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尔法记忆

本杰明·西斯科

简体 | 繁體

211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聊天0 Share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Benjamin Sisko, 2375.jpg
2375年
性别: 男性
种族: 人类
隶属于: 星际舰队
先知
军衔: 上校
职务: 深空九站
联邦星舰挑战号指挥官
星际舰队地球安全主管(2372年)
先知的使者
状态: 失踪(2375年)
出生: 2332年
地球新奥尔良
父亲: 约瑟夫·西斯科
母亲: 莎拉·西斯科
兄弟姊妹: 朱迪思·西斯科(同父异母的姐妹)
至少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
婚姻状况: 已婚
配偶: 詹妮弗·西斯科(卒于2367年)
凯西迪 叶慈-西斯科
子女: 杰克·西斯科(儿子)
未出生的孩子
演员 艾弗里·布鲁克斯
Benjamin Sisko, 2367.jpg
2367年

“所以你就是深空九站的指挥官啊……还是先知的使者。战勋累累的战斗军官、鳏夫、父亲、导师……哦,当然了,你还是挑起自治同盟战争的那个人。不知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你会长得更高点……”
—— 维奈克参议员,于2374年,出自《在苍白的月光下》
本杰明•拉法叶•西斯科是一名著名的星际舰队军官,由于他在贝久星区深空九站上的七年指挥生涯而为世人所记。他发现了贝久虫洞,随后便被贝久人民认作为先知的使者。在天狼星359战役当中,他与博格人作战;在自治同盟战争中,他担任了星际舰队战略家和前线指挥官,职责至关重要。




童年 编辑

Siskos2375.jpg

本杰明父亲的餐馆——Sisko's

西斯科于2332年在地球上的新奥尔良市出生。他母亲的身体被先知——一种在尚未发现的贝久虫洞中的处于非线性时间的外星人所占据。先知利用莎拉•西斯科来确保本杰明的诞生,他后来成为了先知的使者。

一年之后,先知把身体的控制权还给了莎拉。她随后就离开了她的丈夫和儿子。约瑟夫•西斯科很快就再婚了而且他的新妻子在她的一生中扮演了本杰明的亲生母亲的角色。她生下了本的妹妹——朱迪思和至少两个弟弟。

在他的童年时代,西斯科和弟弟妹妹们都被父亲传授过厨艺,他们的父亲相信复制出来的食物缺乏许多东西。约瑟夫拥有他自己的餐馆——Sisko's,他的子女暑期在那里工作。约瑟夫管他们叫自己的“试吃者”,并且坚持一家人共进晚餐。

西斯科就像一般的青少年一样,迷恋过妮菲•博蒙特(Neffie Beumont),还与佐伊•菲利普斯(Zoey Phillips)交往了三年。

星际舰队学院时期 编辑

西斯科在2350年进入了星际舰队学院。在刚开始的几周,他每天传送回家参加家庭晚餐。他学习成为一名工程师。在二年级,他在137号星站实习。后来他认为这是他人生中最好的一段时期。

在星际舰队学院的那些年里,他成为了卡尔文•哈德森Laporin的好友。他还在派里奥斯(Pelios)站遇见了他未来的导师——寇松•戴克斯

西斯科还成为了学院摔跤队的队长。他曾经在发射台酒吧(Launching Pad)酒后挑战过一名瓦肯人——索洛克去比赛。结果他输得很惨,因此几十年一直记恨索洛克。

GilgoBeach.jpg

西斯科于2354年在吉哥海滩邂逅詹妮弗

在2354年毕业后,当他等待他的第一个任命时,他在吉哥海滩遇见了一个叫做珍妮弗的女人。同年,他们相爱并且结婚。随后搬去了本在新柏林的驻地。西斯科夫妇和卡尔及格雷琴·哈德森一同参加了当地的玛祖卡舞节,他在那里穿着德国皮短裤跳舞的场景令他记忆犹新。他们的儿子——杰克在2355年诞生。

职业生涯早期 编辑

早期职务 编辑

联邦星舰利文斯顿号上服役的几个月里,西斯科与寇松·戴克斯重聚了。戴克斯成为了西斯科的导师和十几年的好友。

从DS9《网》(The Wire)的删除片段中我们得知西斯科曾提到他做为中尉被派驻到罗慕路斯星上的联邦大使馆。在那里一个名叫Stolpan的大使馆的罗慕伦厨房员工因不当的政治行为被Tal Shiar逮捕了。西斯科认为他是无懈可击的,所以他决定前往Tal Shiar总部并说服他们释放Stolpan 。当西斯科着手实施他的愚蠢计划之前,寇松把他拉到一边告诉他去那里只会是情况变得更糟糕而且不会使他自己或Stolpan的处境更好因为他们将在罗慕伦监狱中慢慢腐烂。
本杰明后来在参克西战争(Tzenkethi War)期间于联邦星舰冲绳号服役。在那段时期他对工程学和舰船设计越来越感兴趣,甚至超过了指挥。然而莱顿舰长注意到年轻的西斯科的潜力,所以把他提拔为少校并且让他当了这艘船的执行官。

天狼星359编辑

Borg cube destroys the Melbourne.jpg

被博格攻击

西斯科被调任到联邦星舰萨拉托加号上担任大副,詹妮弗与杰克和他一起在这艘船上生活。在2366年末,这艘船在地球附近行动,随后便被命令加入在天狼星359的舰队以防御博格对太阳系的攻击。天狼星359战役是一场屠杀。集合的四十艘星舰中的三十九艘被摧毁了。博格攻击了萨拉托加号并且迫使船员们弃船。西斯科找到了他的妻儿,但是他的妻子已经在攻击中遇难。当舰船曲速核破裂时,他被从她身边强行拉走了。在2369年西斯科把珍妮弗的死归咎于让•卢克•皮卡德,因为他被博格同化博格的洛丘特(Locutus of Borg)并且实施了在天狼星359的大屠杀。

恢复期 编辑

Benjamin Sisko, 2367-0.jpg

西斯科在2366年担任少校

西斯科面临着失去妻子和作为单亲父亲的困境。他在火星乌托邦平原造船厂任职时找到了发泄痛苦的办法。在那里,西斯科忙于设计建造联邦星舰挑战号的工作,它是联邦的第一艘用来防御博格的战舰。有于项目进展缓慢而且设计缺陷越来越明显,于是这个项目流产了。

这让西斯科处于辞职的边缘。他有机会去地球管理轨道居住区,但是又纠结于是否该离开。当他苦恼于人生的下一步该怎么走时,他的前任舰长——莱顿,提名西斯科到一个指挥岗位任职。从此,命运介入了他的生活,星际舰队提拔他为中校并且派他到贝久任职,那里有导致他出生的先知。西斯科在那里指挥一座由卡达西人贝久占领期建造的老旧的矿石处理站,这座空间站在卡达西撤离贝久星系是被抛弃了。这座在联邦手中的空间站被重命名为深空九号。西斯科的责任是帮助贝久为加入联邦做好准备。

Sisko and Picard.jpg

西斯科向皮卡德舰长作简报

在2369年初到达DS9时,西斯科向让·卢克·皮卡德作了简报,他仍然把妻子的死归咎于皮卡德。在这时,西斯科向皮卡德透露了辞职的意愿 。然而他继续了他的工作而且承担起指挥空间站的职责。西斯科的部下逐渐到达了,然后他便遇见了他日后的朋友,贝久联络官和副站长琪拉•奈瑞斯,治安官奥多,医生朱利安·巴希尔和运作主管迈尔斯•奥布莱恩。他还与老朋友戴克斯重聚了,它现在寄生在新的宿主——婕琪娅体内。

贝久对于联邦是充满敌意的,因为空间站的控制权在新的贝久临时政府手中。西斯科认识到要想使他们团结一致的唯一方法就是拜访贝久的精神领袖——奥帕卡教宗(Kai Opaka)。西斯科在贝久的一个隐蔽区域会见了她,她告诉西斯科他将成为先知的使者而且注定要发现天上的神庙——先知的家。

西斯科回到空间站以后就开始在戴克斯的协助下学习有关天上的神庙的一切知识。最终他们在德诺利亚斯带发现了一片不寻常的区域。当航行到那的时候,他们惊讶地发现那是一个稳定的虫洞。戴克斯被先知送了回去,但是它们会见了西斯科,西斯科向他们解释了线性时间的存在。

当他与先知交谈的时候,先知强行让他忍受妻子的去世,之后他返回了深空九站。西斯科原谅了皮卡德为博格效力的行为并且告诉皮卡德他将继续在星际舰队服役。西斯科现在有了一个管理一整站的贝久军官的奇怪任务,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把他当作宗教偶像——他们的预言中的使者

深空九站时期 编辑

前线的生活 编辑

深空九站的位置在贝久虫洞的出口处,因此它成为了关键位置。它开启了对遥远的伽玛象限的探索和商业机遇而且深九成为了整个象限的人和船只的中转站。西斯科开始鼓励贝久人和步行区的商人在空间站定居,这可以使深九变成一个兴旺的社区。他甚至允许在空间站上建立一所学校。

Deep space 9.jpg

深空九号空间站

西斯科需要用到所有的技巧和知识,因为他不得不在指挥、外交、家庭和担当贝久宗教偶像之间取得平衡。西斯科在2369年与第一个穿过虫洞的伽玛象限种族——托斯克(Tosk)进行了第一次接触。他在Klaestron政府申请引渡戴克斯时为她辩护并且证明了她的清白。他在奥帕卡教宗陷入困境的行星上加入了EnnisheNol-Ennis之间的战争。西斯科不断地应付杰克和他的佛瑞吉朋友——诺格之间的友谊,这的确是一个挑战。但是他最艰巨的任务是使贝久准备好加入联邦和处理他自己的使者头衔所带来的麻烦。

在2369年末,空间站上的贝久人和星际舰队人员的紧张关系升级。对于贝久虫洞的科学教育与大多数贝久人的信仰产生了冲突。西斯科努力维持和平,在这个时期,他第一次遇见了温•阿达米主教(Vedek Winn Adami)。

几个月后,贝久的内部压力爆发了。一个叫做全球统一同盟(也叫做圆环)的恐怖组织权力膨胀。他们有卡达西联盟的暗中支持并且寻求打破贝久与联邦关系的方法。星际舰队不得不放弃了空间站,但是西斯科留了下来。最终他证明了圆环与卡达西人狼狈为奸,很快权力被交会了贝久临时政府手中。

马奇游击队 编辑

西斯科也被迫要求解决联邦的内部压力。因为2370年的联邦-卡达西条约造成了几个联邦殖民地被卡达西接管,所以许多殖民地居民认为联邦抛弃了他们。于是他们成立了马奇游击队——一个在荒地附近活的的恐怖组织。西斯科的老友——卡尔文•哈德森被指派为禁武区的联邦专员,但是他成为了马奇的领袖。还有几位星际舰队军官参加了马奇。西斯科对这些军官的行为感到愤怒而且因卡尔·哈德森背叛他而痛苦。

EddingtonStarfleet.jpg

迈克尔·埃丁顿

马奇游击队在接下来的三年里继续着他们的私人战争而且从联邦公民那里得到了更多的支持。深空九站的星际舰队安全总管——迈克尔•埃丁顿少校和西斯科深爱的女人——凯西迪•叶慈开始用行动帮助马奇游击队。当西斯科发现了这一点后,他感到被这二人背叛了。他只好逮捕了叶慈,但是埃丁顿逃跑了。西斯科认为爱丁顿与卡尔·哈德森一样背叛了他对星际舰队发下的誓言,而且发誓抓获他。

在八个月内追踪埃丁顿无果后,星际舰队解除了西斯科的这个任务。然而他无法摆脱抓获他的前军官的渴望并且继续他的工作以将埃丁顿正法。西斯科设法通过污染SolososⅢ号星和威胁他将着手开始污染每一个禁武区的马奇据点强迫埃丁顿投降了。

几个月后,西斯科和埃丁顿开始尝试阻止几枚射向卡达西主星的隐形导弹——它们由马奇游击队发射,为了报复因自治同盟而造成的损失。这些导弹是瑞贝卡•沙利文的诡计,为了让埃丁顿知道马奇幸存者在阿陀斯Ⅳ号星上等待撤离。西斯科在詹哈达的攻击下设法使马奇登上飞艇,但是埃丁顿被杀。

与自治同盟接触 编辑

在2370年末,西斯科在一次遭遇詹哈达时与自治同盟进行的第一次接触。这让西斯科开始定义他的生涯。自治同盟宣布阿尔法象限的种族不得进入伽马象限并且摧毁了几艘星际舰队星舰和新贝久的殖民地。西斯科回到了空间站同时意识到他发现了一个强大且危险的新敌人。

西斯科回到了地球去向星际舰队报告自治同盟的情况。随着他意识到深空九站将成为抵御自治同盟进攻的前线,西斯科说服了星际舰队指挥部完成封存的联邦星舰挑战号的工作。他乘着这艘新船返回了深空九站而且进入了伽玛象限去寻找创始人。在这项任务中被詹哈达俘虏了并且使他们进入模拟程序来测试他们对于自治同盟入侵阿尔法象限的反应。他们发现创始人实际上是与西斯科的安全主管奥多同族的变形人。奥多迫使创始人释放了挑战号的船员,于是他们得以返回空间站。基于他在自治同盟的经历,西斯科的心理评定成为了自治同盟的管理者——沃塔的必修知识。

Sisko captain promotion.jpg

在2371年,庆祝西斯科的晋升

在指挥深空九站三年后,西斯科终于获得了晋升。在2371年他获得了上校军衔。不久之后西斯科发现创始人开始渗透入联邦假扮高级军官。一名伪装成大使的创始人命令西斯科执行在参克西边界的任务,目的是挑起一场新的参克西战争。西斯科和他的船员成功阻止了创始人的阴谋,但是这显示出阿尔法象限内现在有变形人渗透者了。

紧张局势升级编辑

由于恐惧自治同盟渗透者遍布整个象限而且在2372年卡达西政府被公民的戴塔帕议会推翻了。因为克林贡帝国担心这是变形人介入的结果,于是一支庞大的克林贡特遣舰队驻扎在深空九站,准备驶向卡达西境内。克林贡总理高岚向西斯科要求星际舰队在他们入侵卡达西主星时给予援助,但是西斯科拒绝了。于是克林贡撕毁了基度玛条约,结束了数十年的和平。现在本只得自己孤身对抗克林贡和协助新卡达西政府在克林贡的攻击中生存。他联系了他的长期对手——杜卡特上校(Gul Dukat)而且安排对他和议会成员的救援工作。他测试了卡达西人,确定了没有变形人冒名顶替。面临与两方开战的风险,克林贡人撤退了。然而阿尔法象限的力量平衡已被改变,现在,好牌在自治同盟手上。

Leyton relieves sisko paradise lost.jpg

莱顿和西斯科

在地球上,通过录像发现了变形人制造了安特卫普会议爆炸案。西斯科对于变形人的了解使他被提拔为地球的星际舰队安全主管。通过对奥多进行一系列测试,西斯科在地球上实施了许多新的安全措施。比如说在星际舰队总部进行自动化的低能量相位扫描。不幸的是,他的提拔是他前任舰长——莱顿中将接管地球政府的阴谋的一部分。莱顿错判了西斯科的忠诚,而且由于西斯科和奥多揭发了这个阴谋,政变失败了。

Sisko as a Klingon.jpg

西斯科通过外科手术整形为克林贡人

变形人也渗透到了克林贡帝国的高层。在2373年西斯科和部下接到揭发冒名顶替者的命令。在接受整容后,西斯科看上去就是克林贡人而且取了克林贡名字——Jud'mos,Kobar之子。他带领了三名部下前往克林贡前哨站Ty'Gokor去揭发高岚总理(创始人使奥多相信他是一名创始人)。但是,之后他们发现马托克将军才是变形人而且这使两方势力趋近于和解。

在同年去往伽玛象限的航行中,西斯科捕获了一艘詹哈达攻击舰,之后把它交给了星际舰队情报部。不久以后,自治同盟与卡达西联盟结盟,使它在阿尔法象限获得了立足点。他们试图在一次行动中摧毁深空九站和贝久,以及重创克林贡和联邦舰队。但是西斯科发现并阻止了这个计划。这个转折事件打动了克林贡政府使之恢复了基度玛条约。而且西斯科允许克林贡代表在空间站上永久驻扎。随着自治同盟进入阿尔法象限,战争将不可避免。

自治同盟战争 编辑

当自治同盟舰队每周定期穿过虫洞时,星际舰队决定在虫洞入口处布雷。这导致了第二次深空九号之役。此时西斯科指挥着这座空间站。这场战役拉开了自治同盟战争的序幕。在战役的最后时刻。西斯科对空间站上的居民发表了演讲,告诉了他们自己很荣幸能够管理这座空间站并且发誓一定会夺回它。自治同盟攻占了空间站,但是西斯科已经运行了一个可以完全摧毁深空九站的计算机核心的电脑程序。西斯科撤到了挑战号上,但是留下了自己钟爱的古董棒球。空间站的新指挥官——杜卡特上校明白这代表着西斯科终将夺回它。

DS9 under attack 2.jpg

自治同盟的进攻

西斯科在随后的三个月里指挥着挑战号与詹哈达和卡达西的部队展开了无数场战斗。之后,西斯科被命令返回375号星站。他被命令指挥在敌后摧毁一座Ketracel白药储藏库的任务。西斯科和他的部下乘着一艘他一年前偷到的詹哈达攻击舰顺利完成了这个任务。然而,他们的船被击落在自治同盟领空的一颗行星上,他们和一支詹哈达部队被困在那里。詹哈达部队的沃塔指挥官——Keevan在明白自己受了重伤的情况下交给了西斯科詹哈达的攻击计划。虽然西斯科自己很不情愿,但是他不得不屠杀了所有的詹哈达士兵。西斯科和他的部下不久便被马托克将军和沃尔夫救上克林贡皇家战舰罗泰伦号(IKS Rotarran)上。

由于成功完成了任务,西斯科在375号星站被提拔为威廉•罗斯中将的副官。他被要求把挑战号的指挥权移交给戴克斯少校。通过利用自己在星际舰队的影响力,西斯科制定了重夺深空九站的计划——返回行动(Operation Return)并且说服了星际舰队让自己指挥这次行动。当西斯科知道雷区即将被排除后,他命令立刻开始行动。他在挑战号上指挥战斗并向深空九站进军。当他在虫洞里面对着自治同盟的无敌舰队时,他命令挑战号火力全开。在先知的幻觉中,西斯科说服了它们摧毁入侵舰队而且成功夺回深空九站。

Sisko outlines operation return.jpg

正在375星站制定“返回行动”的西斯科

由于返回行动的失败,杜卡特上校发疯而且被俘虏了。他不得不为他的罪行而受审。西斯科上校将出庭作证,但是他们的座舰——联邦星舰本州号被卡达西部队击毁了。他们乘着一艘穿梭机逃离,之后坠落到附近的一颗行星上。杜卡特的疯癫在那里更强了,他试图杀死西斯科而且发誓杀死每一名贝久人。杜卡特在挑战号救起西斯科之前乘穿梭机逃离了。在饱受折磨后,西斯科发誓说:“不是他死,就是我活!”
Sisko and Vreenak.jpg

西斯科和罗慕伦参议员维奈克

不久后,西斯科请伊利姆•盖瑞克伪造一份记录以将罗慕伦星际帝国拉入战争。星际舰队批准了这个计划。西斯科因这次行动的伦理问题而左右为难,但是在最后这证明是值得的。在盖瑞克的帮助下,他伪造了一份自治同盟和卡达西密谋在战争结束后入侵罗慕伦领空的全息录像。他秘密邀请维奈克(Vreenak)参议员到深空九站以展示他的证据,然而,维奈克后来发现这是假货而且准备向整个象限揭发他“卑鄙的骗局”。但是几天后,参议员的飞船被摧毁了。西斯科质问盖瑞克他做了什么,但这位前黑曜石组织的特工指出这是唯一能让帝国相信这是自治同盟捣的鬼的机会,而仅仅牺牲了一名罪犯和一位参议员的性命以及一位星际舰队军官的自尊。结果,罗慕伦人参战,在中立区捣毁了一连串的卡达西前哨站。这使优势倒向了联邦这一边。西斯科在日志上记下了这件事随后将它删除。

在2374年末,西斯科被选中指挥对自治同盟领空的第一次攻击。第一次秦托卡战役大获全胜,但是当西斯科离开的时候,杜卡特上校密谋关闭贝久虫洞以断绝贝久与先知的联系。杜卡特还杀害了婕琪娅•戴克斯。西斯科深感自责并且决定暂时离开前线去寻找重开贝久虫洞的办法。本和杰克回到了新奥尔良,不知是否应该重返深空九站。

在地球上住了三个月后,西斯科在幻觉中看见一个埋在泰瑞(Tyree)星沙子里的女人的脸。他在PADD里重造了她的脸,而杰克却发现这张脸曾与约瑟夫出现在同一张相片里。约瑟夫不情愿地说出这就是西斯科的亲生母亲——莎拉•西斯科。约瑟夫最终还是告诉了儿子关于他母亲的事,这促使西斯科前往泰瑞去找寻他的幻觉的意义。他与父亲、杰克和伊丝蕊•戴克斯——新的戴克斯宿主一起出发。在泰瑞,西斯科发现了使者之球,它开启了贝久虫洞。他也与曾占据莎拉身体的先知进行交流并且了解了她的真实身份。随着贝久虫洞的重新开启,联邦逐渐处于优势地位而西斯科也返回了空间站。

USS Defiant destroyed.jpg

挑战号被摧毁

在那年年末,西斯科指挥着挑战号参加了第二次秦托卡战役。不幸的是,他的船被自治同盟的新盟友——布林邦联所摧毁。西斯科后来在2375年得到了联邦星舰圣保罗号,她被重命名为联邦星舰挑战号。他指挥了对自治同盟领土的最后攻势,在卡达西解放阵线的帮助下,卡达西之战获胜。之后西斯科、罗斯将军和马托克总理聚集在卡达西的废墟中庆祝胜利。面对着自治同盟为了报复卡达西起义而造成的毁灭性灾难,西斯科并不感到高兴。他回到了空间站,与他的部下在各奔东西前道别。

使者 编辑

最初的怀疑 编辑

当西斯科在2369年第一次会见奥帕卡教宗时,她宣布他就是长久以来预言中的先知的使者。他一开始对她的话持怀疑态度而且对此不以为然,他说他只是一名星际舰队军官。担当任何文化中的宗教偶像会立刻打破了他发下的遵守星际舰队原则的誓言。然而当他发现贝久虫洞而且与贝久人崇拜的先知——一群非线性生物进行的第一次接触后,他对教宗的话不那么怀疑了。他对这个角色还是十分抵触的,但是他意识到先知的能力能让它们看破时间并向贝久人透露一些信息。西斯科开始教导先知关于线性存在的知识并且在先知眼中变得更重要了。它们开始称他为“西斯科(The Sisko)”。而贝久人开始在每年的哈玛拉(Ha'mara)节上庆祝使者的到来。

在那年的晚些时候,西斯科在空间站上第一次遇见了温•阿达米主教。那时是贝久与联邦意识形态的冲突爆发的前夕。那名主教非常保守,她不相信西斯科是使者。

在2372年,亚尔卡主教(Vedek Yarka)告诉西斯科他在一个预言中发现使者即将卷入一场导致毁灭天上的神庙的活动。在浏览了特拉克第三预言(Trakor's Third Prophecy)后,西斯科决定忽视主教的警告。他继续进行从伽马象限穿过虫洞进行子空间通讯中继的工作。然而,琪拉少校逐渐接受了亚尔卡的观点。因为有三名卡达西科学家登站而且在虫洞附近发现了一颗彗星。这颗彗星正朝着虫洞飞去,将会导致虫洞塌陷。西斯科阻止了这颗彗星,但是无意中释放的Silithium能使虫洞继续开放。最后,这一系列活动完美地印证了特拉克的预言而且最后没有毁灭虫洞。自此西斯科对其它的贝久预言产生了兴趣但是仍然怀疑他的使者角色。

跟随命运的脚步 编辑

Akorem's lightship exits wormhole.jpg

阿克莱姆•拉恩的灯船

西斯科继续在承认贝久人的信仰与拒绝他们对自己的狂热崇拜之间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平衡。在2372年,一艘古代的贝久灯船出现在虫洞里,上面坐着的是著名诗人阿克莱姆•拉恩(Akorem Laan)。显然,他在几世纪前就已发现了虫洞而且从那时起他就一直在那里。终于西斯科能放弃他的头衔了,他欣然接受了这个让诗人担任使者的机会。然而,当阿克莱姆指引着贝久向背离联邦之路上行走时,西斯科决定挑战他的使者地位。他开始阅读古籍而且发现预言中的使者更像他,而不是阿克莱姆。于是他们俩回到了虫洞中去与先知见面。最终确认了使者事实上是西斯科。他们把阿克莱姆送回了他的时代来修正时间线,但是不知怎么的所有人都记住了先前的事件。自此,西斯科开始接受了他的使者角色。

Sisko locusts.jpg

西斯科经历了一场警告贝久即将被毁灭的幻觉

在2373年年中,西斯科经历了一系列的神圣视觉(pagh'tem'fars),在这个过程中,他找到了失落的古城巴哈拉(B'hala)。而且他感知到贝久在加入联邦后会遭到毁灭。他听从了他的幻觉,告诉了贝久不能在那时加入联邦。他的这个行为令星际舰队指挥部非常震怒。当他的幻觉危及生命时,西斯科被强迫接受了手术来中止它。

当西斯科在返回行动中与自治同盟舰队在虫洞里对峙时。先知再次与他交谈。它们不允许西斯科死亡而且摧毁了整支舰队。先知告诉他他的人生就像“游戏”,而它们即将进行苦修还说虽然他“属于”贝久,但是他在那不会找到一丝宁静。

西斯科的精神每况愈下,在几个月后,他开始考虑辞职。由于他在贝久还有许多未尽之事,先知把他送入了另一个神圣视觉。在那里,他是一名20世纪地球上的黑人作家,名叫贝尼•罗塞尔(Benny Russell)。通过体验罗塞尔忍受的磨难,西斯科重新审视了当前的问题并最终决定留在空间站上。

那年的晚些时候,西斯科无意中引发了预言中的“算账”——一场先知和恶灵(Pah-Wraith)之间的战斗。他的儿子被一个被放逐者(Kosst Amojan)占据了,而先知占据了琪拉•奈瑞斯少校。这场战斗的结局由于温教宗的介入而不明朗。

Sisko and Dukat Fire Caves.jpg

西斯科的命运在火洞中应验

Sisko, celestial temple.jpg

西斯科拥抱他的命运

在2374年杜卡特用沉思之球释放了恶灵后,西斯科在幻觉中遇见了他亲生的母亲。他到了泰瑞并且发现了使者之球,它重新开启了虫洞而且激活了所有神球。

卡达西之战获胜后,西斯科被引到了火洞(Fire Caves)。在那里,西斯科与占据着杜卡特的恶灵一决雌雄。西斯科毁掉了被《放逐者之书》(Book of the Kosst Amojan)并且把杜卡特和恶灵永远囚禁在火洞里。之后他被带到了天上的神庙,而西斯科的任务才刚刚开始。

个人生活 编辑

兴趣爱好 编辑

他享受烹饪而不是仅仅是用食物复制机,这多亏了他的父亲——一位享有盛誉的精于烹饪克里奥菜式的厨师的教导。他也会弹钢琴而且拥有一副好嗓子。他喜欢玩Jokarion象棋扑克,但他不善于虚张声势。

诺格赫克托•伊拉里欧所称,西斯科最爱喝蜥蜴白兰地

Sisko baseball.jpg

西斯科把玩他的古董棒球

西斯科是一位棒球爱好者,他拥有许多重现比赛的全息程序和一只真正的古董棒球。他是纽约洋基队的粉丝,他还是学院摔跤队的成员。

西斯科最具雄心的娱乐是重建一艘古贝久灯船。西斯科从头开始建造这艘船,只用了除人造重力以外的古代贝久可以获得的材料。这艘船可以在太空航行,她甚至证明了贝久人在宇航领域曾领先卡达西人数个世纪。

Sisko meets Kirk.jpg

两位传奇的邂逅

西斯科的另一个爱好是历史。他搜集星际舰队的旧式星舰模型和古代非洲文物。他对21世纪的历史十分了解,这在他被意外困于2024年的旧金山时起到很大作用。他的偶像之一是詹姆斯•T•柯克舰长。他在另一次穿越到2268年的时间旅行中见到了柯克。他甚至要到了柯克的亲笔签名(柯克以为自己在签署船员补充清单)而且告诉柯克自已很荣幸与他一起服役。

情侣关系 编辑

在本于2354年从学院毕业后不久,他在地球上的吉哥海滩邂逅了他未来的妻子詹妮弗。西斯科正在端着一杯柠檬汁走在滚烫的沙子上并在詹妮弗的毛巾上停下来给自己的脚降温。当詹妮弗听说西斯科是一位年轻的少尉后,她对于与西斯科外出便不太情愿了,因为她的母亲曾警告过她有小心年轻的少尉。然而,她坦然面对而且她的母亲最后很喜欢西斯科。这一对步入了婚姻殿堂而他们的儿子——杰克在一年后出生。詹妮弗和杰克在西斯科服役于联邦星舰萨拉托加号时陪伴着他。当舰船在与博格的战斗中被毁时,詹妮弗遇难了。

在西斯科失去妻子后,他被一个名叫芬娜(Fenna)的女士所吸引。在2370年,西斯科在步行区邂逅了她而且立刻被迷住了。不幸的是,他随后发现芬娜只是妮黛尔(Nidell)——一位嫁给吉迪恩·塞提克(Gideon Seyetik)教授的女士的精神投射。

在两次进入镜像宇宙时,西斯科遇见了交替版的妻子——詹妮弗教授。他还与交替版的婕琪娅有过浪漫关系。

Sisko yates saying goodbye.jpg

西斯科与凯西迪在她入狱前告别

西斯科在2371年被他的儿子介绍给凯西迪·叶慈。在发现他们都喜欢棒球后,他们开始约会。叶慈后来开始给马奇游击队走私补给而西斯科不得不在2372年逮捕她。在叶慈服刑完毕后,叶慈回到了深空九站而他们的关系也随之恢复。

Wedding of Ben Sisko, Kasidy Yates.jpg

西斯科在2375年与凯西迪·叶慈结婚

他们在2375年订婚。先知警告西斯科他们俩的命运不在一起,这导致西斯科停止了他们的婚礼。然而他后来放松了心态,这对夫妇在威廉·罗斯中将的主持下举行了一场小型婚礼。不久以后,凯西迪怀孕了。在西斯科被带到天上的神庙后,西斯科出现在凯西迪的幻觉中,告诉她某一天他会回来而且他爱她。

凯西迪的幻觉在开始拍摄时应是西斯科告诉她他是一名先知而且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是这一幕被重拍了因为艾佛里·布鲁克斯表示一位黑人在妻子生下他们的孩子前就离开她这个情节太过老套。

杰克 编辑

Jake Sisko, 2375.jpg

杰克·西斯科

西斯科的儿子杰克在2355年出生,母亲是本的第一任妻子詹妮弗。西斯科对他照顾婴儿杰克的场景记忆犹新。当杰克成为青少年时,本杰明便已经把他对棒球的爱好传给了杰克。父子俩常常观看著名的全息棒球赛并亲身体验。

在深空九站时,杰克和诺格的友谊一开始深深困扰着西斯科,因为诺格总是给杰克带来许多麻烦。但当西斯科看到杰克教诺格阅读时,他发现这段友谊对杰克是有益的而且同意杰克继续它。在2370年,杰克告诉西斯科他不想子承父业。而西斯科接受了这种想法并祝愿他事业顺利。同时希望杰克能尽最大努力走好他所选择的人生。

杰克的第一任女友是一名叫做梅尔黛(Mardah)的达博女郎(dabo girl)。西斯科对此事非常重视并很不高兴。当他最终与这位姑娘见面后,他发现她很出色而且发现了杰克不为他所知的一面。于是他的担忧烟消云散了。

当杰克开始投身于写作后,西斯科觉得他的儿子逐渐与他疏远。于是,他便时不时的要求杰克与他一起出行,比如去伽马象限旅行,一同试航贝久灯船还有观看贝久虫洞经历子空间反转。但最后西斯科还是让杰克成为了一位成年人。在2373年,杰克成了诺格的室友。那是诺格已是一名星际舰队学员。

Ben&JakeSisko2375.jpg

本和他的儿子,与2375年

在2372年的一次挑战号事故中,西斯科在子空间内被困三十年。在这段时期,杰克执着于寻找能够带回他的父亲的方法。而他最终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以让西斯科回到三十年前事故发生的那一刻。在那年晚些时候,当杰克逐渐被奥娜亚(Onaya)吸去生命时,西斯科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而且最终救了他的儿子。

当自治同盟在2374年暂时控制深空九站时,杰克决定留在那里。西斯科对杰克的行为很不满,但是他知道杰克已是一个成年人而且有能力做出不论有多危险的决定。但是西斯科不得不向他愤怒的父亲解释他把杰克留在空间站的原因。

在西斯科失踪后,杰克对失去父亲一事始终无法释怀。凯西迪·叶慈和琪拉·奈瑞斯中校安慰了他,她们都相信西斯科会回来的。

好友 编辑

学院的好友 编辑

西斯科和一个名叫Laporin的Benzenite人和昆廷·斯沃福德一起来到学院,他们两人后来都成了星舰舰长。

Cal hudson.jpg

西斯科在学院的老朋友——卡尔文·“卡尔”·哈德森,与2370年

西斯科的早期生涯中的密友是卡尔文·哈德森。西斯科和哈德森一起进入学院而且一直是朋友。西斯科和哈德森的家庭常常结伴出游。他们曾在新柏林参加玛祖卡舞节。当哈德森背弃星际舰队转投马奇游击队时,西斯科觉得他背叛了自己。在2370年,西

斯科默许了哈德森逃脱星际舰队的拘留所,但是这结束了他们长达二十年的友谊。在卡达西联盟于2373年加入自治同盟后,马奇很快便完蛋了而且它的大多数成员被杀,包括卡尔·哈德森。

戴克斯 编辑

Curzon Dax, Emissary.jpg

寇松·戴克斯

本杰明年轻时候的导师是楚尔大使——寇松·戴克斯。在50年代与戴克斯在派里奥斯空间站相遇后,戴克斯和西斯科的友谊维持了将近二十年。带2369年他为戴克斯辩护后,他描述了楚尔人对他的影响,“他教会我去以一种从未想过的方式去感谢生活。他教我艺术、科学和外交的知识。我今天所成就的全拜他所赐。”

戴克斯在2354年参加了西斯科的单身派对而且他们常常结伴到瑞萨(Risa)旅行。寇松在2367年去世后,他的共生体被传给了一个叫做婕琪娅的女人。不论戴克斯的外表如何,西斯科坚持叫她“老头子”。虽然他刚开始很难适应她的新外表,但是他们很快就再次成为了朋友。

SiskoAndDax2374.jpg

西斯科和婕琪娅·戴克斯,于2374年

西斯科不久就把婕琪娅当作了密友。在至少两个不同场合,当他面对让戴克斯死亡的危险时,他不顾一切地拯救她。当婕琪娅在2374年叫停了她与沃尔夫的婚礼时,是西斯科告诉她是在无理取闹。而他最终说服了她继续她的婚礼。

婕琪娅在当年晚些时候被杜卡特杀害了,而西斯科不得不与她道别。在她葬礼前的最后时刻,西斯科告诉她自己急需她的帮助而且对她的离世深感痛苦与后悔。

然而戴克斯的共生体存活了下来并与伊丝蕊·提甘(Tigan)结合。新的伊丝蕊·戴克斯在地球上找到了西斯科并且帮助他发现了使者之球。戴克斯最后同意回到深空九站并在第三次生命中继续作他的朋友。然而,伊丝蕊没有为接受戴克斯共生体做好准备而且努力适应新的记忆。在帮助她的过程中,西斯科不仅是她的长官还成为了她的导师。

琪拉·奈瑞斯 编辑

西斯科与他的贝久副站长——琪拉·奈瑞斯的关系一开始非常紧张。因为琪拉公开表示她由于担心联邦会成为另一股占领势力而反对它的介入。琪拉对联邦看法的转变自从虫洞被发现开始,但她对由于联邦的存在才是卡达西离开的事实非常不满。最开始西斯科和琪拉的关系仍然在争吵层面,主要是关于对空间站政策的不同观点。有时,琪拉不只是争吵还常常不听命令。然而西斯科也表示他们之间的争吵逐渐使双方互相赞赏对方的看法。在那年末,尽管温·阿达米联邦描述为恶魔,但琪拉开玩笑说她不相信西斯科是魔鬼。

Kira Starship Down.jpg

琪拉在西斯科于一场詹哈达攻击中受伤时照顾他

琪拉的宗教信仰进一步使她与西斯科的关系复杂。就像其他虔诚的贝久人一样,琪拉把西斯科当作是先知的使者,这有时使西斯科感到不舒服和矛盾。琪拉尝试把她的宗教信仰局限在她自己身上,但当西斯科在一次詹哈达攻击中受伤后,她还是祈祷他能康复。在这场事故后,西斯科邀请她和自己一同观看棒球赛。但西斯科接受了他的使者地位后,两人的紧张关系缓和了。

当联邦不得不放弃深空九站时,西斯科作为指挥官和使者命令琪拉和其他贝久人不要卷入与自治同盟的冲突。然而当联邦在战争中逐渐失败时,琪拉违背了命令开始组织反抗运动。

琪拉在西斯科决定娶凯西迪·叶慈时表达了她的保守想法——不顾先知的警告而执意结婚会导致他的痛苦。

迈尔斯·奥布莱恩 编辑

西斯科和迈尔斯·奥布莱恩的关系是部下对指挥官忠诚与奉献的典型。这段关系发展迅速。奥布莱恩从一开始就十分尊重西斯科,而西斯科在他刚指挥深空九站时就开始依靠他使空间站运作。

O'Brien & Sisko.jpg

西斯科和奥布莱恩讨论杰克的事

西斯科在托斯克事件发生后对奥布莱恩很生气,但是他还是默许了奥布莱恩放走了托斯克

这次事件后,西斯科似乎与奥布莱恩形成了随意的朋友关系,尽管他们的军衔不同而且迈尔斯是应征人员但西斯科是军官。而且西斯科坚定不移地 忠诚于他的指挥官。他们经常讨论做父亲的经验。

西斯科曾在奥布莱恩被冤枉时威胁卡达西人不要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当揭发了卡达西的阴谋后,西斯科设法延长了奥布莱恩的假期。

在临时政府因圆圈的影响而强令星际舰队离站后,奥布莱恩自愿留在深空九站上帮助西斯科,李·纳拉斯和其他一些人控制空间站。他这样做意味着他星际舰队生涯的结束和妻子的强烈反对。

用西斯科的话来说,他坚定地认为奥布莱恩能“像其他人一样好地照顾自己”。

在奥布莱恩的女儿茉莉掉入时间门后,西斯科对他深表同情。在这次事件结束后,他在一场星际舰队的听证会上代表了他的工程师出席并努力为他辩护。

奥多 编辑

虽然奥多在第一次遇见西斯科时不认为自己喜欢他,但是他们俩在后来的几年中越来越尊重对方。当西斯科晋升为上校时,虽然他没有看出这个头衔的重要意义,但是他觉得没人比西斯科更有资格获得它。西斯科也不止一次回报了奥多对自己的敬佩。当奥多在被黑曜石组织俘虏后命悬一线和他生病时,西斯科都驾着挑战号进入自治同盟领土去拯救奥多而置自己的危险而不顾。奥多在知道变形人到达地球后和西斯科一起回到地球。他帮助了西斯科找到检测出地球上的变形人的方法。他还在西斯科被莱顿中将指控为变形人后帮助他逃离。

深空九站的人员和居民 编辑

西斯科在深空九站上与他的部下打成一片。除了戴克斯、迈尔斯·奥布莱恩和琪拉·奈瑞斯之外,他还与沃尔夫、奥多和朱利安·巴希尔有非常紧密的关系。他不时邀请他的部下们到他家里共享他亲手烹饪的晚餐。但是西斯科在朋友与下级这两种关系之间还是有一条分界线的。他不止一次的在部下违反规定是狠狠地批评而不顾他们的业余关系。

西斯科不太喜欢夸克,但是他还是容忍了这位佛瑞吉人。他常常在合适的时候敲诈夸克,比如说说服他留在深空九站和协助他与自治同盟的创始人进行第一次接触。他对于夸克发现一名自治同盟间谍并从詹哈达手中救了他的命这件事十分感激。

Nog convincing Sisko.jpg

诺格请求西斯科支持他加入星际舰队

虽然他一开始不支持杰克与诺格交友,但是他最终喜欢上了这位年轻的佛瑞吉人。诺格请求西斯科帮他申请星际舰队学院的入学资格。西斯科一开始很怀疑这个想法,但他很快意识到诺格的确渴望成为一名军校学员并同意诺格的要求。当诺格返回深空九站进行实习时,西斯科鼓励他于杰克的友谊。因为他希望诺格的星际舰队纪律能约束他的儿子。诺格后来在联邦星舰挑战号上听命于西斯科而且西斯科开始依靠诺格。

另一位在深空九站上与西斯科交好的佛瑞吉人是诺格的父亲——罗姆。曾有一次西斯科和罗姆密谋人杰克和诺格共处一室进行交谈。在与索洛克的逻辑者队进行棒球比赛前,他因罗姆的拙劣技术而恐吓了罗姆并把他踢出棒球队。但他之后因他的粗暴态度向罗姆真诚地道歉。

2375年,西斯科集合了他的部下并成立了一支棒球队以在全息套房的棒球比赛中对抗一支瓦肯人的队伍。西斯科的队伍——九站人队赋予瓦肯人的逻辑者队,但是这次比赛增强了他与部下们的凝聚力而且他们很享受这次经历。在那年晚些时候,西斯科还与他的部下加入了一个玩偶盒程序以帮助维克·方丹。西斯科帮助他从一群暴徒手中夺回了维克的娱乐场。西斯科在自治同盟战争结束后最后一次与部下齐聚于维克的娱乐场。

威廉·罗斯 编辑

在自治同盟战争开始后,西斯科与威廉·罗斯中将形成了良好的关系。在2374年初,罗斯任命西斯科为他的副官。在那年晚些时候,当联邦同盟准备好反击自治同盟时,罗斯告诉西斯科星际舰队让他来制定入侵卡达西的计划。

除开他们稳固的工作关系,罗斯对西斯科作为先知的使者一事深感失望。这种感觉在第一次秦托卡战役前夜开始,因为西斯科告诉他先知不想让他去卡达西。罗斯告诉西斯科他不能同时作为星际舰队军官和先知的使者,否则他将会选择另一个人接替西斯科。西斯科不得不同意去卡达西。

罗斯在2375年主持了西斯科与凯西迪·叶慈的婚礼。

语录 编辑

“难道你重视你对未来事物的无知吗?”
“那也许是我们了解人类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我们还不清楚该如何定义我们的存在。我们仍在探索,不只是为了我们问题的答案,还为了更多新问题。我们是探险家。我们探索我们的生命,日复一日。而且我们探索星系,试图拓展我们的知识。那就是我在这儿的原因,不是通过武力或思想来征服你,而是为了并存和学习。”

——先知西斯科,DS9:《使者》(Emissary)

“你在这里。”
“我的确在这。我不知你是否理解。每次我闭上眼睛时,我都像这样看见她。在黑暗中,在眨眼时,我就像这样能看见她!”
“你过去的经历不能帮你为未来的结果做好准备。”
“但我从未明白没有她我该如何生活。”
“所以你选择了在这里。这里的时间不是线性的。”
“是,这不是线性的。”

——先知西斯科在先知创造的幻觉中讨论西斯科妻子的死,DS9:《使者》(Emissary)

“俗话说:财富眷顾勇者。好,我猜你们在试图证明这一点。”

——西斯科

“你恨我!但皮卡德从来不恨我!”
“而我不是皮卡德!”

——Q西斯科,DS9:《没有Q》(Q-Less)

“祝你下次好运。”
“你最好希望不要有下次,先生!我过去常常放你一马,当我能够严厉地控告你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也许抓不到你贩卖军火,但是你在像这样在步行区放广告的话,我就把你钉在墙上!!”

——西斯科夸克,DS9:《往常的生意》(Bussiness as Usual)

“开——火!!!”

——西斯科,DS9:《AR-558之围》(The Siege of AR-558)

“贝久人和我们住在空间站上,和我们共事了好几个月,帮助我们移动空间站来保护虫洞,加入我们去探索伽玛象限,和我们一同为贝久开创美好未来,这些人知道我们不是敌人也不是恶魔。我们常常不认同。我们确实有一些该死的好仗要打,但我们总是离开他们,而丝毫不了解他们的感受也丝毫不感激他们。”

——西斯科,DS9:《在先知之手》

“在地球上没有贫穷,没有犯罪,没有战争。你从星际舰队总部的窗户向外看的话,你看到的是天堂。不错,在天堂当一个圣徒很简单,但是马奇不住在天堂。在外面的禁武区,所有的问题尚未解决。在那里没有圣徒,只有——人。愤怒的,恐惧的,坚定地人们将会做一切事来生存下去,管它有没有经过联邦的批准!”

——西斯科对于涅恰耶夫关于与马奇“建立对话”的建议的评价,DS9:《马奇:第二集》

“我的父亲常常说去往地狱的道路一开始是因好的目的而开始的。我就在那里打下基石。我向自己承诺。我会付出任何代价,会不顾一切因为我的目的是正义的。我的意图是好的。在一开始,这就足够了。”

——西斯科,DS9:《在苍白的月光下》

“所以······我说谎了。我贿赂了一个人去掩盖另一个人的罪行。我是谋杀的共犯。但是在所有事中最该死的是······我以为我能承受它。如果我需要在再做一遍的话,我会的。盖瑞克在一件事上面是对的,那就是内疚对于阿尔法象限的安全来说是极小的代价。所以我需要学会承受它。因为我可以承受······电脑,删除整个个人日志。”

——西斯科,DS9:《在苍白的月光下》

“你几时回来?”
“难说。也许一年,也许······是昨天。”

——西斯科凯西迪,DS9:《何事身后留》(What You Leave Behind)

全息影像 编辑

Hippocrates Noah with guns.jpg

有着西斯科外貌的希波克拉底·诺亚

本在许多偶然事件中被全息复制了。

  • 圆圈政变期间的一个娱乐程序中,用来吸引贝久士兵光临全息套房。
  • 在2372年的一次传送机事故导致被传送者的图像被储存在图像缓冲器中并替代了全息程序朱利安·巴希尔,秘密特工中的角色。希波克拉底·诺亚的外貌被西斯科覆盖了。
  • 卢瑟·斯隆在2374年调查朱利安·巴希尔时用全息影像重建了深空九站。它也含有西斯科。

年表 编辑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