这种疾病的治疗方法。但是联邦议会出于战略考虑决定不给自治同盟提供治疗方法。联邦同盟中的一些人认为这是种族灭绝的行为。

新盟友 编辑

“德玛使节也许是拯救阿尔法象限的关键。”

——本杰明·西斯科,2375年

为了寻找扭转战局的方法,在2375年末女变形人与闭关锁国的布林邦联展开秘密谈判以建立联盟。她同意用卡达西的一些领土作为交换,然而德玛非常反对但不得不同意。这个新同盟进一步撇开了卡达西,又因第十一军团塞普蒂默斯Ⅲ号星(Seotimus Ⅲ)遭到屠杀,最终致使德玛起义反抗自治同盟。

USS Defiant destroyed.jpg

布林在重夺秦托卡时击溃了盟军

布林参战并立刻对地球上的星际舰队总部发动突然袭击。虽然他们的军队被消灭了,但是布林造成了旧金山的大量伤亡和损坏,而且这是对联邦的重重一击。布林在随后的第二次秦托卡战役中重创盟军,在312艘星舰组成的援军出发前突破了盟军的两处防御。在紧接着的战斗中,布林发射了一种迄今还不明确的能量抑制武器,使除了一艘船之外的所有盟军舰船动弹不得。自治同盟不费吹灰之力便夺取了秦托卡,但在他们凯旋时,德玛使节宣布卡达西解放阵线成立并摧毁了自治同盟在荣戴克Ⅲ号星(Rondac Ⅲ)的克隆工厂

在秦托卡没有被布林的能量抑制武器影响的舰船是克林贡皇家战舰克唐号,原因是它在战斗前改动了舰船的引擎。于是马托克将军命令所有的克林贡战舰进行同样的改动,在第二天便有了一千五百艘可部署的战舰。由于联邦和罗慕伦仍然无法抵御这种武器,所以克林贡人只得以一比二十的劣势维持战线。马托克将军命令他的部队结成小组进行袭扰活动以使自治同盟失去平衡并以防他们组织大规模进攻。

然而盟军的防御被高岚总理危害了,他认为马托克蒸蒸日上的声望威胁到了他的地位。高岚便对克林贡军队直接指挥并不断把马托克送入无用的进攻,希望借此除掉马托克或让他失去声望。这些战斗,比如说对阿维纳尔Ⅶ号星(Avenal Ⅶ)的进攻克林贡人有六比一的优势,但这浪费了克林贡的船和人却没有任何收效。由于战争陷入了危险的境地,西斯科上校命令沃尔夫少校解决高岚的问题。在高岚宣布将对萨派迪恩Ⅴ号星(Sarpedion Ⅴ)进攻的计划后,沃尔夫挑战了他的领导人地位并在决斗中手刃了高岚。随后,沃尔夫把克林贡帝国的总理交椅给了马托克。

Damar preaches freedom.jpg

德玛反抗自治同盟的号召得到广泛响应

与此同时,卡达西人的起义在进攻荣戴克Ⅲ号星而损失过半后转入地下。联邦向起义者提供复制机和武器并且让琪拉·奈瑞斯、盖瑞克和欧多帮助德玛训练他的部队的游击战术。有了他们的帮助,卡达西解放阵线对自治同盟的目标进行了一系列破坏并且把布林能量抑制武器偷给盟军。不幸的是,他们的成功是短暂的,由于瑞瓦克上校的背叛,自治同盟摧毁了解放阵线的所有十八个基地。德玛、琪拉和盖瑞克在军事起义失败后到卡达西主星米拉处避难。在那里,他们了解了德玛的信念,他的事迹极大地激励了卡达西人民。在炸毁了一处詹哈达军营后,德玛便号召所有的卡达西公民加入反抗自治同盟的斗争。

战争结束 编辑

虽然卡达西的起义被镇压了,但是盟军找到了防御布林能量抑制武器的方法并占据了上风。随后,女变形人命令所有部队撤出已占领区并在卡达西星域加强防御。她希望联邦同盟能因突破防线的巨大代价而止步以给自治同盟重建的时间。此时,盟军正讨论是否应该停止进一步的攻势。由于自治同盟令人惊叹的造船和军队建设速度,西斯科上校、马托克总理和其他指挥官最终同意不应该给它喘息之机。联邦同盟准备发动一场兵分三路攻向自治同盟在阿尔法象限的心脏——卡达西主星的大决战。

Federation Alliance fleet departs DS9.jpg

联邦同盟的舰队从深空九站开赴卡达西

同盟的入侵舰队从深空九站出发并与自治同盟和布林的军队展开决战。在惨烈的战斗中,包括罗慕伦旗舰在内的超过三分之一的盟军舰船战毁。与此同时,卡达西解放者破坏了卡达西主星的能源、运输和通讯系统,导致整个行星与外界失联而且切断了自治同盟总部与前线部队的联系。作为报复,詹哈达毁灭了拉卡伦市(Lakarian City)和它的两百万市民。这不但没有镇压住起义,这个暴行导致了卡达西舰队在战斗中倒戈。由于卡达西军队反抗,自治同盟不得不彻底报复整个卡达西主星。愤怒的女变形人下令处决卡达西领导人并清除所有卡达西人口。詹哈达部队于是一座接一座地摧毁卡达西城市,屠杀了数以百万计的人。

Cardassia in ruins.jpg

卡达西主星在詹哈达手中成为一片废墟

这场战争自治同盟是输定了,但是女变形人对征服阿尔法象限各个势力的决心毫不动摇。她命令詹哈达和布林军队抵抗到底,以使盟军付出惨重代价而不能对伽马象限的大连接造成威胁。当联邦、克林贡、罗慕伦河卡达西舰船包围了卡达西主星时,卡达西解放斗士们攻入了自治同盟总部,但是德玛不幸牺牲。琪拉和盖瑞克俘虏了变形人而且欧多传送下来和她连接。欧多说服了她投降并作为战犯接受审判,作为交换,他将回到大连接从成形素病毒中拯救创始人。

余波 编辑

“这是一个值得享受的时刻。敬胜利!努力的战斗获得了回报。”
“突然我不觉得渴了。”
“我也是。”

——马托克本杰明·西斯科威廉·罗斯,2375年

Female Changeling signs Treaty of Bajor.jpg

《贝久和约》的签署正式结束了战争

在卡达西之战的几天后,在深空九站签署了投降书——《贝久和约》。这个条约要求自治同盟全面撤回伽玛象限,阿尔法象限将恢复在星历50564.0时的状态——就是在自治同盟入侵前夕。

自治同盟战争造成了长期影响而且所有势力都被卷入。克林贡帝国的实力退回了十年前,而这是最初影响联邦和罗慕伦星际帝国的事件在2379年导致了一次短期冲突。然而,最惨的是卡达西主星,八亿公民被詹哈达杀害,包括许多卡达西联盟中最出色的人物。阿尔法象限失去了一个主要势力,而这对于银河系的影响将在多年后浮出水面。

附录 编辑

参见 编辑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