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尔法记忆

凯瑟琳·珍妮薇

简体 | 繁體

211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聊天0 分享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Kathryn Janeway, 2379.jpg
2379年
性别: 女性
种族: 人类
隶属于: 联邦星际舰队
军衔: 中将
状态: 活跃 (2379年)
出生: 5月20日
地球印第安那州布卢明顿
父亲: 珍妮薇(将军)
兄弟姊妹: 一位姐妹
婚姻状况: 单身(曾于马克·强森订婚)
子女: 三个高度进化的人类孩子
其他亲戚: 香农·奥唐纳(祖先)
基让·珍妮薇(祖先)
玛撒(阿姨)
演员 凯特·穆格
Kathryn Janeway, 2371.jpg
2371年
"做一名星舰舰长要记住三件事:掖好你的制服,与船共存亡以及永不抛弃任何一名船员。 "
– 凯瑟琳·珍妮薇对娜奥米·怀尔德曼说, 2375年 (黑暗边疆)

凯瑟琳·珍妮薇是24世纪的一名星际舰队军官,以在联邦星舰航海家号上的经历最为著名。她是成功穿越德尔塔象限的第一名联邦舰长,在历时七年的征程中发现了数十颗星球和文明。除此以外,她和她的船员在与博格的数次交手中幸存。在2379年,她成为了星际舰队指挥部的一名中将

早期生活 编辑

Young Kathryn Janeway.jpg

年幼的凯瑟琳·珍妮薇

凯瑟琳·珍妮薇在5月20日出生于地球上的印第安那州的布卢明顿。她的父亲是珍妮薇中将,有一个姐妹,被她称作家里的艺术家。她的母亲2378年还在世。

根据杰瑞·泰勒的书,珍妮薇的母亲叫做格蕾琴,她的姐妹叫做菲比。

凯瑟琳成长在印第安那平原上她祖父的农场中。在她六岁时,她亲眼目睹了一束闪电劈开了她几个小时前刚刚爬过的一颗橡树。多年后,她回忆称没有什么比平原上的闪电更加令人恐惧的,尤其对于一个幼小的儿童。威尔士干酪吐司是她最喜欢的食物之一。在祖父那里,她总能享受到它。

珍妮薇年少时曾学过芭蕾舞。她六岁时学习了《天鹅之死》,她称这是对她“初级芭蕾”课的打击。在2373年,她在航海家号的才艺之夜上重现了这个场景。在九岁时,她和父亲一起在大峡谷(Grang Canyon)的南侧徒步旅行。她觉得“地球上最大的壕沟”尘土太多了,她中意田园风景。当珍妮薇十二岁时,因为输了一场网球赛,她在狂风暴雨中跋涉了七公里才回到家中。在2373年,珍妮薇决定重新拾起自高中就不再练习的网球。珍妮薇在台球方面也经验丰富。但是在她第一次在汤姆·派瑞斯桑德琳之家(Chez Sandrine)全息模拟中与船员一同娱乐时,她的表现让所有人都误认为她是新手。她还喜爱滑雪。

珍妮薇和她的父亲有一种特别的关系。他的父亲把她培养成一个无神论者,教她用一种科学的眼光看待世界。2358年前后,当他在鲸鱼座τ 主星(Tau Ceti Prime)的极地冰盖下溺水身亡后,她遭受了重大打击。她极度消沉,整日躺在床上睡觉。最终是她的姐妹强迫她回到现实中来。

珍妮薇相信是她的祖先香农·奥唐纳(Shannon O'Donnell)的故事激励她加入星际舰队。这个家族传说讲的是奥唐纳克服了当地顽抗的阻挠确保了千禧门(Millennium Gate)的建造得以进行。奥唐纳也被认为是一名早期的宇航员,珍妮薇探索家族的开创者。但令珍妮薇十分失望的是,2376年的调查显示奥唐纳对千禧门的贡献并没有人们所想象的那么杰出,她仅仅是那个项目的一名顾问工程师。然而,九之七告诉她奥唐纳对她的激励并不因此而降低,而奥唐纳仍然是促使她加入星际舰队成为探险家的动力。

在她的一生中,珍妮薇学习了石板语言(chromolinguistics),美洲象形语言(American Sign Language)以及雷伊隆(Leyron)。然而,她就是学不会基础克林贡语

在《杀戮游戏》的一块互动面版上,她出生于2344年。但这意味着在她2371年接管联邦星舰航海家号时,只有27岁。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穆格接下这个角色时已经39岁了。根据2373年的“从高中开始已经19年没打过网球”,可以推断出航海家号任务开始时珍妮薇约35岁,那么她应该在2336年出生。
在《克雷格深深夜秀》上,凯特·穆格说在《大结局》中,珍妮薇中将76岁。回到地球花了她23年时间。在这一集开头的十周年纪念日庆祝活动表明这是2404年。这又说明她的生日是2328年。

学院时期 编辑

Janeway&boothby.jpg

珍妮薇与复制版的布思比见面

在她还是星际舰队学院学员时,她与学院的园丁布思比(Boothby)关系很好。他每天早上都把新鲜的玫瑰花送到她的寝室。她喜欢在市场街(Market Street)的一家叫做猫头鹰(Night Owl)的小咖啡屋消磨时光。她对咖啡的喜爱和熬夜的习惯使她通过了许多课程。她师从像帕特森(Patterson)、亨德里克斯(Hendricks)以及霍克(H'ohk)这样著名的教授,她也被认为是最天资聪颖和适应性很强的学员。

星际舰队时期 编辑

珍妮薇在星际舰队的第一个职位是在欧文·派瑞斯(Owen Paris)舰长指挥的联邦星舰埃巴塔尼号上。在这艘船进行阿里亚斯远征(Arias Expedition)时,她担任主科学官。她曾透露过她在埃巴塔尼号上时,曾通过偏移舰船的正电子中继(positronic relay)来中断六层甲板的能量。

在她还是一名低级科学官时,她嫉妒舰长拥有进行第一次接触的特权。

当她是一名上尉时,她是一支防卫联邦前哨站的外遣队的一员。那座空间站在一次边境冲突中被卡达西人攻击。他们与卡达西人展开了历时三天的交火。在战斗间期,她的上司命令她和一名少尉潜入一片灌木去救助一个受伤的卡达西士兵。那时,她认为上司疯了。但是事后回想起来,她认为救了那个人的命是她最引以为豪的事。最终,这支外遣队守住了前哨站,全体成员都受到了星际舰队指挥部的表彰。

珍妮薇在2356年认识了杜沃克,后来他成为了她最亲密的伙伴和心腹。由于珍妮薇在第一次指挥时没有执行恰当的战术程序,她在三名星际舰队将军面前受到了杜沃克的指责。虽然她“人类的自负”受挫,但最终还是承认杜沃克是正确的 。自2365年起,珍妮薇和杜沃克就成了亲密的朋友,而且珍妮薇知道她总能“依赖他深刻而无可挑剔的合理建议”。24世纪60年代中期,在杜沃克暂时在木星站工作期间,他常常给珍妮薇写信。到了2371年,杜沃克在四年的时间里对珍妮薇进行了细致的心理观察。

在指挥联邦星舰比林斯号的头一年里,珍妮薇派了一支外遣队去调查一颗遍布火山的卫星。他们的穿梭机被喷发的岩浆损坏了,三人受重伤。但是她想让船员们知道他们并不是白白受罪。

航海家号任务 编辑

Janeway takes command.jpg

2371年,珍妮薇坐在舰长位上

在2371年,珍妮薇奉命指挥联邦星舰航海家号去搜寻失踪的马奇飞船——阿让号。它在荒地里消失了,船上还有作为卧底的安全官杜沃克。由于导航任务艰巨,珍妮薇请求彼得森将军释放汤姆·派瑞斯——欧文·派瑞斯上将之子,一名杰出的飞行员和前马奇成员来执行这项任务。她到新西兰联邦刑罚殖民地拜访汤姆·派瑞斯,那时他正在为加入马奇而服刑。为了得到派瑞斯的帮助,珍妮薇答应在下一场审判时帮他说好话。派瑞斯对返回星际舰队丝毫不敢兴趣,但他想到可以借此放松一下,于是他同意加入。

当航海家号在荒地里寻找阿让号时,一阵位移波吞没了舰船并将它抛到了七万光年外,远在银河系另一头的德尔塔象限

从德尔塔象限出发 编辑

在发现航海家号被送到了七万光年外后,珍妮薇不久就了解到罪魁祸首是被称为守护者的一种能量生命体。

守护者那时生命垂危,因此它不断搜寻合适的配偶,让子孙后代继续照顾一个叫做奥康帕的种族。它亏欠奥康帕人,因为在许多年前,它们的行为致使奥康帕人所在的行星大气被毁。奥康帕人不得不躲入地下,而守护者不断的为他们提供能量。

守护者把阿让号和航海家号都拉到德尔塔象限来看看是否有合适的船员。它劫持了两艘船的船员并在他们身上进行试验。结果它发现自己与阿让号合航海家号的船员都不匹配。不幸的是,两名船员——马奇游击队的贝拉娜·朵芮丝和星际舰队的哈里·金在实验后出现病症。他们被送到了奥康帕人的母星接受治疗。由于形势危险而且船员失踪,所以珍妮薇和阿让号船长——一名叫做查克泰的前星际舰队中校决定抛开他们的矛盾一同寻找失踪船员和回家的路。

在探究摆脱困境的方法时,他们遇到了一艘小型特拉锡安(Talaxian)货船,驾驶它的是一个叫做尼利斯的人,为了交换水,他同意帮助船员们找回失踪的同伴。

守护者的情况进一步恶化,还没来得及把珍妮薇和查克泰德船送回阿尔法象限就去世了。虽然杜沃克上尉认为他可以操控系统送航海家号返回,但这意味着把这项技术留给一个敌对种族——卡松(Kazon)。卡松人想要用它到达奥康帕母星。虽然珍妮薇知道这是一个她不愿做的牺牲,但她还是用两枚两万太科克伦当量的三钴炸弹(tricobalt device)摧毁了守护者阵列。查克泰用他的船冲撞卡松舰船以保护正在摧毁阵列的航海家号。

这个决定使航海家号被困在七万光年以外的德尔塔象限,回家的唯一希望也破灭了。认识到等待他们的是一场漫长而令人望而却步的旅行,星际舰队和马奇的船员都决定团结一致踏上七十年的漫漫归途。查克泰成为了珍妮薇的大副和二把手。一开始,双方都认为舰队和马奇联合是颇有争议的,但是大家逐渐习惯了在这种新的联合指挥模式下共事。

联邦星舰航海家号 编辑

第一年(2371年) 编辑

在航海家号刚刚被困在德尔塔象限时,珍妮薇面对的问题之一就是在到家之前让舰队和马奇的船员团结一致。在德尔塔象限的非常严重的阻碍就是有许多关键职位空缺,比如先前有贾维特(Cavit)少校担任的大副以及舵手、轮机长、传送长和包括主医官在内的整个医疗组都继续填补。

在旅途刚开始时,贝拉娜·朵芮丝——一名马奇队员和星际舰队的乔·凯利(Joe Carey)之间爆发了一场冲突。朵芮丝脾气火爆,她在轮机舱里的一次争吵中拳击了凯利的鼻子。而查克泰并没有因朵芮丝违纪的行为生气,他反而推荐她担任轮机长。珍妮薇最初不同意这个要求,因为她认为朵芮丝不遵守纪律的性格不适合任指挥位置。在查克泰的一再坚持下,而且她也亲眼见证了朵芮丝的能力,最终珍妮薇给了朵芮丝这个位置。

Janeway Time and Again.jpg

珍妮薇尝试修正时间线

当他们在一颗被某种爆炸摧毁的行星上调查时,珍妮薇和汤姆·派瑞斯被吸入子空间裂缝并回到了过去。他们被迫陷入了反对者和政府之间关于是否使用一种有潜在危险能源的争端中。当反对者占领了发电厂后,珍妮薇发现这就是爆炸的来源。但是当航海家号的外遣队进入子空间救援他们时,她意识到这才是灾难的真正来源。她封闭了裂缝,最终时间线也被修改成了没发生过爆炸的状态。

Janeway Heartbroke.jpg

珍妮薇对回家感到无望

Janeway Eye of the needle.jpg

珍妮薇梦想能找到回家的方法

在航海家号上的第一年里,珍妮薇与众多种族进行了第一次接触。其中之一便是维迪安人(Vidiian),他们感染上了一种不可治愈的噬菌体,最终导致他们需要从其他种族身上获取器官以图生存。在一次外遣任务中,尼利斯的肺被维迪安人抢走了,医生只能用全息肺来维持他的生命。在找到袭击的维迪安人后,发现他们已经在生理上转化了尼利斯的肺。但是他们拥有先进的器官移植知识,因此凯丝捐了一个肺给尼利斯。珍妮薇非常愤怒并警告维迪安人如果再伤害她船员的话,她绝对不会再这么仁慈了。

珍妮薇还带领船员进入一个实际上是有机生物的星云。在察觉他们危害了这个空间的居民后,他们立刻着力于弥补过失。

当航海家号发现一个通向阿尔法象限的微型虫洞后,船员们回家的希望再次被点燃。珍妮薇与泰勒克·瑞莫尔(elek R'Mor)指挥的一艘罗慕伦舰船取得联系。他们成功把瑞莫尔舰长传送到德尔塔象限的航海家号上,但是发现瑞莫尔舰长是从二十年前来的。回家梦碎,珍妮薇请求瑞莫尔把船员的信息在二十年后交给他们的亲人。当瑞莫尔传送回2351年后,杜沃克告诉舰长瑞莫尔在2367年已经去世了,这就是说他不太可能转递这些消息。

在同一年,他们与斯卡瑞人(Sikarian)进行了第一次接触。斯卡瑞人是一个友善而好客的种族,他们拥有突破性的科技,可以折叠空间。这使他们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让飞船旅行很长一段距离。然而斯卡瑞人有他们的一套原则,其中一项就是不能与其他种族分享自己的关键技术。珍妮薇试图与对方领导人谈判,但是失利了。怀着屈辱而失望的心情,珍妮薇打算上路。但是有些船员,包括塞斯卡和贝拉娜,甚至凯瑞和杜沃克不愿意就这么算了,他们打算通过其它途径获取科技。但当他们准备使用地时候,他们发现它与联邦科技并不兼容。当珍妮薇发现他们的所作所为后,她对船员们不服从命令的行为非常恼火。她警告贝拉娜·朵芮丝如果再次触碰这条高压线的话,就解除她的职位。令她最失望的是领导这个行动的杜沃克。虽然她感到失望,但是杜沃克解释根据他的逻辑判断,他不得不做舰长在道德上无法做到的事。虽然珍妮薇为他的忠诚和牺牲精神而感动,但是她告诉杜沃克再也不要在没有向她询问前仅凭自己的逻辑就作出行动。她还说她在自己的道德判断迷惘时需要依靠杜沃克的指导。

在那年的晚些时候,珍妮薇和她的船员们发现了马奇成员塞斯卡实际上是一名装扮成贝久人卡达西间谍。而且她已经向卡松-内斯崔姆输送了大量的联邦科技。塞斯卡指责舰长浪费了他们回家的最后希望并且以船员的利益为代价去坚守自己愚蠢的原则。珍妮薇试图向她解释就算分享微不足道的科技,也会打破那个地区德势力平衡。但是塞斯卡被自己的想法蒙蔽了双眼,没有被珍妮薇说服。她离开了航海家号加入了卡松-内斯崔姆的卡拉首领(Maje Culluh)。在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塞斯卡和卡拉都试图找到航海家号并捕获它。

虽然身处一个未知而可怕的区域并不断遭受攻击,但是珍妮薇却在航海家号的防御间隙找到一些消遣。为了放松,珍妮薇在一个哥特式的全息甲板里扮演一座大宅的管家。

在旅程的初期,马奇队员与星际舰队成员共事并不顺利,双方都遇到了一些挑战。当一些马奇队员由于不熟悉星际舰队制度而造成麻烦甚至不服从指挥时,珍妮薇并没有说什么。那些马奇队员需要跟上脚步并学会如何驾驶舰船。因此,有在学院教书经验的杜沃克接受了训练他们的任务。

第二年(2372年) 编辑

Earhart and Janeway.jpg

艾米莉娅·伊尔哈特和珍妮薇,背后是着陆的航海家号

在2372年,航海家号发现了身处停滞状态的艾米利亚·伊尔哈特和其他人类。他们被布里奥利人(Briori)俘获并成为俘虏,但是他们的后代反抗并赶走了压迫者。那颗星球上的人坚信这八位祖先已死并把他们供奉起来。在苏醒后,这些人决定在这个行星上与他们的“后代”一起生活。伊尔哈特邀请航海家号的船员们也在这安家,但是他们决定继续踏上回家之路。

在被一种居住在太空的生物攻击时,凯丝开始进入青春期。这也是珍妮薇在归途中第一次面对这种可能性。就是船员们可能结为夫妻甚至有孩子。虽然外星人被赶走了而且凯丝也恢复到了正常状态,但是萨曼莎·怀尔德曼(Samantha Wildman)却告诉珍妮薇她已经怀孕了。

航海家号遇到了一个会扭曲舰船结构的异像,高级军官们都被困在了全息甲板上。珍妮薇也因此受伤,但是船员们很快发现这它具有感知力并试图与它沟通。

在同一年,航海家号被博萨人(Botha)攻击了,他们在船员中散布暴力的幻觉。珍妮薇产生了关于她未婚夫马克的幻觉。但是,医生和凯丝设法赶走了外星人,船员们也恢复了。

珍妮薇还在旅途中遇到了守护者的配偶——萨丝匹娅(Suspiria)。萨丝匹娅一直在照顾一座奥康帕殖民地。她攻击了珍妮薇和航海家号,因为她认为他们导致了守护者的死亡。凯丝打乱了她的感应力量,使得珍妮薇能够发射毒素来瘫痪她。

Janeway and Caylem.jpg

珍妮薇和凯尔姆

凯尔姆(Caylem)的照料下恢复健康后,珍妮薇协助救出了在谟克拉政府(Mokra Order)监狱中的杜沃克和朵芮丝。凯尔姆把珍妮薇错认为女儿瑞卡纳。但事实上,他的妻子和女儿因反抗莫克拉政府而死。在凯尔姆临终之际,珍妮薇向他保证她和他的妻子都好好的。

汤姆·派瑞斯在这年突破曲速十级的限制后,他开始做出怪异行为直到他的DNA完全改变并转化为两栖种族。在他精神混乱之际,他劫持了珍妮薇并一同进入了曲速十级,导致她的DNA也改变了。当他们不久后被航海家号发现是,他们已经交配并有了后代。在医生能够将他们变回人类为后,他们决定把后代留在那颗行星上。珍妮薇开玩笑说就算她考虑过有孩子,也从未料到是派瑞斯的。

Janeway meets Riker.jpg

“珍妮薇舰长···联邦星舰航海家号”

她还与Q进行了她的第一次接触。当发现了一颗彗星后,航海家号意外地从彗核中放出了一名Q。过了一会儿,著名的Q也来了并告诉珍妮薇那个后来被称作奎因(Quinn)的Q多次试图自杀,这也是他被囚禁的原因。奎因请求政治避难和成为人类的机会。他辩称虽然作为一个Q是令人兴奋而且难以置信的,但是最初的惊讶很快会成为枯燥。因为并没有什么可以再探索的,宇宙或任何事业没什么可揭露的了。因为在Q连续体中的这种无目的性,他觉得结束自己的生命。在无数证人,包括莫里·金斯伯格(Maury Ginsberg)和联邦星舰进取号的威廉·T·瑞克,参与后,珍妮薇同意了他的请求。她敦促奎因过一个凡人的生活。不过,他在接受了Q的毒药后自杀。Q把自己看作是一名前Q的同情者。

Janeway meets Janeway.jpg

珍妮薇同她的复制版见面

当航海家号试图躲避大量的维迪安舰船时,它误入了一个分歧场并且从头到脚都被复制了一遍。两艘船通过一道在下层甲板的裂缝连接。这可以使两艘船互相传递信息,但是非常危险的是它们得共用反物质储备。维迪安人尝试登船,船员们陷入了危险之中。幸好其中一个珍妮薇启动了自毁程序,消灭了所有维迪安人并拯救了另一艘航海家号。

在一次传送机事故中,尼利斯和杜沃克合二为一,变成了杜维克斯(Tuvix)。珍妮薇面前浮现出一个道德危机。让尼利斯和杜沃克回来的唯一方法也会使杜维克斯消失,他认为这等同于谋杀。珍妮薇不得不杀死一个全新的、有感情和无辜的生命来让尼利斯和杜沃克回到她身边。接下来的事是一名星际舰队舰长所作的最具争议和最不道德的决定。然而,根据现有的记录,除了联邦法律,从未有关于这种行为的指控或军事审判。

珍妮薇还遇到了恐惧的化身,他以一个小丑(The Clown)的形式呈现。这件事发生时,珍妮薇正在试图唤醒一群外星人。他们身处停滞态并被困在一个出故障的神经网络链接里。当一些船员的意识也被困在了这个程序中时,医生以“大使”的身份与程序中的“主宰”——小丑展开谈判。小丑是这些外星人恐惧的人格化表现,但是它出了故障。船员们最终以珍妮薇来交换囚犯们,但事实上珍妮薇只是连接在网络上,并没有真正进入程序。一个全息状态的珍妮薇前去诱骗小丑并宣布恐惧将被征服,他将化为乌有。

由于珍妮薇和查克泰罹患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而被遗留在一颗能抑制这种病的行星上。他们逐渐互生情愫,但是由于船员们违反直接命令而联系了的维迪安人并知道疗法后,这种关系不得不停止。

Voyager crew stranded.jpg

珍妮薇和船员们被扔下

在这一年余下的时间中,他们都在与卡松人战斗。查克泰被卡松人俘获,他因不肯透露航海家号防御系统的机密信息而受到折磨。派瑞斯作为诱饵离开星舰以揭发航海家号内部的叛徒。珍妮薇试图与卡松的敌人特拉布人(Trabe)建立联盟,来迫使他们参加一个和平会议。但是这场会议以灾难告终,因为特拉布人试图杀死卡松人。不久之后航海家号被捕获了,所有船员都被流放到了一颗史前行星上。在派瑞斯、朗·苏度和医生夺回舰船后,船员们获救了。塞斯卡被杀而卡拉的势力也被捣毁。此后,航海家号离开了卡松星域,再也没有与他们打过交道了。

第三年(2373年) 编辑

Janeway aboard Excelsior.jpg

珍妮薇在精进号上

在2373年,杜沃克有一次神经崩溃了。他与珍妮薇进行了心灵融合并重返苏鲁田光指挥的联邦星舰精进号。在那段任务之旅中,一个外星病毒侵入了杜沃克的大脑并潜伏了很长时间。航海家号后来遭受了大量的外星飞船的攻击。

航海家号曾光临一颗由两名佛瑞吉人统治的行星。这两个佛瑞吉人因为一个不稳定的虫洞而受困。珍妮薇想出了一个方法,把人民从佛瑞吉人的剥削中拯救出来。在探访奈查尼(Nechani)圣地的旅途中,凯丝被一股能量潮击倒并陷入了昏迷。珍妮薇进行了一系列的仪式来救治凯丝。但是事实上帮助凯丝的是珍妮薇的真诚。虽然医生说这是致命的,但她还是带着凯丝穿过了能量场。幸好没有发生意外,凯丝安然无恙地醒转了。

在遭遇了一艘来自未来的飞船后,航海家号被送回了20世纪。在那里,他们阻止了利用时间舰暴富并试图改变历史的亨利·施特林(Henry Starling)。而医生也获得了移动发射器,这样他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四处走动了。

在那一年中,Q再次出现。他想要珍妮薇给他生一个孩子来阻止连续体内战。他为了躲避登上航海家号的女性Q而把珍妮薇转移到连续体中。在人类观察下的Q内战被设定为南北战争。在那里,Q与珍妮薇都被俘虏了,而女性Q与船员们都试图进入连续体去解救他们。当Q们停火后,航海家号便回到了正常空间。在此之前,Q抱着他刚刚出生的儿子出现了,这是他与女性Q的结晶。

Chakotay revives Janeway.jpg

穿梭机坠毁后,查克泰试图唤醒珍妮薇

在一次事故中,珍妮薇陷入了昏迷,一个外星能量试图欺骗珍妮薇她已经死了。这个依靠死人的灵魂存活的外星生物试图通过一切方式骗取珍妮薇的合作,包括以她父亲的形象出现在她面前。但是她识破了这个骗局。在这个生物即将离去之时,医生唤醒了珍妮薇。

在2373年末,航海家号被奈瑞安人(Nyrian)捕获。奈瑞安人用他们的人替换了船员并把船员们囚禁在一个生物圈飞船中。珍妮薇设法夺取了传送机并把奈瑞安领导人送到了寒冷的无人区,迫使他们释放船员。

第四年(2374年) 编辑

Janeway as a nightclub owner.jpg

珍妮薇扮演酒吧老板

在接下来的一年中,珍妮薇和航海家号遭遇了两个危险的种族——科瑞尼姆和希罗珍。

Janeway faces a Year of Hell.jpg

珍妮薇面对黑暗一年

他们在2383年末遇见了科瑞尼姆人(Krenim)。科瑞尼姆的一艘时间舰试图篡改时间来复兴科瑞尼姆帝国。这把珍妮薇i和航海家号拉入了一场历史一年的苦战。航海家号的出现搅乱了复兴帝国的计算,因此科瑞尼姆人需要消灭航海家号。航海家号遭受了技术先进的科瑞尼姆人的狂轰滥炸,船员死伤惨重,舰船也蒙受重创。最后珍妮薇驾驶着摇摇欲坠的航海家号对时间舰发动自杀式进攻。随着时间舰从历史上抹去,一切都结束了。这恢复了时间线,还让航海家号算出了一条绕过科瑞尼姆星域的航线,避开了整个科瑞尼姆疆域。

也是在那年,船员们成为了一个叫做斯瑞瓦尼人(Srivani)的实验对象。这是一个可以隐形的种族。在生命垂危之际,航海家号的船员们找出了解除隐形的方法。但是他们发现外星人并不想离开,因为外星人认为这个实验很有趣。最终珍妮薇通过飞过一对脉冲双星来毁灭舰船的威胁赶走了外星人。这可能由于她体内的多巴胺含量升高才作出了这番威胁。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全息程序以及航海家号的其他科技被(Tau)所带领的海盗偷走了。珍妮薇发现了他的藏身处并取回了达·芬奇在内的程序。

航海家号发现了一个能使他们联系上星际舰队的通讯网络。这个网络是属于希罗珍人的。他们是一个猎人种族。当杜沃克九之七被传送上去研究网络时,他们被俘虏了。希罗珍人打算杀死他们并用他们的骨头做装饰品。这时,珍妮薇发现通讯网络是由一个黑洞驱动的。她通过增加能量传输瘫痪了希罗珍飞船并救出了两人。后来,另外一群希罗珍人在他追猎8472种族时遭遇了航海家号。受伤的希罗珍人传送上舰接受医疗救助。在那年与希罗珍人德最后一次接触中,他们占领了航海家号并使用洗脑技术在全息甲板上把船员们当作猎物进行一系列的捕猎程序的实验。珍妮薇扮演一个被希罗珍人杀死的克林贡战士以及二战时期的反抗小组领袖。在她明白发生了什么后,船员们在珍妮薇杀死希罗珍头领的同时夺回了舰船。在希罗珍人离开舰船后,她把全息技术交给了希罗珍人并希望他们能放弃击杀活生生的猎物而去使用全息程序。

珍妮薇决定摧毁一个叫做奥米伽粒子的粒子,它是已知物质中最不稳定和最危险的。珍妮薇在前博格个体九之七的强烈反对下摧毁了它。九之七对奥米伽粒子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兴趣和敬畏,因为博格人认为它是完美的。

Arturis and Captain Janeway.jpg

珍妮薇和奥图瑞斯

在那年即将结束时,珍妮薇遇到了奥图瑞斯(Auturis)。他帮助航海家号破解了星际舰队的信息。在被破解的信息引导下他们找到了一艘联邦舰船,它能使用量子滑流技术把船员们带回阿尔法象限。奥图瑞斯帮助他们安装了这个设备。然而,这是奥图瑞斯的一个陷阱,他打算让航海家号和她的船员被同化。当他的计划失算后,他决心与珍妮薇和九之七同归于尽。他的人民曾与博格人抗争,而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8472种族能够打败博格人。然而珍妮薇帮助了博格人,这使得他的人民逐渐被同化,因此他想要报仇。珍妮薇设法关闭了困住她的力场,在奥图瑞斯的船进入博格星域之前与九之七传送回航海家号。

星历50979,在一次外勤任务中未知外星人攻击了哈里·金少尉医生阿尼·杰尔塔(Ahni Jetal)少尉。医生必须在救金或者杰尔塔之间做出一个决定。随后的选择使他的原始程序与后来发展的人格之间展开了一场道德争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珍妮薇重写了他的程序。十八个月后他逐渐找回了这些记忆,珍妮薇再次命令重写程序。阿七坚决反对,最终他们决定让医生自己解决这个事情。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