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尔法记忆

卡达西历史

简体 | 繁體

211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聊天0 分享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CardassiaPrime2375.jpg

2375年的卡达西主星

卡达西历史(Cardassian history)或许是阿尔法象限各种族的历史中最野蛮的。起初,卡达西母星上生活着高尚且优雅的人民,但是不久瘟疫和饥荒席卷了这个文明,将他们带向堕落的深渊。几世几年,卡达西社会发展出这样一个哲学,即牺牲个体的自由来换取国家和社会的繁荣昌盛。五个世纪以来,卡达西军队的铁蹄踏遍了银河系(Milky Way Galaxy)中无数的星球,通过征服许多种族,来解决自己的社会问题。这开启了扩张和战争的时代。最终,卡达西文明在两次大战的惨败后沦为废墟。

早期历史 编辑

在卡达西联盟建立的数个世纪前,古代赫比申(Hebitian)是一个在卡达西主星(Cardassia Prime)上繁荣的高尚且安宁的文明。赫比申的墓葬据说非常华美,装满了杰沃奈石(jevonite)制作的器件。由于这颗行星自然资源匮乏,社会深受瘟疫和饥饿的困扰,数百万人死去。幸存者不久便发展出了军国主义思想,终结了赫比申的生活方式。(下一代:《指挥链(下)》)

与贝久第一次接触 编辑

Bajoran lightship fireworks.jpg

卡达西人迎接西斯科到达卡达西空域

贝久与卡达西的第一次接触发生在16世纪。贝久探险家乘坐灯船(lightship)横越贝久周围的太空,无意中发现了超光速粒子漩涡(tachyon eddy)。它把他们直接带到了卡达西主星。虽然卡达西政府否认这个故事的合理性,但是贝久灯船的残骸“无意中”在卡达西上被发掘出来,与此同时,西斯科中校和他的儿子在2371年重现了这段旅行。这让卡达西人不得不承认他们“证明了古代贝久人第一次进行太空冒险的精神”。(深空九号:《探险家》)

卡达西联盟 编辑

Cardassian Union logo.png
主页面:卡达西联盟

戴塔帕议会(Detapa Council)、卡达西中央指挥部黑曜石组织(Obsidian Order)在19世纪同时建立,组成了最终被称作是卡达西联盟的国家。(深空九号:《挑战号》)

第一共和国 编辑

第一共和国(First Republic)存在于21世纪晚期,以它的序列主义诗歌著名。这包括序列主义诗人普利姆的伊洛哈(Iloja of Prim)的作品。他曾在瓦肯星流亡。(深空九号:《命中注定》)

到了22世纪中期,卡达西的太空探索者被奥加尼亚人(Organian)观测到了。第一赫比申文明的地下遗迹也在这个世纪重见天日。这些遗址被贫穷的卡达西人洗劫一空,大多数文物都被盗走了。(下一代:《指挥链(下)》)

到2152年为止,至少有一艘卡达西星舰遇到了自动维修站,失去了一名船员。(进取号死亡车站

在平行时间线里的2255年,妮欧塔·乌乎拉在地球上的一家酒吧里点了两杯卡达西日出(Cardassian sunrise)。

军事帝国 编辑

Terok Nor orbiting Bajor.jpg

2369年之前,卡达西空间站泰洛克·诺在贝久轨道上

在赫比申社会衰亡后,卡达西人发展出军国主义思想,他们严重依赖向银河系其他地区进行军事扩张获取的自然资源。为了“养活”人民,军方在许多星球建立了殖民地来获取自然资源。因此,军人是实际上的统治阶级。这种互惠互利遇到了一个死胡同,为了与卡达西上的饥荒抗争,军方占领了周围的行星并奴役当地人。由于贝久所在的星系距离卡达西仅五光年,所以对贝久的占领从2319年就开始了,直到2328年完全吞并。受到来自联邦的压力,以及贝久反抗组织不断的发动恐怖袭击和游击战,占领在2369年结束。(下一代:《指挥链(下)》,《洛少尉》,深空九号:《使者》,《二合一》,《卡达西之子》)

参见:占领贝久
Weapon ranges overlay remastered.jpg

联邦星舰凤凰号(蓝)攻击两艘卡达西舰船(红)

最终,卡达西的扩张引发了与克林贡帝国的冲突,导致了贝垂卡星云事件(Betreka Nebula Incident)。(深空九号:《战士之道》)他们的扩张还导致了与联邦的摩擦,引发了联邦-卡达西战争塞特里克Ⅲ号星大屠杀(Setlik III massacre)便这场战争期间上演。在2367年,双方签署了和约,结束了战争并在三年后划定了禁武区。两方不时发生小规模冲突,包括联邦星舰凤凰号本杰明·麦克斯韦(Benjamin Maxwell)舰长私自对卡达西发动的袭击。他坚信卡达西人正在重整旗鼓以待对入侵联邦。麦克斯韦的顾虑不是毫无依据的,因为让-卢克·皮卡德舰长发现过卡达西货船向联邦星区附近的一个“科研站”提供干扰设备。虽然情况紧急,但是他还是选择按兵不动。(下一代:《伤员》)

Reklar.jpg

瑞克拉号和联邦星舰进取号-D在禁武区会面。

确实,在2369年,当卡达西军队撤出了贝久星区并沿联邦边境部署时,联邦提高警惕,生怕被侵略。卡达西诱捕了皮卡德,试图通过谈判交换米诺斯·科尔瓦(Minos Korva)。禁武区的规划对紧张局势更是火上浇油。由于边境的一些星球被割让了。许多人当地人不愿意离开故土。由于对待遇不满意,他们决定反抗。于是,马奇游击队(Maquis)诞生。(下一代:《伤员》,《指挥链(上)》,《指挥链(下)》,深空九号:《马奇(上)》,《马奇(下)》)

衰落 编辑

Maquis attack the Vetar.jpg

马奇恐怖分子在2370年攻击一艘卡达西舰船

联邦-卡达西战争消耗了卡达西联盟大量的资源,所以在和约刚刚签订后,他们无力再次发动战争。雪上加霜的是,马奇游击队在禁武区站稳了脚跟,使得卡达西军方没法发动全方位攻击来清除游击队。这使马奇能够对联盟进行破坏活动和实施军事攻击。随着马奇的日益壮大,联邦和卡达西关系也日趋紧张,但是双方都拿不出好的解决方案。借此,中央指挥部秘密武装禁武区的卡达西人来对抗马奇。同时,游击队通过抢劫过路舰艇获得物资,后来他们还接受克林贡帝国的援助。(下一代:《先发制人》,深空九号:《马奇(上)》,《马奇(下)》,《挑战号》,《尽忠职守》,《荣耀之光》)

中央指挥部试图栽赃联邦来解决禁武区问题,他们伪造联邦不仅默许马奇的行动,还暗地里提供武器的证据。他们的特工伪造迈尔斯·奥布莱恩深空九站向马奇运送光子鱼雷的证据。这个计划被挫败了,空间站的高级军官们发现了中央指挥部的特工,而针对奥布莱恩的证据则被证实是伪造的。(深空九号:《特别法庭》)

中央指挥部的另一个失败的尝试是用ATR-4107型导弹(后来被命名为无畏号)摧毁马奇在荒地的军需基地。ATR-4107不仅仅是一枚导弹,还相当于一艘有曲速能力的自动战舰并装备有各式各样的防御武器。无畏号径直射向马奇弹药库并突破了所有防线。然而,卡达西人只在上面装了一个旧式的动力学引信,所以它没有按计划运行,而是在小行星轨道上漂浮。马奇借机重新对导弹编程,让它攻击阿斯什兰Ⅴ号星(Aschelan V)的卡达西燃料库。无畏号莫名其妙的在荒地失踪。两年后,联邦星舰航海家号德尔塔象限发现了它。(航海家号无畏号

Negotiations life support.jpg

2371年,温·阿达米教宗特雷尔使节商谈《贝久-卡达西和约》事宜,本杰明·西斯科也有参与。

在占领期结束后,为了重新建立与贝久的关系,卡达西人秘密与贝久人签署了条约。特雷尔使节(Legate Turrel)代表卡达西联盟,白瑞尔主教(Vedek Bareil)开启谈判并处理细节问题。双方进行了五个月的秘密协商后,卡达西人同意战争赔款和正式道歉。然而,白瑞尔在条约最终签订前与赶赴深空九站途中受伤,所以教宗(Kai Winn)代替他完成协商并签署《贝久-卡达西和约(Bajoran-Cardassian Treaty)》。(深空九号:《鞠躬尽瘁》)

2370年,一个庞大而充满敌意的帝国在伽玛象限浮出水面,这成为了卡达西帝国最可怕的灾难。这个叫做“自治同盟”的势力开始暗中破坏阿尔法象限的稳定。到了2371年,没有一个阿尔法象限的势力愿意承担阻止自治同盟入侵的责任。前黑曜石组织首脑安纳布然·谭(Enabran Tain)试图让卡达西来阻止这场大战。在Tal Shiar的协助下,谭在奥瑞斯星系(Orias system)组建了自己的小舰队,他在那年晚些时候将试图用它消灭自治同盟的统治者——创始人(Founder)。他的计划最终被变形人特务挫败了,以奥玛瑞安星云战役(Battle of Omarion Nebula)的灾难告终。这场战役标志着黑曜石组织的覆亡,这也让卡达西持不同政见者运动在次年有机会颠覆中央指挥部的统治。在这场运动中,戴塔帕议会和平民政权复兴。(深空九号:《詹哈达》,《无因之由》,《木已成舟》,《战士之道》)

Cardassian wreckage.jpg

在遭受克林贡军队势如破竹的入侵后留下的卡达西舰队残骸

在被压抑这么长时间后,人民却能够使戴塔帕议会重新掌权,这在克林贡帝国眼中就是创始人捣的鬼。因此,高岚(Grown)总理在一名变形人的教唆下,命令克林贡帝国对卡达西联盟发动入侵——这就是克林贡-卡达西战争(Klingon-Cardassian War)。这场战争摧毁了卡达西人的基础设施,击垮了他们的舰队。而戴塔帕议会在杜卡特上校(Gul Dukat)和联邦的协助下在深空九站避难。在克林贡人击退后,战争陷入僵局,而克林贡舰队能够在卡达西领土肆意穿行。在那年晚些时候,杜卡特在琪拉·奈瑞斯少校的协助下夺取了一艘克林贡舰艇。虽然从这艘船上获取了大量的电脑日志和状态报告等情报,但是戴塔帕议会决定用外交手段结束战争而不是用所获得信息发动新一轮进攻。对此不满的杜卡特便驾着这艘俘获的猛禽舰开始一个人的战争。(深空九号:《战士之道》,《风采再现》,《战斗法则》)

由于黑曜石组织不复存在,人民也就失去了秩序。一个叫做“真道(True Way)”的狂热的分离主义组织开始在联邦和贝久身上发泄遭受挫败的情感,发动的一系列恐怖袭击和暗中破坏。他们认为联邦改为卡达西的经济和政治问题负责,而且对一年前签订的《贝久-卡达西和约》不满,真道摧毁了汽艇联邦星舰奥里诺科河号,以及试图刺杀沙卡尔·艾顿(Shakaar Edon)。(深空九号:《好兄弟巴希尔》,《烦恼缠身》)

复兴 编辑

Dukat joins Dominion.jpg

在2373年,杜卡特宣布卡达西加入自治同盟

在2373年,自治同盟派遣数十艘舰船穿过贝久虫洞入侵阿尔法象限。联邦做了最坏的打算,就是自治同盟舰队发动星际战争并进攻深空九站。然而,舰队掉头向卡达西领空驶去。不久之后,杜卡特宣布他已经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和自治同盟秘密结盟并在自治同盟进军阿尔法象限的几周前成为了它的正式成员。在卡达西被兼并后,戴塔帕议会完全丧失权力,杜卡特被指定为卡达西人的领袖。杜卡特后来为自己的做法正名,宣称与自治同盟联合将重现卡达西昔日的荣光。他还承诺将消灭在卡达西境内的每一艘克林贡舰船,荡平禁武区内的每一座马奇殖民地。杜卡特确实实现了他的承诺。在短短三天内,所有的马奇殖民地均被摧毁,只有少数成员幸免于难,而且克林贡入侵舰队被迫撤退。(深空九号:《地狱之光》)

加入自治同盟 编辑

参见:自治同盟战争

初期胜利 编辑

卡达西的领土恢复到了战争前的状态,杜卡特也让联盟崛起为阿尔法象限一等一的势力。然而,杜卡特个人的野心以及创始人在银河系建立秩序的渴望意味着一场星际战争在所难免。为了征服整个阿尔法象限,自治同盟需要从伽马象限获取源源不断的舰船、物资、军队和Ketracel白药。于是,联邦决定在虫洞入口布雷来阻止自治同盟力量的剧增。这场行动激怒了自治同盟,他们认为有必要以侵略者的形象对联邦发动一次全面战争。自治同盟排出一支舰队去夺取深空九站并阻止雷区的完工,最终杜卡特夺得了空间站。自此,自治同盟战争(Dominion War)正式打响。(深空九号:《战争号令》)

Dominion fires-0.jpg

自治同盟和卡达西舰船进攻深空九站

在战争的最初几个月里,自治同盟和卡达西在整条战线上锐不可当,逼得联邦和克林贡帝国节节败退。联邦第七舰队泰拉(Tyra)的完败似乎预示着自治同盟最终会取得完全胜利。目前为止,胜利之路上的唯一问题就是何时地球和联邦的剩余部分会被自治同盟征服。然而,本杰明·西斯科上校领导的一次英勇的反击成为了战争中盟军的首胜。但严格意义上说,这只是由于贝久先知(Prophet)在虫洞里毁灭了两千八百艘自治同盟舰船,是他们没能涉足阿尔法象限。形势的急转直下,再加上女儿陶拉·泽雅(Tora Ziyal)的死亡,杜卡特的精神崩溃了。从此往后,卡达西人在自治同盟中的地位开始逊于沃塔人(Vorta)和詹哈达(Jem'Hadar)了。(深空九号:《自力更生》,《天使之死》)

傀儡政府、占领与反抗 编辑

在杜卡特被俘虏后,德玛(Damar)成为了卡达西的新领导人。然而,德玛的地位根本就是象征性的,而女变形人维庸(Weyoun)掌握着实权。在深空九站被联邦夺回后,德玛虽极力反对,但还是被迫按照维庸的要求向盟军求和。 久而久之,德玛在任何政治和军事决策上都得服从维庸。比如放弃追杀联邦星舰挑战号而去支援德沃斯Ⅱ号星(Devos II)的索纳(Son'a)前哨站。(深空九号:《预测未来》,《半影》)

Damar preaches freedom.jpg

德玛在卡达西号召人们反抗自治同盟

德玛逐渐意识到自己是在领导一个自治同盟统治的傀儡政府,而且卡达西人在自己的领土上竟然成为了下等公民。在2375年,女变形人与布林人(Breen)谈判加入自治同盟的事宜时,她代表卡达西割让了部分领土。德玛以卡达西领导人的身份被迫签订了协议。这时,他发现自已的权力已被完全剥夺了。不久,他就开始反抗自治同盟暴君。(深空九号:《恶魔之面》,《祸不单行》,《乘风破浪》)

瑞沃克上校(Gul Revok)背叛了解放事业,把他们的基地位置通报给了自治同盟。于是,德玛的军事叛变以失败告终。然而当他在卡达西主星上时,他发现自己对卡达西人的影响力远比自己认为的要大。广大的卡达西人民加入了德玛的解放阵线,在卡达西之战(Battle of Cardassia)中使星球上的电力完全中断。混乱和与总部失联使得自治同盟军队被盟军击败,迫使他们退到卡达西主星开始最后一战。(深空九号:《战争恶犬》,《何事身后留》)

崩塌 编辑

Cardassia in ruins.jpg

2375年,在自治同盟战争后的卡达西主星的首都沦为废墟

当自治同盟因为停电而报复性地毁灭了拉卡伦市(Lakarian City)时,剩余的卡达西军队纷纷倒戈,协助联邦同盟一而再,再而三地击溃自治同盟。但是这个转变来的太晚了。因为背叛,所以自治同盟下令屠杀所有的卡达西人。在战争结束时,轨道轰炸和詹哈达袭击后的卡达西主星哀鸿遍野。超过八亿名男人、女人甚至是孩童在全球性的种族灭绝行动中被屠杀。卡达西军队在两年的全面战争中伤亡惨重,第十一军团在仅仅一次交战中全军覆没了。除此以外,经济系统崩溃了。而德玛——解放阵线的绝对领袖也牺牲了。卡达西的情况进一步恶化,不可避免的衰亡了。卡达西——一个荣耀、强大而不屈不挠的国度就这么再次沦为一颗充斥着饥饿、死亡、疾病和毁灭的星球。剩余的卡达西人只得在废墟上重建往昔的辉煌。马托克(Martok)将军相信这样一个一度强大的民族的悲剧性结局正如贝久人所说的“恶有恶报”。(深空九号:《何事身后留》)

平行时间线 编辑

沃尔夫在2370年曾去过的平行宇宙中,卡达西帝国被占领期后的贝久人推翻了。与此同时,也有一名卡达西人在联邦星舰进取号-D上担任舵手。(下一代:《平行宇宙》)

在因为本杰明·西斯科在2372年意外身亡而创造的平行时间线中,卡达西人在2422年和贝久人之间有一个共同防御条约——这是为了对抗克林贡帝国而签订的。(深空九号:《访客》)

附录 编辑

相关文章 编辑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