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尔法记忆

伊利姆•盖瑞克

简体 | 繁體

211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聊天0 分享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Elim Garak, 2375.jpg
伊利姆·盖瑞克,于2375年
性别:
种族: 卡达西人
隶属于: 卡达西联盟
黑曜石组织(2368年之前)
星际联邦
卡达西解放阵线
职务: 间谍
刺客
园丁
裁缝
起义者
状态: 活跃(2375)
父亲: 安纳布然·谭
母亲: 米拉
演员 安德鲁·罗宾森
Garak hospital.jpg
盖瑞克在医务室里
Tain and garak.jpg

“哦,叫我盖瑞克就好,简简单单的盖瑞克。”

- 伊利姆·盖瑞克,2369 ("Past Prologue")

伊利姆·盖瑞克(Elim Garak)是在深空九站商业街上开服装店的一名卡达西裁缝。店名叫“盖瑞克衣庄(Garak's Clothiers)”。他曾是黑曜石组织的密探,但被流放到了泰瑞克·诺自治同盟战争期间,他与星际舰队合作,一直到卡达西之战前才回到卡达西主星。他口齿伶俐,裁缝技术高超。

盖瑞克的幽闭恐惧症很严重。他告诉伊丝蕊·戴克斯,小时候父亲为了管教他把他关进过柜子。( 深空九号:《心理阴影》)还有一次在参克西(Tzenketh), 他被困在一个墙壁晃动的小房间里过。( 深空九号:《地狱之光》)

黑曜石组织里的生活 编辑

盖瑞克一度是卡达西情报局黑曜石组织里的高级成员。安纳布然·谭是组织的领袖,盖瑞克是他的儿子和门徒,而在盖瑞克的一生中,他们的血缘关系一直没有公之于众,谭直到快死的时候才承认了他是自己的儿子。

当密探的时候,盖瑞克参与了对杜卡特上校的父亲的逮捕和处决。 ( 深空九号:《》,《为了事业》,《炼狱阴影》)这让杜卡特后来很后悔没有早点解决掉盖瑞克(即使据盖瑞克说,杜卡特试图解决掉他的次数可从没少过)。( 深空九号:《内部防卫》)盖瑞克有过报复倾向,有次差点给一名卡达西上校捏造了“废话太多罪”,后来还是被谭阻止了。( 深空九号:《木已成舟》)他还在罗慕卢斯呆过一段时间,伪装成了一个卡达西大使馆的园丁。在这段时间里,他涉嫌与几位罗慕伦高官,包括梅洛克(Merrok)总督乌斯塔德(Ustard)准中校的死亡有关。( 深空九号:《离群之马》)

当黑曜石密探的时候,盖瑞克在大脑里安了一个颅内移植物,可以减轻他受刑时的痛苦。这件移植物可以在他痛的时候促进大脑释放内啡肽,使折磨过程变得愉悦起来。盖瑞克流放到深空九站后,他把这装置调成持续开启模式,才能忍受流放中的生活。移植物最终失效了,他深受剧痛,被带进医务室。在那里,他告诉巴希尔,生活在深空九站本身就是一种折磨。盖瑞克之前想方设法也没有再弄到替换装置,不得不承受内啡肽成瘾后戒断期的痛苦。安纳布然·谭告诉巴希尔,他希望盖瑞克不幸的人生能够持续久点,速死太便宜他了。

盖瑞克纯熟的诡辩技巧即使在种种危境中也没松懈,拨开了一切探寻真相和真心的尝试。安纳布然·谭评论盖瑞克“能说假话就绝不说真话”( 深空九号:《》)后来盖瑞克说,说谎是一项需要长期锻炼的技术。 ( 深空九号:《离群之马》)

盖瑞克是个审讯专家,也是个拷打专家。在一次审讯中,盖瑞克没有使用身体上的折磨,而是仅仅盯着犯人看了好几个小时。对于自己能让别人自觉吐露信息的本事,盖瑞克很是自豪。( 深空九号:《木已成舟》)

在黑曜石组织里的某段时期,盖瑞克学会了克林贡语。有次几个克林贡人挑衅欧多,他和他们用克林贡语说了话。( 深空九号:《战士之道》) 

流放 编辑

2368年,盖瑞克出于某种原因背叛了谭。谭下令处死他,他虽然逃脱了,但就此被流放出卡达西母星。

在遭受颅内移植物退化的折磨时,他向朱利安·巴希尔医生讲了三个版本的流放原因:

  1. 第一种解释里,他说自己曾是一名卡达西机动步兵团的上校,流放原因是他摧毁了一艘从贝久开往泰瑞克·诺的客运飞船,杀害了在船上的几个卡达西人,包括他的副官伊利姆和一位高官的女儿。盖瑞克当时是想处理掉几个计划破坏泰瑞克诺的贝久反抗组织成员。
  2. 接着,他又改变了说法,说他和助手伊利姆审讯一群贝久儿童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一丝怜悯,把他们放走了,而没有处决掉他们。伊利姆向上级汇报了这个情况,他就被流放了。
  3. 盖瑞克还说自己被流放是因为被他最好的朋友伊利姆陷害了,证据是黑曜石组织里有人允许贝久囚犯偷跑。

巴希尔医生后来在安纳布然·谭那里得知了真相,“伊利姆”其实是盖瑞克名字里的第一个词。这意味着他的解释里没一个是全然的真相。( 深空九号:《》)另一次解释里,他说自己被流放是因为犯了逃税。( 深空九号:《木已成舟》)这个解释和其他解释一样,都是捏造出来的,或者被歪曲过。盖瑞克喜欢这么说,“说出真话往往不过是因为缺乏想象力。”对盖瑞克来说,真话永远躲藏在假话之中。他曾说,他讲过的话都是真的——“尤其是那些假话”。( 深空九号:《》)

2371年,西斯科问盖瑞克,该场针对他的刺杀阴谋是否和他的流放有关,他对财政部是否会因为他没纳税就来杀他表示深深的怀疑。( 深空九号:《木已成舟》)

流放之后,盖瑞克成了杜卡特上校掌管下的泰瑞克诺上的居民。由于杜卡特父亲的死亡和盖瑞克有关系,杜卡特试图处决掉他。( 深空九号:《内部防卫》)盖瑞克又一次逃脱死神的魔爪,活到了卡达西政府从空间站撤离的2369年。他开了一家裁缝店,一等其他卡达西人离开,裁缝店就开张了。( 深空九号:《幕启之前》)

深空九站上的生活 编辑

流放初期盖瑞克保持着和卡达西联盟的联系,到了星际舰队接管泰瑞克·诺,并将它更名为深空九号的时候,他时不时地会利用身为站上唯一一名卡达西人的身份,重新发挥自己的作用。站上许多人相信盖瑞克依然是个间谍。他和朱利安·巴希尔医生成为了朋友,渐渐地向他透露一点自己的过去,以及眼下事件的讯息。

有一次巴希尔问他,他到底是个流放犯还是个间谍,盖瑞克表示,他可能是个“被流放的间谍”。医生问他怎么可能两者皆是,盖瑞克就说,“我可没说我是其中任何一种。”( 深空九号:《福祸相依》)巴希尔和盖瑞克成为朋友之后,每周都会共进午餐。( 深空九号:《卡达西之子》) 盖瑞克分配到的宿舍是H-3号居民层的901号房。( 深空九号:《》)

塔纳·洛斯(Tahna Los)向西斯科寻求避难时,是在盖瑞克的帮助下,他的真实意图才得以曝光。盖瑞克邀请巴希尔躲进他的裁缝店,借此偷听到杜拉斯姐妹(Duras sisters)出售炸药原材料的事。( 深空九号:《幕启之前》)

他和巴希尔一起挫败了一场由杜卡特筹划的阴谋。杜卡特想让反对他独裁手段的一名卡达西外交官科坦·帕达(Kotan Pa'Dar)难堪,以此计谴责他在贝久占领结束后抛弃了自己的孩子。( 深空九号:《卡达西之子》)

2370年,盖瑞克得到了一次恢复地位的机会,要求是他杀掉几个卡达西地下组织成员。这个允诺后来证明是假的,他反过来把找他办事的卡达西上校杀掉,帮助反对党人跑了。( 深空九号:《福祸相依》)

Garak collapses.jpg

盖瑞克遭受颅内移植物故障带来的痛苦

同年,盖瑞克经历了一场危及生命的头痛症。为了缓解被流放到贝久空间站的痛苦,两年以来他持续不断地使用颅内移植物,直到它发生故障。巴希尔医生不得不关停了这件仪器。盖瑞克从此就得习惯没有移植物的生活。( 深空九号:《》)

盖瑞克没有参与去伽马象限寻找自治同盟的行动,但他出现在了“创始人”们给船员们灌入的模拟记忆中。在模拟中,盖瑞克的角色在反抗自治同盟入侵深空九站时被杀身亡。( 深空九号:《搜索(上)》)

几个卡达西人绑架了琪拉,给她易容,试图让她相信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一名伪装成琪拉·奈瑞斯的卡达西特工。盖瑞克参与了对她的营救。这场阴谋实际是为了揭露一名前卡达西上将和地下组织的关系。空间站由于自动卡达西人留下的反恐怖分子程序陷入自毁危机时,盖瑞克试图用自己的卡达西安全码来取消掉程序。巴希尔在一个外星人时心灵控制下做了噩梦,盖瑞克就是噩梦之一。( 深空九号:《改头换面》,《内部防卫》,《天际之音》)

Tain and garak.jpg

在2371年,与安纳布然·谭重逢

2371年,盖瑞克的店被炸毁了。后来他承认说这场爆炸是他自己造成的,目的是把欧多拉进调查,好提前一步状告菲拉克斯·瑞塔亚(Flaxian Retaya)将要实施的刺杀。他们后来得知,杀手的雇主是安纳布然·谭,盖瑞克的前导师。谭邀请盖瑞克恢复以前在组织中的职位,尽管夙怨未了,盖瑞克还是接受了邀请。 (DS9: "Improbable Cause") 盖瑞克加入了谭的计划,黑曜石和Tal Shiar联手去伽马象限摧毁“造物者”的母星。任务期间有段时间,他被发了一件仪器,仪器可以阻止变形人到了时间可以变回原形,并且被指派用它来审讯欧多。然而盖瑞克最终关掉了它,因为从欧多那里逼问出的秘密只有他想回到族人之中。盖瑞克意识到他再也无法做到折磨熟悉的人。此次行动最终失败,在奥马瑞恩星云之战中,自治同盟击溃了谭的舰队。盖瑞克最终被挑战号救走了,回到深空九站,重建他的裁缝店。( 深空九号:《木已成舟》)

2372年,星际舰队获知克林贡即将入侵卡达西。本杰明·西斯科上校没有出卖克林贡人,只是在沃尔夫给他汇报情报的时候,叫盖瑞克过来给他量衣服尺寸。很显然,上校他并不想要做新衣服,这么做的目的是把消息走漏给戴塔帕议会(Detapa Council)。盖瑞克道了谢,说他已经知道了“该知道的一切”。盖瑞克联系上杜卡特上校,警告他克林贡即将针对卡达西发起的进攻。这两人身为宿敌,却在第一次深空九号战役(First Battle of Deep Space 9)中肩并肩战斗,保护戴塔帕议会的成员。( 深空九号:《战士之道》)盖瑞克后来承认,他很想在作战中偷袭杜卡特的后背,但还是决定不这么做,因为光靠他一个人摆不平所有的克林贡人。( 深空九号:《战争号令》)

杜卡特的贝久混血女儿陶拉·泽雅(Tora Ziyal)于2371年来到了空间站。她被盖瑞克吸引住了。他们是空间站上唯二的卡达西人,于是关系密切了起来,随后泽雅就爱上了他。( 深空九号:《为了事业》)

抱着能找到卡达西舰队幸存者的希望,盖瑞克搭乘挑战号于2372年回到伽马象限。女变形人在路上告诉他没有卡达西幸存者,事实上,总有一天,所有的卡达西人都要死在自治同盟的手上。到达“造物者”的新母星之后,盖瑞克试图用船上的量子鱼雷消灭掉“大融合”,却被沃尔夫发觉并阻止了,还因为这在深空九站关了六个月的禁闭。 ( 深空九号:《离群之马》)

Garak, EV suit.jpg

恩帕克诺空间站上的盖瑞克

次年,盖瑞克接到了一则来自安纳布然·谭的讯息,发信地点在伽马象限。他和沃尔夫中校赶到自治同盟的领空,却被抓进了371号集中营。他们在那里遇到了垂死的谭。( 深空九号:《炼狱阴影》) 临死前,谭终于承认了和盖瑞克的父子关系,还告诉盖瑞克,他为他感到骄傲。杜卡特上校以卡达西新任领袖的身份安排了狱中其他所有卡达西人的释放,光留下盖瑞克。盖瑞克顶着幽闭恐惧症在狭小空间内工作,最终把谭的子空间发信器改造完毕,将所有人传送出监狱。沃尔夫和马托克赞扬了他的勇气,盖瑞克反过来也赞扬了沃尔夫的力量,说他与多名詹哈达人的搏斗给他争取了时间。他最终回到了空间站上的裁缝店,回到泽雅身边。( 深空九号:《地狱之光》) 出于种种原因,空间站上的居民越来越信任盖瑞克了,这叫他很不安。他参与了一次行动,去恩帕克·诺空间站搜集零件来修补深空九站。他被暴露在那里的精神毒素之中,精神错乱起来,谋杀了一名星际舰队军官阿马罗(Amaro),最后被迈尔斯·奥布莱恩士官长制服了。( 深空九号:《恩帕克·诺》)

自治同盟战争时期 编辑

自治同盟战争初期,盖瑞克和星际舰队成员一起乘挑战号撤离出了贝久星区。他解释说自己情愿和星际舰队的熟人呆在一起,也不想呆在站上再次受杜卡特支使。( 深空九号:《战争号令》)

他参与了西斯科的队伍,摧毁了一所白药厂。虽然袭击成功了,但飞船受损,坠毁在一颗陌生的行星上。盖瑞克与他们并肩作战,反抗同样被困在星球上的詹哈达士兵。( 深空九号:《自力更生》,《人心叵测》)

他非常了解卡达西人,对星际舰队情报机关很有价值,虽然他和他们合作得很勉强。( 深空九号:《勇者无惧》)星际舰队重新占领深空九站之后,盖瑞克发现泽雅德玛杀害了。他对琪拉少校说,自己从来没有懂得过泽雅对他的感情,以后也再没有机会了。( 深空九号:《天使之死》)

Dancing with the devil.jpg

2374年,帮助西斯科上校

2374年,本杰明·西斯科中校向盖瑞克寻求帮助,想要寻找自治同盟企图入侵罗穆伦的证据。盖瑞克联系上了自己在卡达西的线人,他们乐意帮助,但随即就被灭口了。于是盖瑞克提议,他们可以编造出证据,好让罗穆伦星际帝国加入战争。但盖瑞克怀疑伪造的录像骗不过罗穆伦人的眼睛,于是他瞒着西斯科刺杀了罗穆伦大使Vreenak,成功地把罗穆伦人拖进战争。( 深空九号:《在苍白的月光下》)

Ezri and Garak.jpg

和伊丝蕊·戴克斯坐在一起

盖瑞克在后期的战事中一直给星际舰队情报部门破译卡达西通信密码。虽然他精于此道,但这么做让他感觉自己背叛了卡达西,导致了无数卡达西人的死亡。这种感觉强烈到使他潜意识里的幽闭恐惧症恶化,到了虚弱严重的地步。然而,初来空间站当心理顾问的伊丝蕊·戴克斯把他当作了第一位病号,将他的病情缓解到了可以应对的程度,帮助他认清战胜自治同盟才是首要任务。( 深空九号:《心理阴影》)

在战争的最后几个月中,盖瑞了利用自己在卡达西的联系人找到了卡达西解放前线领导人德玛的下落。盖瑞克和琪拉、欧多去卡达西协助德玛叛乱前,他建议把琪拉战地提拔成星际舰队中校,这样卡达西士兵更容易接受她的指挥。( 深空九号:《祸不单行》)反抗组织刚刚成立便被詹哈达击溃,盖瑞克、琪拉和德玛撤退到盖瑞克儿时的家,的私宅,在那里与米拉重聚。米拉是谭的管家,同时也是他的信任的密友。他们在那里领导全卡达西民众起义反抗自治同盟。 ( 深空九号:《战争恶犬》)

自治同盟战争的最后几天,米拉被杀害,盖瑞克与德玛和琪拉中校一起领导起义,攻打进自治同盟指挥部,杀死维庸最后的八号克隆体。战争结束了,盖瑞克的流放结束了。他回到家乡,在联邦、克林贡和罗穆伦帝国的支持下,可能会成为下一代领导人。可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卡达西已经永远消失了,重建会很艰苦。在最后的出场中,他心事重重,面露忧愁。( 深空九号:《何事身后留》)

名言 编辑

“真相在不同人看来是不同的,医生。我从来不讲真话,因为我不相信它们存在过。这就是我喜欢剪裁布料的原因,只需要简单地裁直线。”

- 盖瑞克对巴希尔说 ( 深空九号:《卡达西之子》)

“你给我讲的所有故事里,有哪个是真的,又有哪个是假的?”

“我亲爱的医生,它们都是真的。”

“哪怕那些假话也是?”

“尤其是那些假话。”

- 巴希尔和盖瑞克( 深空九号:《》)

“背叛和美人一样,在不同人看来是不同的。”

- 盖瑞克对Entek说 ( 深空九号:《改头换面》)

“你确定这就是重点,医生?”

“当然了,不然还能是什么?”

“也许是不该把同一个假话说两次。”

- 盖瑞克和巴希尔讨论“狼来了”的寓意( 深空九号:《无因之由》)

“你知道最让人难过的是什么吗,欧多?我居然真能当一个好裁缝。”

- 盖瑞克对欧多说 ( 深空九号:《木已成舟》)

“说出真话往往不过是因为缺乏想象力。”

- 盖瑞克对西斯科和欧多说( 深空九号:《无因之由》)

“得被害妄想症的人想象自己有性命之忧,而我是真有性命之忧。”

- 盖瑞克对夸克说( 深空九号:《为了事业》)

“说谎是和别的技术一样,需要长期锻炼才能达到纯熟。”

- 盖瑞克对沃尔夫说( 深空九号:《炼狱阴影》)

“可惜了,我还挺欣赏他的。”

- 杀死Entek后,盖瑞克说( 深空九号:《改头换面》)

“你在别人背后开枪?”

“嗯,那样最安全,不是吗?”

- 欧多和盖瑞克( 深空九号:《战争号令》)

“上校,这就是你向我求助的原因,不是吗?你知道我能干出你做不到的事情。瞧,它奏效了。你得到了你想要的,罗慕伦和自治同盟之间要打仗了。如果良心上过意不去,你可以这样安慰自己,想想这样子就能拯救整个阿尔法象限,而代价仅仅是一个罗慕伦议员和一个罪犯的性命……加上一名舰队军官的自尊。不知道在你看来怎么样,在我看来,已经赚到了。”

- 盖瑞克对西斯科说( 深空九号:《在苍白的月光下》)

“我不明白。”

“这就是爱情的奇妙之处了,没有谁能够真正明白它。”

- 夸克和盖瑞克( 深空九号:《福祸相依》)

附录 编辑

出场集数 编辑

DS9:

背景信息 编辑

安德鲁·罗宾森参与了伊利姆·盖瑞克的角色塑造,尤其在剧集后期成为关键角色的时候。罗宾森从盖瑞克的角度写下了一些笔记和回忆录,出版成小说《A Stitch in Time.》。小说里还写了盖瑞克战后在卡达西参与重建卡达西社会的生活。

接受Amazon.com采访的时候,安德鲁·罗宾森提供了一种非官方的角色解读,他说,“我把盖瑞克演成了一个性取向不明确的人。他不是同性恋,也不是异性恋,对方的性别对他来说不算问题。对他来说,任意一种都可以。但这是星际迷航,总有些势力会来妨碍。一方面美国人对性取向模糊感到不舒服,另一方面,这是个全家人一起看的电视剧,得中规中矩,所以我的尝试都被退回来了。在演我第一集里,我很欣赏盖瑞克的举动,他毫无畏惧地把自己展示在一个迷人的人类面前,哪怕这个迷人的人类(巴希尔)身为男性。这么说就有点太复杂了。大多数情况下,编剧们都很支持这个角色,但在那方面,他们就决定踯躅不前了。如果他们不踏出那一步,我也就不能,因为没有剧本的支持。” (see: LGBT Characters in The Star Trek Universe)

他的职业也佐证了这种猜测,黑曜石组织不允许任何情感和性取向问题的干扰,认为特工可能会为这个背叛组织(在安纳布然·谭的案例中,他隐瞒自己的浪漫关系和随后盖瑞克的出生,理由是家庭纽带永远是他不能担负的“弱点”。)(DS9: "In Purgatory's Shadow")

盖瑞克的裁缝职业是制作人Peter Allan Fields向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电视剧“The Man from U.N.C.L.E.”致敬,这部剧里Del Floria的裁缝店是进入U.N.C.L.E.特工剧总部的秘密入口。Fields曾是该剧的编剧。(Star Trek Encyclopedia 2nd ed., p. 492)

非正史小说 编辑

在<Star Trek: Deep Space Nine - Millennium>三部曲中,盖瑞克和挑战号船员们一起穿越到了二十五年后,短暂地困在了恶灵地狱中。在那里他被罚去干贝久奴隶的活,执行谭下达的根本办不到的命令——直到他被杜卡特“救”了出来(盖瑞克无法用在黑曜石组织里学到的本事逃脱, 最后叫杜卡特陷在了地狱里)。为了让这条时间线从未发生过,盖瑞克穿越回了卡达西撤离当天,找到年轻的自己,提供给他必要的密码,好取消掉卡达西人离开后给泰瑞克诺设置的自毁程序。于是后来年轻的盖瑞克就没有未来自己造访的记忆。

A Stitch in Time.jpg

《A Stitch in Time》,据说有中文翻译

深空九站重新推出的小说<A Stitch in Time>中说明了米拉就是盖瑞克的生母,这解释了她为什么这么关爱盖瑞克,也解释了为什么谭不承认他这个儿子,他还与谭和米拉住在一起。这本书是Andrew Robinson所写,提供了大量盖瑞克的背景信息,还详细地叙述了盖瑞克在卡达西重建中做的工作。

星际迷航Online中,盖瑞克后来成了卡达西新戴塔帕议会的领袖。

在Una McCormack所著小说<The Never-Ending Sacrifice>中,盖瑞克成了卡达西驻星联大使,居住在巴黎。在后续的<The Crimson Shadow>中,卡达西政局混乱,盖瑞克投身竞选自治同盟后新政府的执政官,由于他和卡达西人民所敬仰的德玛以及战后政府第一任领袖Alon Ghemor的关系而轻松赢得选举。他认识到自己是唯一一个在真正理解卡达西智慧的同时保持和星联合作关系的候选人,沉思自己是否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如果陶拉·泽雅还活着,她会不会赞同。

链接 编辑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