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尔法记忆

克林贡人

简体 | 繁體

211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聊天0 分享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克林贡人
科尔,一名2267年的克林贡男性科尔,一名2267年的克林贡男性
类型: 类人生物
发源地: 克罗诺斯 (贝塔象限)
丝蕊拉,一名2374年的克林贡女性丝蕊拉,一名2374年的克林贡女性
"对克林贡人来说,荣誉高于一切!"

克林贡人(Klingon)是发源于克罗诺斯(Qo'nos)的类人生物,那是一个位于贝塔象限M级行星。克林贡人是一种看重荣誉的战斗民族,是银河系势力中较为强大的一支种族。他们文明的独特性带给了他们军事上的成功。

克林贡语中,克林贡是“tlhIngan”。




历史和政治 编辑

Kahless.jpg

凯勒斯皇帝的克隆体

不可遗忘的凯勒斯(Kahless the Unforgettable)在公元9世纪建立了克林贡帝国,谱写了无数英雄事迹。在杀死了暴君莫拉(Molor)后,他将克林贡人民团结在他的旗帜下。克林贡人把凯勒斯奉为神明,克林贡文化的许多部分也都与凯勒斯的一生息息相关。

根据《合法继承(Rightful Heir)》的早期草稿,数据给出了确切的凯勒斯死亡时间,是1547年前(从2369年算起),或者是公元822年。而且,根据深空九站:《帝国战士(Soldiers of Empire)》,地球历法的2373年是凯勒斯历999年。

自从凯勒斯时代起,战士精神就是克林贡社会的重要部分。但从22世纪开始,它变得愈发重要了。以前,克林贡社会讲究的是平衡,但年复一年,战士阶层异军突起。这也造成了克林贡人被认为是“战斗民族”。

由于有充满攻击性的外貌,克林贡人在他们开始向外太空拓展时便于其他种族关系不佳。因为克林贡帝国的母星资源匮乏,所以克林贡人急需扩张和征服以维持生存。克林贡人与人类以及联邦的关系很僵。克林贡人与人类的第一次接触时灾难性的,它被称为是“断弓事件”。在那之后,这两个种族间就不断爆发冲突。

Klingon cranial ridges dissolve.jpg

一名克林贡人的头脊正在消失

在2154年,克林贡人得到了强化人的基因材料并试图通过改造这个基因工程的产物以增强自己。这项测试不但没有增强他们的力量和智力,而且他们的神经开始衰退并最终痛苦地死去。其中有一项是拉沃甸流感(Levodian flu),它改造自一条强化DNA并最终成为了一种通过空气传播的致命的诱变瘟疫。这种病毒迅速在帝国内一个星球接一个星球地传播开来。在克林贡强化病毒的第一阶段,克林贡的头脊消失,外貌向人类靠拢。在克林贡科学家安塔科(Antaak)的帮助下,地球星舰进取号伏拉士医生找到了一种抑制初期的基因影响的疗法。但是他们的外貌却改变了,同时神经也有了细微的改变。神经的改变造成了克林贡人的情绪异常。比如他们开始能感受到恐惧了。但是,这种疾病没有发展到第二阶段,所以他们的力量、速度和智力没有提升,同时也没有人因它而死亡。它造成了数以百万计的克林贡人发生改变,不仅如此,他们的孩子也遗传了这种性状。从23世纪70年代开始,克林贡人的头脊开始再生。

是否所有的克林贡人都遭受这种病毒的折磨尚不明确。但如果是真的话,那它已经被治愈了。至今为止,在2154年到23世纪70年代的所有克林贡人都没有头脊。在《星际迷航:深空九号》中,(Kang)、科洛斯(Koloth)和科尔(Kor)出现时,他们是有头脊的,但是在原处系列中并没有这一性状。他们在这段间隔里是如何重新长出头脊仍是一个谜。

克林贡人在强化基因的尝试失败后感到非常羞耻并拒绝与外人谈论这一事故。由于克林贡帝国三缄其口,这件事在联邦逐渐被历史淹没。到了24世纪,帝国外没多少人知晓头脊消失之谜,而任何有关这个的提问都会得到一句这样的回答,“我们不和外人讨论这事。”

到了2223年,联邦和克林贡帝国的关系已经到了极度敌对的地步,这持续了数十年。

克林贡人和人类之间的这种紧张局势不断发酵,最终导致了2245年于舍曼行星(Sherman's planet)附近的多那图Ⅴ号星战役(Battle of Donatu Ⅴ)的爆发,这后来演变成2267年的联邦-克林贡战争(Federation-Klingon War)。在战争开始仅仅四天后,奥格尼亚人(Organian)就迅速介入并结束了战争。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两方的和平议程不断进展,只是发生了几起短暂而又激烈的小规模冲突。在2293年,在高冈(Gorkon)总理星际舰队人类军官詹姆斯·T·柯克的共同努力下,《基度玛条约(Khitomer Accords)》的签署标志着真正的和平最终降临。自此,除了一些短暂的紧张关系以外(参见联邦-克林贡战争(2373年-2373年)),联邦和克林贡帝国结成了牢不可破的同盟,尤其是在24世纪70年代面对自治同盟的进攻时。

游戏《星际迷航:星际舰队学院》进一步探究了《基度玛条约》达成前联邦与克林贡的冲突。在游戏中,边境的一系列小规模冲突逐渐减少,因为有一种不明外星生物袭击了联邦和克林贡的边境行星。这也打下了基度玛谈判的基础。
Qo'noS burns.jpg

内战期间,克罗诺斯在燃烧

克林贡人与罗慕伦人的关系也波诡云谲。虽然他们之间曾有过短期的结盟和技术交换,但是克林贡人自从23世纪就认为罗慕伦星际帝国是“宿敌”。罗慕伦不时对克林贡殖民地的攻击(参见基度玛大屠杀)和对他们内部事务的干涉(参见克林贡内战)使他们的紧张关系持续发酵。

根据丹尼尔斯(Daniels)的说法,克林贡人在26世纪加入联邦。

平行宇宙 编辑

镜像宇宙中,克林贡人和卡达西人在24世纪成立了克林贡-卡达西同盟并击败了地球帝国

交替宇宙中的2233年,联邦星舰开尔文号的船员们在克林贡边界观测到奇特的闪电风暴后,认为这是克林贡人制造的。星际舰队否认了这种可能性。这个现象预示着主宇宙的罗慕伦采矿船那罗达号(Narada)的降临。在2258年,那罗达号攻击并彻底摧毁了由四十七艘克林贡战鸟组成的舰队。
Qo'noS patrol officer, 2259.jpg

平行时间线的2259年的一名克林贡男性

在与帝国进行了第一次接触后,到2259年为止,克林贡人已经占领了联邦的两颗行星而且屡次向星际舰队舰船开火。双方的关系极度紧张,大家都认为战争一触即发。那年在克林贡母星上,可汗·努宁恩·辛格(Khan Noonien Singh)在向联邦投降前摧毁了三艘D-4级巡逻舰并杀死了船上的所有人。

社会 编辑

即使半醉,克林贡人也还是银河系中最强的战士之一。

——医生

克林贡社会非常复杂。在它与22世纪中叶衰落和23世纪末期再次衰落之前,克林贡社会都是建立在封建制度的基础上的,由世袭贵族领导的大家族掌控,而其余的克林贡人都需要向他们效忠。大家族是由一名总理领导的克林贡最高议会的代表。

克林贡文化的衰落是克林贡人自己一手造成的。他们不再关心自己的武器,将它们束之高阁以至于不再注意自己的荣誉。在强化病毒影响克林贡帝国后,一个新政权上台了。它将帝国变成了一个极权国家并监视着人民的一举一动。但是古道在23世纪末和24世纪初再次兴起。

男性在帝国一直是处于支配地位的,总领政治和军事而只有少数例外。打破女性不得参政的禁令的一个著名例子就是2293年阿惜宝(Azetbur)在父亲高冈被刺杀后接任最高议会总理。女性一般掌管家庭事务。除了政治和遗产继承等方面,男女地位平等。法律禁止女性进入最高议会,而且除非她们有财产而且没有男性继承人时才可以成为家族族长。然而,克林贡女性表现出不逊于男性的英勇和对鲜血的渴望。

家族的荣誉和声望维系着克林贡社会的运转。传统是他们生活的全部而打破传统则被认为是对他们社会的严重侮辱——这种侮辱是不会被轻易原谅的。一次冒犯通常会使冒犯者的子孙后代抬不起头。最严重的后果是被背弃(discommendation)——最高议会将正式剥夺一名克林贡人个人或家族的荣誉。“真正”的克林贡人把血统和关系看得很重。血系不仅仅是由家族成员组成的。

多种多样的仪式组成了传统习俗的一部分,它们是一名克林贡人乃至帝国历史的里程碑。最著名的仪式便是继承仪式(Rite of Succession),这这个仪式中,帝国的未来领导人将在一名合法的继承仲裁(Arbiter of Succession)(比如说高岚的仲裁——让-卢克·皮卡德上校)的监督下完成整个程序。在仪式开始前,需要举行一个复杂的典礼以确认前任领导人已故。这就是验死仪式(Sonchi ceremony)。每个克林贡展示都需要经历飞升仪式(Rite of Ascension)以被承认是一个成年人了。如果这个克林贡人所在的家族没落或者失去荣誉的话,他可以通过R'uustal来加入另外一个家族或进行象征性地标志效忠的仪式。

克林贡人对领地极为重视。根据第一位克林贡通的说法,对于克林贡人,“不重要的克林贡领土”是不存在的。

生理 编辑

Klaang.jpg

一名典型的克林贡男性

Klingon blood in zero gravity.jpg

克林贡血液在零重力环境下漂浮

克林贡人身上最明显的解剖学特征就是头脊,它从前额开始,常常能一直延伸到颅骨。头盖骨被包在一个外骨骼里,它被称作三叶体(tricipital lobe)

一般来说,克林贡人比人类体型更庞大,而且更强壮,但是他们对寒冷的忍耐力比人类差得多。他们没有泪腺。

然而,他们没有泪腺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哭:克林贡神话说凯勒斯曾用他的眼泪灌满了大洋。不管怎么说,至少是哭过的。

克林贡人可以接受罗慕伦人的输血。

在M级行星的大气中,含氧的克林贡人血液通常呈现红色。然而在《星际迷航Ⅵ:未来之城》中,克林贡血液呈粉色/紫色。在画面中,克林贡血液在零重力环境下自由漂浮,在红色警戒的灯光下发红色。电影最初设定包括有绿色的克林贡血液,但因为瓦肯人的血也是绿的,于是就被废弃了。最终,因评级和情节的需要,克林贡的血色被敲定为淡紫色。实际上,紫色的血是他们更像是外星人。史蒂文-查尔斯·贾菲(Steven-Charles Jaffe)评论道:“工业光魔的血液特效做的真是棒极了。”但是,因为在《未来之城》中,沃尔夫上校(Colonel Worf)把克林贡血液和人类血液做了一番对比,所以克林贡血是粉色说法更为准确。在另一方面,除了星际迷航Ⅵ,在其他电影或电视剧——包括《星际迷航Ⅲ:石破天惊》、《星际迷航:下一代》以及其他剧集中,克林贡人的血总是红色的。拉瑞·内梅切克(Larry Nemecek)的解释是这样的,“也许我们在星际迷航Ⅵ中看到的血滴呈现一种奇怪的颜色是因为高冈严重损坏的船上的环境系统受损而积累了毒素!”
Marab's anatomy.jpg

感染强化病毒的男性克林贡人解剖图

Klingon anatomy small.jpg

未感染强化病毒的男性克林贡人解剖图

从内部看,克林贡人再解剖学上与人类有显著的差别。克林贡人有许多冗余的器官,这被他们称作bra'lul。这使他们在战斗中能承受更多的伤害。他们有二十三根肋骨,两只肝脏,一只八心室(房)的心脏,三只肺和副神经以及多只胃。一些遗传学者相信额外的器官,尤其是三只肺能使克林贡人在战场上有更好的耐力。克林贡人对他们自己的身体知之甚少而且他们的医学很不发达。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战士传统——一名负伤克林贡人希望能够通过一己之力活下来或是接受死亡,亦或是通过一种叫做hegh'bat的仪式自杀。

克林贡人与人类除了在解剖学和生理学上相似外,他们的营养摄入也十分相似。普拉斯基医生曾说过,虽然大多数人类认为克林贡食物难以下咽,但是通常情况下“能毒死我们的,就能毒死他们”。然而,在克林贡茶道里的“茶”是个例外。显然,这种茶含有一些来自它们产地的土壤(未知)有毒重金属元素,这对人类是致命的,而且能够使克林贡人变得虚弱。

克林贡人妊娠期一般是三十周,但对于混血来说时间更短。克林贡-人类杂交成功的可能性很小。即使成功的话,人类和克林贡人的代谢有时是拮抗的,这会导致母亲的生化波动甚至是昏厥。即使只有一个克林贡祖先,克林贡人的特征连续几代都会占主导地位。因此,如果携带有相应基因的话,即使是1/4克林贡血统的孩子也会长出头脊。

Klingon spine.jpg

克林贡人的背部和脊柱

Klingon feet.jpg

克林贡人的足部

克林贡人有嵴状的的脊柱、胸部和足。在出生后,一些克林贡婴儿的脊柱会有明显的弯曲,这是一种脊柱侧凸,但可以通过外科手术矫正。这类“缺陷”在家族中遗传,女性更易成为患者。万幸的是,较为先进联邦医学可以通过基因改造来治愈这些缺陷。

克林贡儿童比人类儿童发育更快。一岁的克林贡幼儿与四岁的人类幼儿相当。而在八岁时,克林贡儿童就以和十六岁人类少年发育水平一致。克林贡儿童成年前,他们需要经历jak'tahla——克林贡人的青春期。就像其他哺乳类种族一样,克林贡女性的乳房会分泌乳汁供婴儿摄取。

克林贡人往往能活150多岁。即使他们已届高龄,也足够强壮来进行战斗。

朱利安·巴希尔医生曾讽刺的说克林贡人散发的气味能与“泥土,泥炭的气味混合有淡淡的紫丁香”相提并论。对于人类和瓦肯人来说,克林贡船只上的气味很难闻。莱纳德·麦考依医生说刚刚由克林贡人操控的猛禽舰上有一股“恶臭”。

克林贡人有通过对手的眼睛来感受杀意的直觉,比如说肯。但沃尔夫没这个能耐,这也许与他被人类抚养长大有关。

宗教和传统 编辑

参见:克林贡婚礼

仪式是克林贡社会重要的一部分。虽然克林贡人就本身而言不是信教的民族,但他们相信神灵一度存在过。但是人们一般相信克林贡战士杀死了他们的,因为他们认为神带来麻烦远超出神的价值。

克林贡人不相信命运。但是他们认为有时确实有运气这种东西。

当一名克林贡人死亡时,人们认为灵魂会离开身体这个无用的躯壳。在克林贡死亡仪式中,死者身边的克林贡人会仰天长啸来警告阴间一名克林贡战士即将到来。一些情况下,人们会唱挽歌来悼念死者,而朋友则围坐在他身边防止食肉动物侮辱尸体,这被称作是ak‘voh

当一名克林贡人失去战斗能力后,他就再也无法像战士一样生活。于是,他便会执行叫做hegh'bat的克林贡传统自杀仪式。传统规定执行者的长子或密友必须协助。这个人的职责是把一柄小刀呈给自裁者并在他将刀插入心脏后拔出来,之后用自己的袖子擦去血迹。

克林贡人死后的世界有两种。耻辱者乘坐第一个克林贡人科尔塔(Kortar)驾驶的死亡之舟(Barge of the Dead)进入地狱(Gre'thor)。人们一般认为科尔塔杀死了创造他的神,因此惩罚他运送耻辱者到地狱。一旦进了地狱,耻辱者便被Fek'lhr监视。根据肯德说法,虽然Fek'lhr可以等同于人类的魔鬼,但是事实上克林贡人没有魔鬼这个概念。

而那些荣耀的死者会前往英灵殿(Sto-vo-kor),据说凯勒斯本人在那里等着他们。然而,一名高贵的战士死于某些情况是不配进入英灵殿的,比如说在突袭中被刺杀。但是如果别人以他的名义进行了一场伟大的战斗的话,就能显示出他受生者尊重,也就能在英灵殿中赢得一席之地。

其他克林贡人仪式包括R'uustal——一种让两个人建立手足般关系的仪式。克林贡古语有云:“克林贡之子在学会走路前就已学会拿刀。”

如果一名克林贡展示用手背击打另一名克林贡战士的话,就表示他提出生死决斗。克林贡战士自豪地相互交谈——他们不会窃窃私语或敬而远之。窃窃私语或站的很远是侮辱克林贡社会的行为。

当克林贡战士即将投入战斗时,他们通常会高唱传统的战歌,这是为了向凯勒斯祈福并宣誓在战斗中奋战至死。

当克林贡人择偶时,女性克林贡人按照传统要咬男性的脸。这是为了品尝他的血液和感受他的气息。

沃尔夫曾经告诉卫斯理·克拉希尔说,在克林贡房事中,“男子不吼,女子吼。接着她们超朝你乱扔重物并用爪子挠你。”而男性,沃尔夫说,“他朗读爱情诗。他得拼命躲闪。”克林贡人的女儿们会在大到可以挑选配偶时获得一个叫做jinaq的珠宝

科学和技术 编辑

凯勒米是普遍使用的克林贡长度单位。

人物 编辑

克林贡星域 编辑

食物和饮料 编辑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