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尔法记忆

琪拉·奈瑞斯

简体 | 繁體

211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聊天0 分享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Kira Nerys, 2375.jpg
琪拉·纳瑞斯上校,于2375年
性别:
种族: 贝久人
隶属于: 贝久民兵组织
星际联邦星际舰队
军衔: 上校(贝久民兵组织)
中校(星际舰队)
职务: 深空九站指挥官
状态: 活跃(2375年)
出生: 2343
父亲: 琪拉·塔班
母亲: 琪拉·米卢
兄弟姊妹: Kira Reon(弟弟)
Kira Pohl(弟弟)
子女: 琪拉吉•奥布莱恩
(为惠子•奥布莱恩代孕)
演员 Nana Visitor
Kira Nerys, 2369.jpg
琪拉·纳瑞斯少校,于2369年
“总是要打游击战,总是战力悬殊,只能靠吞咽仇恨和热血存活。这样艰苦的人生蚕食着你,日复一日,每天你都有一小部分的生命在死去。”

——琪拉•奈瑞斯,于2372年,"Return to Grace"

琪拉•奈瑞斯是贝久民兵组织的一名上校,在此之前,她参与了卡达西占领期间在贝久抵抗组织,并且在2375年短暂地担任过星际舰队中校。她在星际舰队深空九站上担任了贝久联络官的职务,后来获得了空间站的指挥权。琪拉在卡达西反抗自治同盟的胜利中具有不可或缺的地位。

童年 编辑

Kira Nerys, age 3-0.jpg

琪拉·纳瑞斯,于2346年

大约于2343年,琪拉·奈瑞斯出生于贝久星的Dahkur省,在Singha贝久难民营度过了很长时间。在2346年,她的母亲琪拉·米卢被带到泰瑞克诺空间站充当卡达西人的慰安妇。当时她只有三岁,年纪太小,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父亲琪拉·塔班只告诉孩子们母亲已经死了。直到2374年,奈瑞斯用时间神球穿越回了2346年,才知道了真相。三岁的小奈瑞斯瞥到了未来的自己,但未来的她化名成了"Luma Rahl",所以小纳瑞斯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母亲被带走之后,奈瑞斯和弟弟们被发放了更好的食物。很多贝久人,包括奈瑞斯自己,都把慰安妇们划归成了通敌的叛徒,但是她的父亲觉得米卢为了家庭做出了极大的牺牲,总是告诉女儿,她的母亲是他所认识的最勇敢的女人 (DS9: "The Maquis, Part I", "Wrongs Darker Than Death or Night")

年幼的琪拉常常会陷入麻烦,因为她喜欢惹恼大人。但卡达西对贝久的占领改变了她的整个人生,将她引向了参与战斗谋求解放的道路。2369年,纳瑞斯告诉欧帕卡教宗,自己小时候只知道暴力。(DS9: "Battle Lines")十二岁的时候她开始与贝久反抗组织接触,那时候她在营地里和夏卡尔反抗小队的领袖夏卡尔·艾顿交往甚好。 (DS9: "Duet")

贝久反抗组织 编辑

Kira nerys in the resistance-0.jpg

在夏卡尔反抗小队时的琪拉

到了2369年年底,琪拉给夏卡尔反抗小队干一些跑腿、清理武器之类的活。有一次他们需要更多人手来策划一场伏击,琪拉立马看到了机会,自愿参加行动。即使所有人都觉得她年纪太小了,Lupaza还是支持了她,说她有一颗sinoraptor兽的心,而且除了接受她的帮助,他们别无选择。Furel拿琪拉开玩笑的时候,Lupaza揍了他。最终夏卡尔亲自批准了接纳这位少女,琪拉得以参与了伏击。 (DS9: "The Darkness and the Light")

该次伏击是她的第一次行动,她永远不会忘记。队伍在山脊上埋伏的时候,她又冷又怕,只能通过咬手指来保持血液的流动。她还害怕夏卡尔小队里的其他人注意到了她的举动。三四个小时后,他们等候的战车出现了。车门刚打开,第一个卡达西人刚露面,她就举枪开火,直到电池耗尽。一切结束之后,她头昏眼花,面露微笑,知道自己没让别人失望。事后,Lupaza用被毁战车的金属材料给她做了一枚贝久耳饰,她会把它佩戴终身。(DS9: "Shakaar")

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之后,琪拉·纳瑞斯正式成为了贝久反抗组织的成员。 (DS9: "The Darkness and the Light")

在另一次行动中,琪拉在Gul Pirak的房屋外布了一枚炸弹,所导致的爆炸蒸发了整个东厢房,导致了十二名卡达西人的死亡,其中包括Pirak全家。另有二十三人致残,其中包括 Silaran Prin. (DS9: "The Darkness and the Light")

琪拉还参与了针对Haru前哨的突袭。多年之后,她依然对那些行动中自己做的事情存有噩梦。 (DS9: "Past Prologue")

后来,琪拉被送到了泰瑞克诺空间站,从药剂师Vaatrik那里获取出卖地下组织的贝久叛徒的名单,他是杜卡特与叛徒们之间的直接枢纽。到达不久他就遇见了Vaatrik,和他成了朋友。一天晚上,琪拉闯入他的药店寻找名单,突然Vaatrik回来了。别无选择之下,琪拉杀掉了他,付费给夸克处理后事。

Vaatrik的死亡警醒了杜卡特,暗地里指定欧多来调查。琪拉被Vaatrik的妻子Pallra怀疑了,她以为自己的丈夫和琪拉有婚外情,但琪拉向欧多否认了这种猜想,之后又不得不“交代”自己是地下组织一员,所以Vaatrik被杀死的时候,她实际上正在和反抗组织一起引爆采矿处理机。琪拉成功地解除了欧多对自己的怀疑。(DS9: "Necessary Evil")

卡达西人们从来没把琪拉当成过重要威胁,在安全档案里把她描绘出“低级工作人员,所参与活动仅限于给恐怖分子头领跑腿。”(DS9: "Battle Lines")

Deep Space 9: 2369 编辑

2369年卡达西撤军之后,琪拉加入了贝久民兵组织,军衔为少校,被任命为深空九站的贝久联络官。她既要保持对贝久的忠诚,又知道需要借助联邦的力量来保卫自己母星的安全,十分两难。当第一次与本杰明·西斯科中校见面的时候,她说自己觉得联邦不该来干涉贝久。但是,虽然琪拉和西斯科在很多事情上意见不合,她最终还是成为了他得以信赖的左右手,成为了空间站的副官。 (DS9: "Emissary", "The Homecoming")

卡达西人攻击了一名前贝久反抗斗士Tahna Los的船只,声称他是恐怖分子。在救回他后,Tahna Los欺瞒了少校。尽管西斯科中校心存疑虑,琪拉还是劝服了他来帮助他。然而很快Tahana暴露了真正的意图,也就是炸毁虫洞入口,好让联邦和卡达西人都远离贝久领土。琪拉成功挫败了恐怖分子的计划。(DS9: "Past Prologue")

有一次空间站传染了病毒,站员们患上了失语症,结果显示是贝久反抗组织留下的地雷。琪拉查到了埋设病毒的Surmak Ren,最终配出了解药。(DS9: "Babel")

Nerys and Mullibok (2369)-0.jpg

Kira and Mullibok

除了在空间站的职责,她还被召唤去贝久解决了一系列难题。她帮一个叫Mullibok的老头搬家,好给贝久新建设让路。(DS9: "Progress")

欧帕卡教宗来空间站的那回让琪拉深感失落。她和西斯科和巴希尔一起带着欧帕卡穿越虫洞,结果坠毁在一颗处于永恒内战中的星球上不能脱身。在那里,人死了之后会迅速地复活,再继续打仗。欧帕卡在坠机中死亡,但很快复活了。行星力场被打破了的时候,欧帕卡决定留下来帮助他们停止这场战争。(DS9: "Battle Lines")

一个包含一整个古代种族文献的能量矩阵控制了琪拉,让她领导了一起反对西斯科的兵变。它感染了一艘身处伽马象限的克林贡船的船员,被唯一剩余船员带上了空间站,而且他随后就自杀了。接着它继续感染空间站站员,将琪拉变成了心狠手辣的兵变头目。欧多最终将受感染人员关进了单独的停泊港口,再用他和巴希尔医生写的程序将矩阵驱逐出受感染人员的身体,让它在港口进入停滞状态,随后用宇宙真空抽干港口,被感染的人员恢复了正常。(DS9: "Dramatis Personae")

这一年的末尾,琪拉碰见了臭名昭著的Gallitep劳改营的前军官,一个卡达西人。他患有由矿井事故导致的Kalla-Nohra综合征。琪拉指控他是一名战犯。他说自己的名字是Marritza,是当时营里的文书。在检查了劳改营的照片后,可以看出他真实的身份是Gul Darhe'el,,劳改营的指挥官。

他对少校承认了身份,接着又叙说起自己在营地里造成的死亡以图吓到她。他谴责她也是战犯,因为她的恐怖活动害死了一些无辜的卡达西人。欧多进入调查,发现所谓的"Darhe'el"实际上就是Marritza,整容成了Darhe'el的样子。他希望自己被抓住,被审判,这样一来,所有的罪过都能被曝光出来。他希望所有卡达西人都会被事实震惊,认识到他们犯下的罪行,这样新的政府才能建立起来。看到他对罪行的忏悔,对过去的悲恸,琪拉放过了他,认为他如果活下来在卡达西推动改变会更好,但很快他就被站上的贝久人刺杀了。琪拉跪在Marritza的尸体边,认识到自己以后再也不能仅仅因为一个人是卡达西人就认为他是罪人。(DS9: "Duet")

2370-2371 编辑

琪拉救下Li Nalas,希望他能联合贝久的不同派系。“圆圈”是一个激进贝久团体,试图推翻贝久现有政府并且把联邦人从深空九站赶走,在抵抗他们的时候琪拉与联邦人共同作战。她被抓住了,经受折磨,但拒绝向他们吐露任何空间站的安全秘密。后来她知悉这个团体实际上是卡达西人资助的,目的是制造混乱,好让卡达西重新占领贝久,于是前往贝久,将证据放在了部长议会面前。她的帮助终止了这场威胁。(DS9: "The Homecoming", "The Circle", "The Siege")

她成了主教温·阿达米的仇敌。琪拉认为温应该向教宗选举中支持率比她高白瑞尔主教被刺杀一事负责。白瑞尔突然退出了,为了保住欧帕卡在占领期间守住的一个秘密。温赢得了教宗地位,打算继续占领俗世的贝久临时政府。琪拉对教宗保有深深的不信。(DS9: "In the Hands of the Prophets", "The Collaborator", "Shakaar")

一个叫作Vaatrik Pallra的贝久人在拿到了贝久通敌叛徒的名单后,试图谋杀夸克。这件事重开了五年前的谋杀旧案,在那场案子中,琪拉少校被怀疑有罪。那时虽然各种证据都指向了琪拉,但她第一次遇到欧多的时候,告诉他自己没有杀人,因为案发时,她作为地下组织成员,正在捣毁空间站别的地方。欧多相信了,没有捉拿她。当他破了试图谋杀夸克的案子后,他才意识到琪拉真的是杀死Pallra的丈夫的凶手,因为那人是个通敌叛徒。(DS9: "Necessary Evil")

来自伽马象限、称自己种族为Skrreea的难民们来到了空间站,他们认为贝久是他们失落已久的伊甸园。他们希望能住在贝久,可是被拒绝了,因为临时政府担心尚未恢复的星球无法承受激增的人口,琪拉也赞同这个决定。正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琪拉才意识到这些Skrreea人是能干的种植专家,可以留在贝久上开掘土地,终止饥荒。 (DS9: "Sanctuary")

她和欧多在2371年一起发现了他的族人正是“造物者”,是自治同盟的统治者。同年她又被一群卡达西人绑架,整容成卡达西人的样子。他们几乎让她相信自己是一个叫做Iliana Ghemor的间谍,被安插在贝久反抗组织里。在伊利姆·盖瑞克的帮助下,她被救了出来。后来她又被卷入了托马斯·瑞克代表马奇游击队攻击卡达西的事件中。(DS9: "The Search, Part I", "Second Skin", "Defiant")

她还是首批穿到镜像宇宙的深空九站站员之一,在那里她遇到了自己的镜像体“监督官”,联盟里最邪恶的人之一 (DS9: "Crossover")

2372-2373 编辑

琪拉帮助击退了克林贡人对深空九站的入侵。克林贡人相信卡达西军事政府的衰落和民间政府的崛起是源于变形人的渗透。她帮助杜卡特从布林人那里救回了他的女儿,还教他爱慕开反抗组织的战机攻打克林贡人。这些事让她很压抑,因为杜卡特在卡达西占领贝久期间是她的仇敌。(DS9: "The Way of the Warrior", "Indiscretion", "Return to Grace")

Kira hit by phaser-0.jpg

琪拉被迈克尔·爱丁顿射中

2372年的一场飞艇事故后,还是胎儿的琪拉吉·奥布莱恩被从惠子·奥布莱恩的子宫里移植到了琪拉的身体里,才能存活下去。不久后琪拉搬进了奥布莱恩家,这样他们就能一边照顾她,一边还能近距离接触未出生的孩子。(DS9: "Body Parts")

Kira giving birth-0.jpg

用传统贝久分娩仪式生下琪拉吉·奥布莱恩

身怀六甲的琪拉调查起一综谋杀她反抗小队前同事的连环凶杀案,被一个叫Silaran Prin的卡达西人抓住了,他在琪拉的小队的攻击下残废了。在他声称要杀掉琪拉自己养大琪拉吉之后,琪拉不得不杀掉他才得以逃脱。(DS9: "The Darkness and the Light")

2373年,琪拉在深空九站用传统贝久分娩仪式生下来孩子,其间有迈尔斯、惠子和夏卡尔·艾顿的陪伴。(DS9: "The Begotten")

挑战号穿越回两百年前、坠毁在伽马象限星球上时,平行宇宙的她身亡了。当今的挑战号船员发现这颗星球上的人是幸存者的后代。他们告诉祖先,再过两天坠毁就要发生了。琪拉决定牺牲自己从而使坠毁如期发生,但这事被平行宇宙的欧多阻挠了,因为他依然还爱着她。在阻碍坠机的过程中,他吐露了现今的欧多对她持有的爱慕。(DS9: "Children of Time")

自治同盟战争时期 编辑

自治同盟占领深空九站后,琪拉留在站上代表贝久政府接受自治同盟管辖,后者指派杜卡特延续他空间站指挥官的职务。(DS9: "Call to Arms") 

一开始她与卡达西人和自治同盟保持合作,但在Tassim主教指责她是个投敌者并且自杀反抗自治同盟占领后,她的态度改变了。投敌者是她早年间抵抗的那种人,她决定要展开新一轮对付自治同盟的反抗运动。(DS9: "Rocks and Shoals")

很快,在欧多和其他人的帮助下,少校开始离间卡达西人和詹哈达人。后来她在和罗姆一起阻碍自治同盟重新开启虫洞的时候被抓住了。 (DS9: "Behind the Lines")

她和罗姆被判了死刑,又被夸克救了出来。琪拉和夸克、罗姆、杰克、欧多一起,解除了空间站的武器设备,这样一来就帮助星际舰队夺回了空间站。(DS9: "Favor the Bold", "Sacrifice of Angels")

自治同盟撤退不久,白瑞尔的镜像体到达了空间站,重新点燃了琪拉对这个宇宙的白瑞尔的感觉。他要求政治避难,和少校一起度过了很多时间,然而他实际上是监督官琪拉的爱人,来这里是为了偷窃时间神球。然而他爱上了琪拉少校,抓住她之后又放了她,哪怕他发现自己无法留在这个宇宙顶替收人敬爱的主教。于是少校又一次失去了一个生命中的爱人。(DS9: "Resurrection")

Kira possessed.jpg

琪拉在审判日被先知俯身

琪拉被先知俯身,同时恶灵把杰克·西斯科俯身了,导致了预言中的“审判日”的到来,这能决定贝久进入黄金年代,或者被恶魔摧毁。决斗在出结果之前就被叫停了,因为温教宗赶到了空间站,用一种Chroniton辐射赶走了这两个生命体。DS9: "The Reckoning")

2375年琪拉升职为上校,在西斯科上校休长假离开的时候担任了指挥官。她和已经联盟的罗穆伦人一起,将武器排布在了贝久星系的收容行星上。(DS9: "Shadows and Symbols")

杜卡特和他服侍恶灵的贝久邪教于该年捉住了上校。她的老师之一,Fala主教,也成了邪教的信众。当琪拉试图暴露杜卡特是骗子的时候,杜卡特宣布,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信众都要用自杀来将自己献给恶灵。琪拉向信众们揭露了杜卡特的自杀药丸是假的,从而救了他们。Fala信仰破灭,终结了自己的生命。(DS9: "Covenant")

Kira Nerys, Starfleet commander.jpg

2375年,琪拉任职星际舰队中校

西斯科上校和罗斯将军请琪拉去帮助德玛,组织卡达西反抗自治同盟的地下组织,教授他们游击队作战的技术,因为她历经贝久反抗运动经验丰富。琪拉讨厌和德玛一起工作,因为他在卡达西撤离空间站的时候杀了泽雅。但她抛开个人情绪,深知组织起卡达西反抗力量将会扭转战局。西斯科授予她星际舰队中校的军衔,以免卡达西人们还觉得她是个反卡达西的恐怖分子,以便赢取他们的信任。欧多和盖瑞克与她分开来,在卡达西解放前线指挥部加入了德玛的队伍。(DS9: "When It Rains...")

虽然德玛欢迎她的支持,但Gul Rusot大声地表示了对她的不信任。在他前来找茬的时候琪拉打伤了他。他们的憎恨差点导致琪拉被Rusot亲手杀死,但德玛在他动手之前先处决了他。她努力地成功指挥着一艘装配布林能量裂解炮的詹哈达战舰,把它开到了深空九站,联邦得以研究它,然后制定出对策。(DS9: "Tacking Into the Wind")

与自治同盟的决战中,琪拉、盖瑞克、德玛以及另两名反抗组织的士兵冲进了自治同盟在卡达西主星的指挥中心。德玛和一名士兵身亡,盖瑞克和琪拉成功进入指挥中心,杀死了维庸,抓捕了女变形人。

战争结束,西斯科上校失踪了,她再度担负了深空九站的指挥职责。 (DS9: "What You Leave Behind")

技能 编辑

琪拉是一名反抗斗士,从小就与卡达西人作斗争,以赢取民族的自由。由于参与了很多抵抗运动,她在游击作战策略方面经验丰富,例如伏击、布雷、近身作战、徒手搏斗。除了这些本事,她还熟习抵抗小队的实际组成细节。

她是一名富有才能的军官和管理人员,能够有效地领导他人。本杰明·西斯科不在的时候,她指挥过深空九号和挑战号。她还是能够思考、计划出战略,能有创意地解决问题。很多次面对难题,她都提供了宝贵的见解、分析和解决途经。

甚至在作战中,她也是一名高超的驾驶员,能够驾驶小型特技飞船,同时她的枪法也异常精准。在武术方面,她也能和强大的战士沃尔夫向抗衡,即便她比他矮了快半米。

人际关系 编辑

朋友 编辑

本杰明·西斯科 编辑

琪拉在西斯科刚来深空九站任职的时候见到了他。刚开始他们关系颇僵,在他被认作是先知的使者后,他们的关系更加复杂了。又一次琪拉被一种自毁掉的文明留下的能量痕迹感染,领导了一次反对西斯科的叛变。是欧多最终驱逐了这股能量,大家才回归正常。(DS9: "Dramatis Personae")然而,他们两人还是形成了良好的工作伙伴关系,乃至在几年之后成了朋友。

除了工作上的关系,琪拉总是用更加恭敬的态度对待西斯科。西斯科在她的宗教里身为先知使者的身份让她感到不适,但由于友谊的存在,她没有意识到。直到有次行动里,挑战号几乎被摧毁,她一直守候着他。当时舰桥上没有别人,她一直和西斯科说话,以免他失去意识,因为他当时受了脑震荡,有昏迷过去的危险。这让他们的关系更紧密了,危险过去之后,他们还去全息套房里一起打了棒球,西斯科给她介绍了一种地球食物,热狗。(DS9: "Starship Down")

这些事情之后,琪拉在自治同盟战争中继续向她的指挥官证明着自己的忠诚和友谊,和星际舰队出入多次关键任务,包括把上校和一个任务小队偷渡进克林贡领土以证明变形人控制了克林贡帝国。另外,在自治同盟试图重新占领深空九站的时候,琪拉作为贝久民兵组织成员,对于西斯科拒绝将空间站交还贝久的行为表示了官方的反对。做完形式上的反对后,她报告到岗,站到她的朋友同时也是上级的身边,共同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

戴克斯 编辑

琪拉交到的最好的朋友就是婕琪·戴克斯。她们经常会互相倾吐心思,尤其是有关各自恋情的事。她们也会讨论问题,咨询对方的意见,尽管琪拉不喜欢婕琪选男人的品味,有时候婕琪会把琪拉的恋情透露出去。

婕琪还会带琪拉去放松放松。琪拉讨厌全息套房,但会陪婕琪去那里玩。

婕琪死后,艾斯蕊·提干成为了戴克斯的宿主,依然保持了和琪拉友谊。艾斯蕊认为琪拉是她最好的朋友之一。(DS9: "Duet", "The Way of the Warrior" (original broadcast),"Crossfire")

迈尔斯·奥布莱恩 编辑

迈尔斯·奥布莱恩的孩子被转移给她代孕期间,琪拉和他产生了一些令人困扰的互相吸引 (DS9: "Body Parts")不久琪拉应夫妻两的请求搬进他们家,由于住得近,产生了短期的不适。幸运的是,迈尔斯和琪拉控制住了情感,维持住友谊而没有跨越雷池。 (DS9: "Looking for par'Mach in All the Wrong Places") 后来琪拉生下了迈尔斯的儿子琪拉吉(DS9: "The Begotten"),她就被当作了琪拉吉和他姐姐莫莉的阿姨。琪拉曾告诉Tekeny Ghemor,吉是她最接近于儿子的人。(DS9: "Ties of Blood and Water").

Tekeny Ghemor 编辑

琪拉和Tekeny Ghemor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后者是卡达西政府的领导人之一。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琪拉被一群卡达西人绑架,并被易容成卡达西人的样子,好让她相信自己是Ghemor身为卡达西间谍的女儿。然而Ghemor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帮助她逃走了,之后又成为了反对军事政府的卡达西地下党领导者。这时候,他是唯一一个能让琪拉感到尊敬的卡达西人。

2373年,自治同盟控制卡达西后,他逃到深空九站寻求避难。此时他已经快死了,是琪拉对他进行了临终看护。期间他告诉她,自己的亲生女儿依然无迹可寻,琪拉是他看做最接近于女儿的人。按照卡达西传统,Ghemor在死前告诉了“家族的秘密”。这个传统是为了或者的家人们能掌握保护自己的信息,不然家族的仇敌会扭曲事实以图不轨。在谈话中,他向琪拉透露自己在占领期间参与了对贝久平民的大屠杀。虽然又惊讶又气愤,琪拉还是觉得没有一个人值得孤独地死去,一直陪他到最后。Ghemor还提供了星联所关心的有关自治同盟和卡达西的信息。琪拉把Ghemor埋在了贝久上,紧挨自己父亲的坟边。(DS9: "Second Skin", "Ties of Blood and Water")

陶拉·泽雅 编辑

虽然琪拉不喜欢泽雅的父亲杜卡特,她还是和陶拉·泽雅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以至于她把她当作了亲人。(DS9: "When It Rains...")

琪拉和泽雅的友谊始于杜卡特去攻打克林贡人的时候,琪拉说服他让泽雅留在深空九站,因为她不想让她也经受卡达西人的打击。(DS9: "Return to Grace") 泽雅搬到深空九站后,琪拉担任了她的守护者和教育者。后来和克林贡人打仗,琪拉就安排泽雅到贝久的大学上学去了,把她托管给朋友们。泽雅在站上的活动没怎么被提过,只有一次,她去观看了琪拉打的壁球赛。(DS9: "For the Cause")

琪拉对泽雅充满了保护欲,当她发现伊利姆·盖瑞克老是和泽雅见面的时候,她威胁说如果他伤害了泽雅,他会后悔的;但是后来她渐渐接受了两人的关系,虽然不怎么赞同。(DS9: "For the Cause", "By Inferno's Light") 德玛试图把泽雅强行带走去和她父亲恢复关系的时候,琪拉对他施以了暴力。

家人 编辑

琪拉的父母是琪拉·米卢琪拉·塔班。她有两个弟弟,Kira Reon和Kira Pohl.

2346年,琪拉·米卢被选作了慰安妇,自愿地成为了杜卡特的情妇。她这么做是为了家人能在集中营里得到特殊优待,好能活下来。她一直当他的情妇,直到七年后去世。琪拉的父亲告诉孩子们他们的母亲是在集中营里死的。直到2374年琪拉才从杜卡特那里知道了真相。琪拉用时间神球回到了2346年去一探究竟,看到真相的时候,她还参与了一场针对杜卡特和她母亲的谋杀。最终她意识到母亲是在做什么了,在炸弹爆炸之前警告了他们。(DS9: "Wrongs Darker Than Death or Night")

琪拉和父亲继续呆在集中营中。父亲快要去世的时候,她正在执行一次恐怖袭击,错过了和他告别。她一直没有原谅自己。(DS9: "Ties of Blood and Water")

夸克 编辑

琪拉一开始用敌对的态度对待夸克,因为她觉得他在卡达西占领期间是一个“通敌者”。(DS9: "Shadowplay") 这种敌意还出于弗伦吉文化里对女性的歧视。(DS9: "Rules of Acquisition") 然而她还是会利用他的人脉关系和旁门左道,有一次甚至请他黑进了主教团的数据库。(DS9: "The Collaborator") 

同样也是夸克,他向琪拉和她的抵抗队伍警告了自治同盟会清除雷区的方法,还决定在夺回空间站前帮助她。在夸克从泰瑞克诺的禁闭室里救出她和罗姆、丽塔、杰克的时候,她又惊讶又感激。(DS9: "Behind the Lines", "Sacrifice of Angels") 他的救援影响了她,后来他妈妈被自治同盟绑架了的时候,她提议用一名沃塔战俘进行人质交换。(DS9:"The Magnificent Ferengi") 

多亏夸克,琪拉才恢复了理智,意识到白瑞尔·安图斯的真实目的是偷窃贝久神球。夸克评论说他注意到白瑞尔在贝久神龛前花了非常多的时间,看上去就像行窃之前的“踩点”。(DS9:"Resurrection")

在西斯科指挥深空九站的开始和结尾,她一直对夸克保持着权威而严厉的态度,包括威胁他如果胆敢再碰她一下就要挨揍,还威胁他如果再开赌谁是下任教宗的赌局就要关禁闭。但后来她对这名弗伦吉人的态度软化了,欧多离开时一句再见也没跟他说,琪拉还劝慰了他几句。(DS9: "Emissary","What You Leave Behind") 

卡达西人 编辑

虽然她在占领时期花了很多年与卡达西人抗争,琪拉看待他们并不完全是用偏见。她从来没有为自己对占领她故乡的卡达西军队所做的报复有一丝抱歉,但是在深空九站度过了这些年里,她渐渐认识到了,不是所有的卡达西人都是一丘之貉,比如她遇到的Aamin Marritza,一个伪装成已故战犯以求解脱罪恶感的文书。她甚至和卡达西官员Tekeny Ghemor产生了互相的喜爱,把他认作了父亲一般的角色。她还和宿敌杜卡特有一半贝久血统的女儿陶拉·泽雅建立了纽带。(DS9: "Duet", "Necessary Evil", "The Darkness and the Light", "Ties of Blood and Water") 

恋情 编辑

托马斯·瑞克 编辑

托马斯·瑞克伪装成威廉·瑞克的时候,她被他短暂地吸引过。朱利安·巴希尔命令她去休息时,她在夸克酒吧遇到了托马斯,畅谈三个小时。然而在他劫持挑战号并且表露自己身份是马奇特工的时候,这段感情不了了之。他把船开进了奥拉斯星系,去收集某个舰队的情报。该次行动失败了,他被卡达西人抓获,再被传送上一艘卡达西飞船前,她发誓会想办法把他救回来,然后亲吻了他。(DS9: "Defiant")

朱利安·巴希尔 编辑

罗珊娜·特洛伊在Zanthi流感盛行的时候来访,导致了一场“爱情流感”,巴希尔分析,它只能影响到已经对别人产生了一定程度情感的人。琪拉那时候正在和白瑞尔谈恋爱,在这个流感影响下对朱利安·巴希尔产生了强烈的吸引,两人用非常明确的方式公开展示了激烈的感情。后来的剧情里没有再提这感情的下文。(DS9:"Fascination") 

白瑞尔·安图斯 编辑

琪拉刚认识和白瑞尔主教的时候,他正在深空九站上平息温主教和星联之间有关惠子·奥布莱尔开设学校的争端。(DS9: "In the Hands of the Prophets") 后来琪拉被任命为深空九站的贝久联络官,他们的关系更密切了,白瑞尔邀请她去寺庙。他还帮助她和戴克斯,让她们穿着僧袍混入贝久部长议会里,曝光“圆圈”要占领贝久的计划。(DS9: "The Circle", "The Siege") 2370年,在教宗选举期间,他们恋情升级成了正式恋爱关系。(DS9: "The Collaborator")

罗纳德·D· 摩尔评论说,“琪拉对白瑞尔的感情比她对夏卡尔的明确多了,在他们去寺庙之前,她会一直思虑这段关系。”(AOL chat, 1997)

这段感情的结局很悲伤,在飞艇事故中,白瑞尔身受重伤。朱利安·巴希尔医生保住了他的性命,但时值一场与Legate Turrel的重大会谈,这场会谈白瑞尔已经秘密谈判几个月了。虽然温主教代替他出席了谈判,但没人能像白瑞尔一样了解Turrel,所以她需要他的建议。谈判结束后,白瑞尔要求停止进行人工生命维持,死在了琪拉的怀里。(DS9: "Life Support")

夏卡尔·艾顿 编辑

琪拉和贝久政府首脑夏卡尔当了一年的爱人。他在贝久占领期间是她反抗组织里的领导。Kalem Apren死后温主教充当了贝久政府的首脑,她派遣琪拉去找他,取回他省份里的耕作机器。政府军队拒绝向旧日领导人出击,后来夏卡尔听从了琪拉的建议,回到首都竞选首脑职位,最后选上了。(DS9: "Shakaar") 贝久申请加入星联时,夏卡尔来空间站谈判,期间他们的关系升温了。(DS9: "Crossfire") 琪拉在生产迈尔斯·奥布莱恩的儿子时,夏卡尔陪在她身边。(DS9: "The Begotten") 2373年,他们的关系结束了,但还是朋友。

琪拉的恋爱对象从白瑞尔主教到夏卡尔,杜卡特在2372年评价说她偏好有权势的贝久男人。(DS9: "Return to Grace")

欧多 编辑

琪拉和欧多的关系漫长而动荡。他们在贝久占领期间初识,当时欧多怀疑她谋杀了一个通敌者,但出于对她的同情,他没有看到真相。(DS9: "Necessary Evil") 在一起工作了很多年,琪拉和欧多成了亲密的朋友和同事。不知在什么时候,欧多爱上了她,但他把感情深埋心底,因为他觉得她没有看上他。即使琪拉和别人谈恋爱,这份感情也没有消失。第一次向她展现出感情的,是和挑战号船员的后代们困在一起两个世纪的另一个欧多。那个欧多对飞船曾经经历的时空异常无能为力,但他可以通过避免飞船穿越到过去来避免琪拉的死亡,于是他挽救了她的生命,但同时也抹杀了八千多人的存在,这让他俩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DS9: "Children of Time") 在维克·方丹的撮合下,欧多表达出了自己的感情,发现琪拉也有相同的感觉,最终在夸克酒吧前面激烈地亲吻了起来。(DS9: "His Way") 他们的恋情保持到自治同盟战争结束,之后欧多回到了“大融合”之中去拯救他的族人,去将他们引领上和平道路。(DS9: "What You Leave Behind")

全息影像 编辑

Anastasia Komananov.jpg

琪拉·纳瑞斯模样的阿纳斯塔西娅·柯马娜诺夫

琪拉曾被多次全息复制。

  • 2372年的一场传送事故中,本该存储到模式缓冲器的传送模式被改传进了朱利安·巴希尔的“1960s秘密间谍”全息程序里。阿纳斯塔西娅·柯马娜诺夫这一角色的外貌被改成了琪拉的样子。(DS9: "Our Man Bashir")
  • 2374年,卢瑟·索伦用全息影像重建了整个深空九站及其成员,作为对朱利安·巴希尔调查的一部分。这个程序里包括了复制的琪拉。(DS9: "Inquisition")
  • 2374年,维克·方丹基于阿纳斯塔西娅·柯马娜诺夫,在“巴希尔62”全息程序里为欧多添加了一个名叫萝拉·克里斯特的歌手。(DS9: "His Way")

年表 编辑

2343 出生于贝久Dahkur省。

2346 母亲“死亡”。

2355 加入夏卡尔反抗小队。

2357 参与解放Gallitep劳动营的行动。

2365 执行搜查贝久通敌者的名单的任务。

2365 第一次遇到欧多。

2369 贝久解放,加入贝久民兵组织,被分配到深空九站。指挥将深空九站开到贝久虫洞口。

2369 驾驶“扬子江”号飞艇执行一次进入伽马象限的任务,期间飞艇坠毁,导致欧帕卡主教身亡。主教复活,但不能离开那颗卫星。

2370 开始与白瑞尔·安图斯约会。

2370 被准许参见预言与变更神球。

2371 被绑架到卡达西,整容成Iliana Ghemor的样子,后者是一名黑曜组织的特工。

2371 白瑞尔·安图斯身亡。

2373 代孕产下琪拉吉·奥布莱恩。

2374 使用时间神球回到2346年的泰瑞克诺,发现母亲并没有像她所想的那样去世了。琪拉·米卢为了家人得到特殊优待而成为了Gul杜卡特的情妇。

2374 开始和欧多约会。

2375 提拔为上校。临时担任星联中校执行任务。加入卡达西叛乱组织。欧多离开加入了“大融合”。被授予深空九站的指挥权。

看起来,琪拉跳过了中校军衔,直接从少校提拔为上校。这就导致了疑问,编剧们的意思到底是让她成为一名实实在在的上校,还是仅仅是一名中校。当然无论哪种情况是真的,她大多情况下都被简单称作“上校”。由于当时西斯科是上校,无论琪拉在贝久身为上校还是中校,他能给她授予的星际舰队军衔最高只能到中校,所以她在舰队的军衔不总能代表她在贝久的军衔。

名言 编辑

“这有关信仰……不信就不能理解,信了就不需要听人解释了。”

- 琪拉·奈瑞斯 (DS9: "Accession")

“这人是个无情的冷血杀手。”

“如我所说,他是个卡达西人。”

- 杜卡特和琪拉讨论盖瑞克 (DS9: "In Purgatory's Shadow")

“这就是你要的虫洞!”

- 琪拉对Gul Jasad说 (DS9: "Emissary")

“杀死她和我的儿子……这般随意的暴行……这般对生命的浪费,是什么样的政权才会容忍谋杀无辜的妇女儿童?是什么样的人才会下那样的军令?”

“是啊,德玛,什么样的人才会下那样的军令?”

- 德玛和琪拉 (DS9: "Tacking Into the Wind")

“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又不是Darhe'el!为什么?”

“他是个卡达西人,这个理由够充分了。”

“不……这不够。”

- Kainon杀死Marritza之后,琪拉和Kainon的谈话 (DS9: "Duet")

“少校,当你和罗穆伦人在一起的时候,尽量变通点。”

“我一直都很会变通啊!”

[镜头切换到琪拉听罗穆伦人作汇报]

“这是我听过最可笑的话,我讨厌里面的弦外之音!”

- 西斯科和琪拉 (DS9: "Visionary")

“好吧,既然知道你到了这里,我这就去通知欧多治安官提高空间站安全防范了。”

“那么做没必要,我觉得很安全。”

“我担心的可不是你的安全。”

-  琪拉和温 (DS9: "The Collaborator")

“我总看到人们想说服别人来认同他们的信仰,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在劝自己去认同。”

- 琪拉 (DS9: "Covenant")


“如果你不把手从我的大腿上挪开,以后就休想用它举杯子了。”

“我喜欢穿制服的女人。”

- 琪拉和夸克 (DS9: "Emissary")

附录 编辑

背景资料 编辑

  • 琪拉·纳瑞斯由娜娜·维斯托扮演。"Wrongs Darker Than Death or Night" 一集中的年幼琪拉由一名不知名的小演员扮演。
  • 在《星际迷航:深空九站》的制作中,原本是要由《下一代》的角色罗·拉伦来驻站的。的确,是罗这一角色激发了制作人把新剧集的地点设在贝久边上。Michelle Forbes谢绝出演后,她的角色被调整成了琪拉·纳瑞斯的原型。计划的调整没有成为一道阻碍,而是被制作人利用了起来。“这意味着我们的星联舰长得和某个穿着不同制服的人搭配起来,这个人会有着不同的目标,优先考虑的事也会不同,这样一来他们之间就可以有冲突了。”(New Frontiers: The Story of Deep Space Nine, DS9 Season 2 DVD special features)
  • 1992年原版《Writers' Bible for Star Trek: Deep Space Nine》中是这样描述琪拉的:

琪拉中校,前贝久地下组织的少校,现在是临时政府里一个直言不讳的批评者。她战斗了一生,以谋求自由,看到资格更老的领导人们在党羽斗争中把革命成果抛开不顾,让她非常愤怒。她接近主教本人以申诉不满,却徒劳无功。她被贝久政府送到空间站当管理员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那些人不想听她的抗议声。琪拉憎恶卡达西人,在争取自由的时候而有过很多残暴的行为,这让她困扰至今。当贝久地下组织的其他人开始新一轮的恐怖活动时,她陷入了是否要追捕他们,再交于法律处置的道德两难之中。前恐怖分子们认为她变节了。

  • 琪拉·纳瑞斯是星际迷航所有系列电视剧中唯一一个面对面遇到自己镜像宇宙版本的人。乔纳森·亚契舰长在《进取号》的 "In a Mirror, Darkly, Part II"一集中和镜像版本的他同时出镜了,但那只是镜像亚契想象出来的。
  • 1992年,在"Emissary"一集刚拍完的时候,娜娜·维斯托这样形容琪拉,“她有非常强的信仰体系,宗教信仰很明确,还是个明显的民族主义者。她渴望贝久人民能够团结在一起。”1999年,拍完"What You Leave Behind"前,她说,“这个电视剧刚开始的时候,她历经战斗而身心疲惫。她经历过一场种族占领,是一个自由斗士。她战斗,杀戮,在石头下和洞穴里睡觉,她的生活就像电视上放的当代战区里的一样。她讨厌星联完美的生活环境,讨厌整个形象,讨厌整个概念。她会去抓住某个人的肩膀说,‘真实的世界不是这个样子,你明白的,你可以装作一切都友好而有序的样子,但事实情况还是不会改变。’” (Crew Dossier: Kira Nerys, DS9 Season 1 DVD special features)
  • Ira Steven Behr在1999年说,“琪拉来到空间站的时候是个愤怒的女人。记得在看试播集最初的记录时,我们一边看一边评论,说这个女人太脾气太暴怒了。在贝久占领期间长大并不容易,她长成了一个愤怒而多疑的女人。我认为在这七年里她成长了,脾气放松了下来。这个角色很精彩,我觉得她和欧多形成的关系实在是又迷人又柔情。但她依然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我们喜欢管她叫‘银河系里最棘手的婆娘’。”(Crew Dossier: Kira Nerys, DS9 Season 1 DVD special features)
  • "What You Leave Behind"拍完几星期后,维斯托评论说,“琪拉兜了一个圈子回到原处,但在这个过程中,她开阔了各方面的眼界,所以即使回到原处,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她了,更加有深度,更加能体谅人,她得到的经历只能源于这个兜圈子的旅程。所以这个结局我挺满意的,作为演员,也作为琪拉的代表,都很圆满。”(Crew Dossier: Kira Nerys, DS9 Season 1 DVD special features)

非正史小说 编辑

  • 在DS9重新推出的小说中,琪拉帮着传播了对先知的科学性解释,于是被退出了贝久宗教。几个月后她又回去了。贝久加入星联后,琪拉成了星际舰队的上校。同年,在《Worlds of Star Trek: Deep Space Nine》有关自治同盟的故事中,她遭到詹哈达长者Taran'atar野蛮的攻击,到故事结尾还是幸存了下来。
  • 在《Worlds of Star Trek: Deep Space Nine, Volume 3》的后续小说《Warpath》中,琪拉陷入昏迷,产生了对升天体的幻视,幻视中她是一名试图闯进一座Idran堡垒的将军,还在寺庙中与先知和本杰明·西斯科进行了谈话。为了挽救她的性命,巴希尔医生给她换了颗人造心脏。当西斯科告诉她这件手术的时候,琪拉很害怕,直到她意识到人造心脏工作得也很好。为了让她放松下来,西斯科调侃,难道她还期待人造心跳会有鼓点独奏一样的声音吗?
  • 在《Typhon Pact: Rough Beasts of Empire》和《Typhon Pact: Zero Sum Game》中,深空九站的指挥官已经不是琪拉上校,Elias Vaughn接任,后来又由罗·拉伦接任。《Typhon Pact:Raise the Dawn》中,琪拉经过三年的受训,成了一名主教,受训时间比以往其他候选人都要短一年。为了摧毁一艘穿过虫洞前来侵犯的罗穆伦战鸟,她英勇献身,消失在虫洞里。她出场是在西斯科的幻视中——虽然有可能是先知使用了琪拉的形象——告知他,他的使命已经完成,可以和家人团聚了。
  • 进入虫洞后,琪拉首先经历了西斯科初次进入虫洞的幻视。接着现任的指挥官试图和先知联系。之后她又经历了一次新的幻视,看到她自己在古代贝久上,成了一名名为Keev Anora的自由斗士,和Altek Dans产生一段感情。最终她明白了幻视的意义,与西斯科和卡西迪联络,最终在一艘漆黑的飞船上苏醒过来,回到人间,紧接着就遇到了Taran'atar。(ST - The Fall novel: Revelation and Dust)
  • 设定在2409年的星际迷航Online中,琪拉是现任教宗。 (STO mission: "Boldly They Rode")

链接 编辑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