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尔法记忆

罗慕伦人

简体 | 繁體

211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聊天0 Share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罗慕伦人
瓦尔多尔,一名2154年的罗慕伦男性瓦尔多尔,一名2154年的罗慕伦男性
类型: 类人生物
发源地: 罗慕路斯
一名2268年的女性罗慕伦指挥官一名2268年的女性罗慕伦指挥官
"罗慕伦人,他们还是像预料中的那样背信弃义!"
– 维庸, 2375年 (沙中影)

罗慕伦人是来自罗慕路斯星的一个类人种族。罗慕伦人再生理上是瓦肯人的近亲,他们的祖先是在觉醒时代(Time of Awakening)由于反对苏拉克(Surak)的改革而出走的瓦肯人。罗慕伦星际帝国是罗慕伦人的国家,还是银河系主要势力之一。

起源 编辑

参见:罗慕伦历史

古代起源 编辑

史波克中校曾推论过萨尔贡人(Sargon)大概在六十万年前在瓦肯殖民。萨尔贡人相信人类和瓦肯人也许是他们早期旅者的后裔。

随着古代类人生物(ancient hunaniod)先祖在24世纪被发现,在已知星系的大多数类人生物实际上拥有一个引导他们进化为类人生物的“种子”基因密码

现代起源 编辑

在4世纪,当苏拉克推动的遵循逻辑而摒弃情感的改革风靡整个瓦肯时,有一小部分人反对苏拉克的思想。那些在猛禽旗帜下游行的人在4世纪离开了瓦肯,而猛禽成为了罗慕伦星际帝国的国徽。后来,他们的一些后代在考尔德Ⅱ号星(Calder Ⅱ)、戴西卡Ⅱ号星(Dessica Ⅱ)、德拉肯Ⅳ号星(Draken Ⅳ)、雅达拉主星(Yadalla Prime)和巴拉戴斯Ⅲ号星(Barradas Ⅲ)定居。一支古代的旁系文明——德布鲁恩(Debrune),曾经在巴拉戴斯Ⅲ号星生活,但在24世纪他们已经灭绝了。

在某一时刻,另一组人在一对称作罗慕路斯瑞摩斯的姐妹星上定居。罗慕路斯是M级行星而瑞摩斯是一颗环境恶劣的行星但因出产二锂而出名。在定居后,这两颗行星便成为了一个在日后征服了许多世界的星际帝国的基础,疆域达到阿尔法象限贝塔象限。最后,这股势力成为了人们所知的罗慕伦星际帝国。

Romulus Destroyed in 2387.jpg

罗慕路斯被毁

在2387年,在罗慕路斯附近的一颗恒星便成了超新星史波克大使尝试使用红物质阻止这个超新星摧毁罗慕路斯,但是他没能成功而罗慕路斯惨遭毁灭。一艘名叫那拉达号(Narada)的采矿船幸存,而船长尼禄(Nero)率领这艘船回到过去去攻击史波克的母星——瓦肯以进行复仇。他还计划摧毁所有的联邦行星以使罗慕路斯能够“自由”而且有可能征服其他地方。尼禄的计划的第一步获得了成功,大部分的瓦肯人遇难。然而,那拉达号和它的船员在地球之战中被新时间线的詹姆斯·T·柯克率领的进取号摧毁了。

参见 编辑

镜像宇宙 编辑

镜像宇宙中,罗慕伦人似乎没有卷入地球义军克林贡-卡达西同盟的斗争中。

假扮他在镜像宇宙中的对应者的本杰明·西斯科告知詹妮弗·西斯科他将要拜访罗慕伦人看看能否得到他们的帮助。这实际上是他设法返回深空九站的借口。

对外事务 编辑

第一次接触 编辑

地球知道罗慕伦人之前他们就知道人类了。通过渗透入瓦肯最高指挥部的高层,人类给罗慕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使他们困惑。地球星舰进取号曾遇到过一片罗慕伦雷区,这是人类第一次意识到罗慕伦的存在。甚至在地球-罗慕伦战争后,直到23世纪人类才与罗慕伦人有了视觉接触。

在《阿尔杰农条约(Treaty of Algeron)》生效后,罗慕伦便在政治和社会上与联邦隔绝。在2364年末,在一座靠近联邦中立区的罗慕伦前哨站发生了一次无缘无故的攻击。罗慕伦人一开始怀疑联邦实施了这次进攻,但后来他们发现对此负责的应是博格。这个事件结束了罗慕伦与联邦的政治隔离。

与其它种族的关系 编辑

由于他们的恐外心理和种族主义思想,罗慕伦人更愿意征服别的种族而不是与他们建立联盟。罗慕伦人队外族也是充满了轻蔑。

当情况符合他们的目的是,罗慕伦人还是愿意使用外交手段的。在23世纪60年代中期,当他们脱离了一个世纪的孤立状态后,他们在联邦建立了至少两座大使馆。有一座是与克林贡帝国一起建立在尼伯斯Ⅲ号星(Nimbus Ⅲ)上而另一座是在地球上。

Federation Alliance fleet departs DS9.jpg

罗慕伦与克林贡及联邦联手对抗自治同盟

克林贡和罗慕伦曾经在23世纪60年代后的数年里是同盟。数年后,由于一系列的事故,包括基度玛大屠杀,导致了克林贡人极度痛恨罗慕伦人而罗慕伦人成为了克林贡社会最看不起的种族。

有一段时间,在罗慕路斯有一座卡达西使馆,而且伊利姆·盖瑞克在那里受“雇”为“园丁”,这表明这两个种族曾保持过活跃的外交关系。在2371年,罗慕伦和卡达西的情报机构——Tal Shiar黑曜石组织实施了一次攻击自治同盟的联合行动。在罗慕伦人加入自治同盟战争后,他们便于卡达西人切断了联系。但是在这之前他们的关系是何时结束的仍然未知。

罗慕伦人有一句谚语是“永远不要背对布林人。”这个评价虽然带有幽默,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两个种族之间的敌意。在自治同盟战争中,有位布林的大将(Thot)断然拒绝把布林割给罗慕伦以换取他们的帮助,这体现了两个种族之间有着不友好的历史。

罗慕伦人最不喜欢的种族是瓦肯人而这个世仇要追溯到几个世纪前。由于一个Q试图自杀的行为,这两个种族出现了裂痕并最终引燃了长达一百年的战争。

这两个种族之间互不信任的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有些罗慕伦人对此感到厌倦了。于是在罗慕路斯的一场底层人民组织的重新统一罗慕伦和瓦肯的运动蓬勃发展了一段时间。有一种普遍的假设认为罗慕伦人和瓦肯人再分裂后便不再承认有共同的祖先。

虽然罗慕伦/瓦肯分裂的确是在苏拉克的学说普及后,但究竟是何时尚不明确,甚至一张有理可据的时间表都没有。但按照地球历法,这大概发生在公元4世纪左右。

生理 编辑

由于他们的共同祖先,瓦肯人和罗慕伦人拥有相似的生理特征,包括皮肤的颜色。罗慕伦人有一对尖耳朵和上扬的眉毛,在动脉中被氧化的基血液呈绿色而在静脉中由于未被氧化呈赭色。大多数罗慕伦人在他们的鼻梁上方有两道眉弓,在前额上呈现V型。但是有些人没有眉弓,这使得他们与瓦肯人更加接近。

这些没有眉弓的罗慕伦人再23世纪占大多数,但是在24世纪却一个也没有直到《星际迷航》中的尼禄和他的船员出现。对于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尚未有可靠的解释。StarTrek.com认为大多数有眉弓的罗慕伦人是一个在瓦肯上与瓦肯人共同进化的不同种族。在一次采访中,2009年的星际迷航的首席艺术设计师内维尔·佩奇(Neville Page)有一种不同的解释。在他参与制作这部电影时,他一开始创作了一个背景故事来解释他们的外貌改变的原因。他说这是因为他们的痛苦、愤怒和坏人形象,罗慕伦人选择整容并在他们的前额上留下疤痕。许多年后,这种改变深入到了基因层面,最终这成为了所有罗慕伦人的自然特征并与他们的瓦肯同胞产生了明显差异。
根据《星际迷航5:终极先锋》的一段删去的场景,科尔德(Korrd)将军在与凯瑟琳·达尔(Caithlin Dar)一段对话中表示罗慕伦女性在结构上比较独特,但是这个评价从未被证实。
罗慕伦人的心脏是灰色的。

尽管他们有共同的祖先,但是罗慕伦人和瓦肯人仍有细小的内部生理差别。他们的生命信号在联邦星舰进取号的传感器看来有足够大的差距以至于帕维尔·契珂夫能够轻而易举地从一整艘星舰的罗慕伦人中辨别出他的同事史波克

罗慕伦人和瓦肯人的生理差异在贝弗莉·克洛夏医生没能治疗一名罗慕伦人——帕塔克(Patahk)时格外明显。他当时正忍受着高级突触衰退,但是治疗瓦肯人的方法在他身上并不适用。事实上,后来确定了罗慕伦人和克林贡人的基因相似度能使他们的核糖体在治疗时互容。克洛夏医生确实从先前的经验中学到了有关罗慕伦人的生理构造和人体化学的知识来调整医疗设备以应对罗慕伦人并成功救治了一名因烧伤而感染的罗慕伦人。在这次事件后,克洛夏医生甚至开始学习关于罗慕伦人的生理和医学知识。

泰罗瑟卡病毒(Terothka virus)致感染罗慕伦人。他们同样易感图万综合症(Tuvan syndrome)。

Sela.jpg

塞拉(Sela),一名罗慕伦/人类混血儿

罗慕伦人与人类克林贡人可以互孕。

在《星际迷航2:可汗怒吼》中,关于莎维可(Saavik)是半罗慕伦半瓦肯人的片段被删除。但这在小说版的《星际迷航3:寻找史波克》中提及。
如果ENT能拍到第五季的话,特珀的半罗慕伦血统也将被揭晓。

罗慕伦人不像苏拉克的追随者们,他们缺乏严格的精神训练。他们是易冲动的种族,很容易产生极端情绪。

另外不同于瓦肯同胞的一点是,他们与人类相比没有明显的力量优势。

社会 编辑

在罗慕伦社会中,军事和政治等级影响了人们的社会地位。因为罗慕伦是一个尚武的文明,他们认为保卫罗慕伦帝国和维护他们的个人荣誉是最重要的。军衔是他们社会地位是否显赫的决定性因素。然而,虽然军队在罗慕伦社会中扮演主要角色,但是控制政府的是罗慕伦参议员。

Emperor shinzon.jpg

人类克隆体辛宗(Shinzon)在2379年发动政变后成为执政官。

在历史上,罗慕路斯一度是女皇统治的元首制国家。到了23世纪,最高权力被主持罗慕伦参议院执政官掌握。执政官还领导永续委员会——一个由帝国精英构成的决定罗慕伦命运的组织。

到了24世纪,罗慕路斯的政府需要依靠罗慕伦秘密警察Tal Shiar来保持公民和军队的秩序和稳定。Tal Shiar以它残忍的手段而闻名,包括常规的绑架,拷问和刺杀。因为不想吸引Tal Shiar的注意力,许多罗慕伦人害怕发表异议。也有消息称军队和Tal Shiar之间关系紧张。

罗慕伦社会建立在高度结构化的等级制度上。不同于阿尔法和贝塔象限的其他高度进化的种族,罗慕伦人仍旧实行奴隶制,比如说瑞摩人就是他们的奴隶,通常被用作劳工和炮灰。

罗慕伦人极度排外,他们社会充斥着孤立主义。而且罗慕伦人是彻底的种族主义者,总认为自已比别的种族高级。有一些罗慕伦人甚至认为罗慕伦帝国终将统治整个银河系。对于迈尔斯·奥布莱恩来说,罗慕伦人认为现存的每一个科技都是罗慕伦人首先发明的。

罗慕伦人不论是男是女都可以指挥战舰,取得政治高位和加入Tal Shiar。

参见 编辑

文化和传统 编辑

“偏执是你的一种生活方式,不是吗?”

——医生瑞卡(Rekar),2374年

罗慕伦人缺乏苏拉克追随者开发的严格的精神训练。和瓦肯人一样,罗慕伦人也放弃了暴力的生活方式。然而,对于一些罗慕伦人,它被替换成了一种受控制的阴险性格。作为一个种族,罗慕伦人被认为是两面派。但是他们政府的作为逐渐使他们的信誉提升了。

在23世纪,罗慕伦人依旧对犯人实施死刑,通常是以痛苦的方式。在执行死刑前,罗慕伦人许可犯人发表声明的权利。

罗慕伦人不愿与对手公开为敌,所以他们通常以守株待兔的方式操控对方。试图通过让对方打破协议来取得充分的开战借口。

他们还以害怕耻辱甚于死亡闻名。罗慕伦父母会处理掉生来带有缺陷的婴儿,因为抚养他们长大是浪费资源的行为。

罗慕伦社会充斥着极权主义,所以持不同意见常常是违法行为。罗慕伦的安全官员经常伪装成一般公民,这导致罗慕伦人极度多疑。

有一句普遍的罗慕伦礼貌用语是“Jolan Tru”,虽然它的准确意思尚不明朗,但人们在打招呼和道别时常常使用它。

在24世纪,一场呼吁学习瓦肯人和他们的思想的不同政见运动势头高涨。这个运动的最终目的是再统一罗慕伦和瓦肯。史波克大使被卷入这个运动。

Ayel.jpg

阿耶尔,一名罗慕伦矿工

虽然大多数像诺西甘(Nausicaan)、布林甚至克林贡这样的好战而黩武的种族经常当雇佣兵,但罗慕伦人很少这样做。这大概由于罗慕伦人的优越心理,大多数罗慕伦人认为这样的工作不配给他们做,他们更愿意服务于罗慕伦帝国。然而,迈尔斯·奥布莱恩曾经与一名罗慕伦佣兵玩过坦戈(Tongo)游戏。如果需要匿名的话,他们通常会雇佣比如弗拉锡安人(Flaxian)这样的刺客去执行他们的“正义”。

在《星际迷航》的前传漫画中说明了当所爱的人死去后,在身上画下他们所受的痛苦是一项罗慕伦传统。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图案会褪去,这就是哀悼的全过程。尼禄和他的船员在身上刺青,这样痛苦就永远也不会消失。

食物和饮料 编辑

人物 编辑

技术 编辑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